【圖表】台灣歌手的世界巡迴演場會,到底有多「世界」?

【圖表】台灣歌手的世界巡迴演場會,到底有多「世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巡迴演唱會可大可小,除了資金成本,也考慮是否有樂迷市場,到底要辦到什麼程度才叫真正的走向世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舉辦演唱會是音樂產業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一線歌手更常舉辦世界巡迴演唱會,不過細數這些演唱會的舉辦地點,則是發現每個主辦單位對「世界」這個字眼所涵蓋的範圍程度不盡相同。

以周杰倫和張惠妹為例,他們在近幾年都曾舉辦過世界巡迴演唱會,為期長達3年以上。下圖是他們巡演地點的城市分布,可以看出演出地點多集中在中國,而在亞洲以外舉辦演唱會的城市則是屈指可數。

周杰倫new_工作區域_1

周杰倫的《地表最強世界巡迴演唱會》所到城市有9成以上都在亞洲,亞洲以外的城市,有澳洲悉梨、英國倫敦、法國巴黎和美國拉斯維加斯共4處。

張惠妹_工作區域_1

張惠妹《烏托邦世界巡城演唱會》的亞洲城市占比略低於周杰倫,在亞洲以外舉辦的城市較多,分別是澳洲悉梨和墨爾本、紐西蘭奧克蘭、意大利米蘭、西班牙馬德里、加拿大溫哥華、美國的紐約和洛杉磯共8座。

研究台灣流行文化的師大副教授莊佳穎認為,流行音樂的演唱會強調收益,會評估當地來聽演唱會的粉絲數量,再決定是否要在該地舉辦。周杰倫和張惠妹都是華人世界相當知名的華語流行歌手,海外演出地點自然選在華人分布較多、粉絲比例較高的地方。但沒舉辦演場會的城市,不一定代表當地粉絲比較少,滾石音樂新媒體暨商務開發經理段書厚表示,也可能只是歌手檔期沒辦法舉辦那麼多場。

但一樣是舉辦巡迴演唱會,獨立音樂樂團的思維卻有些不同。

莊佳穎表示,主流歌手較少會為了拓展名氣,到完全沒有粉絲市場的地點辦演唱會。台灣獨立樂團老王樂隊前經紀人黃庭萱說,獨立樂團舉辦巡迴演唱時,當地是否有自己的樂迷不一定是最主要的考量,而是更著重和當地音樂人的交流,另外也會積極參加音樂祭與自費舉辦專場來宣傳自己的音樂,拓展自己的知名度。

滅火器_工作區域_1

獨立樂團滅火器主唱楊大正曾在紀錄片中表示,舉辦世界巡迴是一個任性的決定,他並不知道在海外會有多少人來聽他們唱歌,只是覺得一定要走出去,把家鄉帶給各地的樂迷。在2017年時,他們總共前往海外15個城市舉辦世界巡迴演唱,外加受邀參加音樂祭等其他演出,當年總共拜訪全世界24個城市。

好有感覺音樂製作人林承威說,無論是主流歌手或獨立樂團,巡演都能在當地達到一定的宣傳作用,如果建立出有消費力的樂迷,演出者也會再回來當地辦演唱會。

想讓更多地方的樂迷聽見自己的音樂,除了舉辦演唱會外,將音樂放上串流媒體是近年的趨勢。2019全球音樂調查報告(IFPI Global Music Report)指出,在串流媒體平台上的聽音樂習慣日漸普及,各地樂迷有更多機會接觸不同文化與語言的歌曲,本地的流行音樂也更容易向世界各地傳播。亞洲以K-Pop表現最為亮眼,而BTS防彈少年團是其中最成功的範例之一。

bts_工作區域_1

從BTS的巡演地圖來看,雖然演出的城市總數少,但是在世界的分布平均,沒有過度集中在同一個國家,甚至在南美洲也有舉辦,粗略顯示出BTS粉絲不只分布在亞洲,世界各地都有BTS的歌迷。但是,BTS可以成為國際知名的音樂藝人,並不完全是串流媒體普及的功勞,而是韓國長年經營、精密策劃的成果。

師大副教授莊佳穎分析,BTS的音樂本質是美國嘻哈與R&B,且大量使用英文歌詞,具備流行全球的優勢元素,容易被不同國籍的聽眾接受。

異國文化被國際接納需要長時間累積跟養成,韓國政府過去20年就將「韓流」視為國家GDP重要貢獻產業在經營,業界、學界和政府密切合作,並長年讓世界各地的人習慣接收韓國流行文化。如果仔細觀察,早期的韓流影視作品常採用「無氣味」的行銷策略,也就是內容中不要有太重的韓國文化氣味,以便融入異國的民情,讓更多國家的觀眾更容易接受來自韓國的內容。

滾石經理段書厚認為,K-Pop在很多層面都與西方接軌,像是團體至少有一位成員在美國長大,即便是韓語歌曲也會有英文歌詞,或是編曲風格西化,甚至在舞蹈或MV拍攝都做得比西方人更好。當與西方聽眾的溝通門檻變得很低,也更容易與西方音樂站在同一個起跑線競爭,BTS就是在這樣的產業背景下展露頭角並風靡全世界。

總結來說,韓國音樂一直都走在西化的路上,那台灣是否也該如此?段書厚認為不見得,台灣音樂最寶貴的地方在於音樂類型很多元,而且都能擁有自己的聽眾和市場,發展也日益成熟。在串流音樂的排行榜上,可以看見過去被定義為地下或獨立樂團的音樂排名開始往上竄,正漸漸進入主流市場。段書厚寄望這股能量可以影響華語音樂產業,並在未來帶著台灣的音樂走向不一樣的道路。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林奕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