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碰撞徵稿】我問濟公師父:如果我去了教會,三太子還會保佑我嗎?

【信仰碰撞徵稿】我問濟公師父:如果我去了教會,三太子還會保佑我嗎?
Photo Credit: Lai Mick@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過這個晚上,我相信人所景仰的神尊,都確實存在。不同的信仰,當為人身背後共同的助力,不應讓人膨脹自尊,自衿自傲,以為自己的信仰,就是自己走上神壇來鞭笞別人踏腳石。

文:嚴霆

母親是佛教徒,禪定打坐已逾20年。自小,她不時會告訴我法會中,菩薩與天女顯現的樣貌,雍容華貴或者儀態莊嚴,只要有神尊顯現,佛堂頓時金光四熠,有毫光照大千。她也見過超渡法會裡,菩薩顯現在佛堂,帶領往生者離開的的過程。

我沒有特殊體質,所以看不見。但是我相信母親描述菩薩顯現的莊嚴盛況。那莊嚴又華麗的「另一個世界」,讓我從兒時起就心生嚮往,非常好奇!

我的母親學習聲樂多年,也經常借用教會的場地比賽和表演。在有一次表演之前,教會的牧師曾為大家禱告。她說,那天親眼見到台上帶著大家禱告的牧師,仰頭並敞開胸懷,對著天空,背對著表演嘉賓以與諸位慕道友,十指微微張開,指尖射出細微的金光,而這金光有如蠶絲線ㄧ般柔軟細長,迎風悠揚。在此同時,耶穌的模糊輪廓也顯現在教會的上方,低頭俯視眾人與牧師,面貌慈藹喜悅。

這間教會興建年代久遠,設備亦非常老舊,慕道友也不多,但是牧師為人相當正直正派。我的母親雖是佛教徒,但對這間教會相當好感,也相信神明不偏愛世人貪慕的虛華表象與華美裝潢。

就像古人說的:「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由於母親的種種特殊經歷,我雖然看不見神明,但相信神明都胸懷慈悲,或者法力無邊。我也因此能接受各種宗教與各種宗教場合。我相信宗教科儀進行時分,神明一定都在場,我雖看不見,卻仍懷敬畏之心。我曾經在人生低落與迷茫的時刻,跟著虔誠的基督徒好友到教會禮拜,也很常去教會聽牧師講道,希望領受上帝的智慧,突破當時的重重難關和心結。

升大三那年暑假,八八水災重創南部。

當時我經濟拮据,但仍然想為此盡一份心力,便跟隨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好友隨台北基督之家,前往屏東震災。一路上,我尊敬的牧師表示,災民都相當辛苦,淹水與清淤的過程已讓他們疲於奔命,如果災民們對待遠道而來的義工教友不甚友善,要請大家包涵。我們前往屏東當地偏僻的一所國中,該校在暑假暫為賑災物資的集散中心,我被指派待在集散中心,協助資源調度與搬運。而另外一些弟兄姊妹,則被編派至市區,協助受災的居民,清除家中的淤泥與家園的整理。

每當工作告一段落,大家都會聚在一起小組討論,雖然我不知道打掃跟搬運,有什麼好討論的,但是我也跟大家圍成了一圈。我記得,要回台北的那天,有位弟兄,印象中他在物業公司工作,英文很好,相貌挺拔,分享了他剛到一戶受災戶家中的故事:

這戶人家神桌供俸了一桌的偶像,所以就告訴屋裡的阿嬤說,要改信上帝,不要拜這些偶像,這些偶像都是撒旦。

阿嬤聽到這位弟兄開口要傳福音,告訴他說:「溫叨有拜拜啦,免!」。

弟兄問了阿嬤說: 「汝敢知汝拜ㄟ是蝦密?」

阿嬤回答 : 「阮拜足最年ㄟ啦,免啦!」

這位弟兄繼續對大家分享說:「上帝是真理,是道路,而撒旦在人間所行之事,只有毀壞和欺騙。這趟出去清掃,有聽到一些弟兄說,山上有些主內的原住民朋友,受災以後就被佛教團體接走,被關在山裡面吃素,強迫戴上佛珠,還被迫早晚要唱佛教的詩歌,讓這些主內弟兄內心非常痛苦…」

我後來就走神了,沒有聽下去。我後來離開這個圍起來的圈,總覺得不太適合我。奇妙的是,我依舊相信上帝、耶穌、與神的存在,只是,我不喜歡關於祂們的某些解釋。我確信,人,不能代表神,也不能確定自已所言所行,能完美表述神的偉大旨意。

去年年初,因為朋友介紹,我到了三峽的一間宮廟,主神是瑤池金母元君,也就是俗稱的母娘。由於我當時的同事,剛好在這間宮廟裡服務,她是宮廟中濟公師父、與武財神爺的乩身。我相信有神,但每當有人聲稱自己是神的代言人,我都會繃緊神經。而且很明顯,我當然是不信的。縱使如此,我還是很好奇,這到底是真是假,索性抱著踢館的心情,決定一探究竟。

當時的我,公司工作遇到瓶頸,而自己剛起步的事業也在原地踏步,一無所成。同時,被母親趕出家門。我決定,找一個晚上,親自拜見濟公師父。要嘛,去將造神騙局一腳踢爆。要嘛,去伸頭讓師父一扇打醒。

第一次見面,濟公師父聽完我的八字與住址問我說:「你要問什麼?」

我 :「我想要問事業。」

濟公師父沉思了幾秒 :「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嗎? 你知道你自己的優點跟缺點嗎?」

當時的我,腦子一片迷茫。說來可笑,這兩個問題,我完全答不上來。

濟公師父又問:「你最終的目標是什麼呢?」

我:「……財務自由。」

針對我的問題,濟公師父告訴我,我的人生中有很多次的重大決策與努力方向,都可以讓我達到財務自由這個目標。而我的關隘,貴在「堅持」二字。

隨後,祂還說出我內心深處的諸多想法。這些內容,我畢生未對任何親人、歷任女友、抑或是摯友吐露過,當下感覺就像是,身上明明穿著衣服,但是內在的我,在神明面前被扒得精光,一絲不掛般地赤裸。

濟公師父也給了當時的我,在工作上很精確的建議。

因為當時手上有幾個公司,正在考慮到底要去哪一間公司到職。當晚,濟公師父還告訴我,我跟三太子很有緣份。祂說,我從小就常常調皮搗蛋,都是太子爺在背後默默保護我,才讓我不至於真正鑄下大錯。濟公師父雖未詳述細節,憶及小時候自己的諸多頑劣行徑,與之後那些不成比例懲罰,我的背當時不自覺顫抖了一下。

我追問 :「那如果我去了教會,三太子還會保佑我嗎?」

濟公師父告訴我說:「無妨,教會是個好地方,三太子不管你到哪裡,都會保護你。我告訴你,耶穌跟道祖,祂都是好朋友,很常見面。只有人才會分,你信什麼教,可以去哪裡,不能去哪裡。神明從來不限制人,都是人,自己限制自己……你不妨自己去體會一下教會的感覺,多去體會幾次,就會知道,教會是個好地方,而這個地方適合不適合你,你自己就有答案。」

千年暗室,一燈即破。

時至今日,遙想那天傍晚,已過了一年有餘。看看今天生活周圍的人事風貌,我依然感恩那晚,濟公師父的諸多指點。經過這個晚上,我相信人所景仰的神尊,都確實存在。不同的信仰,當為人身背後共同的助力,不應讓人膨脹自尊,自衿自傲,以為自己的信仰,就是自己走上神壇來鞭笞別人踏腳石。

想起曾經讀過的財神廟門聯,是這麼寫的:

生財有道務必見利思義,云神無私定然佑善懲奸

想想,神明若在仙界齊聚一堂,和樂融融,俯瞰人間,驚見善信們拜的、信的雖然是不同的神,可是跪墊上求的、口裡要的、心裡頭想的,卻是一樣的身心健康和摻雜著不同幣別的利與名,又因教義不同而生各種歧見、與之招致的尖鋒相對與言語攻訐……

我當真不知,祂們會依舊慈眉善目,還是當如風雲變色般,金剛怒目?

嗯……幸好。

我想,大家應該跟我一樣,是看不見神明的啦!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