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碰撞徵稿】「伊斯蘭恐懼症」的幽靈如何形成?一個馬來西亞華人的反思

【信仰碰撞徵稿】「伊斯蘭恐懼症」的幽靈如何形成?一個馬來西亞華人的反思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馬來西亞,中文使用者的「伊斯蘭恐懼症」仍未散去,過去我也鮮少接觸穆斯林或伊斯蘭相關的媒體、書籍。這或許肇因於我相對單一同質的生活圈。即使我們名義上在一個多元文化的環境下生活,視野亦未見開拓。

文:李烈寬(馬來西亞留台生)

從約莫清晨五、六點開始,一陣嘹亮的唱誦聲響徹破曉時分的社區。隨後的一整天,大概隔幾個小時便再次響起同樣的唱誦,直到入夜,周而復始。這是伴隨我在馬來西亞二十年生活的聽覺記憶,更是許多馬來西亞人日常生活中從不缺席的一部分。在穆斯林佔人口大多數、伊斯蘭為官方宗教的馬來西亞,喚拜(阿拉伯語:adhān, أذان)僅是眾多無處不在的伊斯蘭事物之一。換言之,在馬來西亞,伊斯蘭對非穆斯林而言也絕不陌生:齋戒月、開齋節、不吃豬肉、食品包裝上清真認證(halāl, حلال)的標誌(儘管身邊仍有許多人對「清真」的認知僅限於不含豬肉、豬油成分)⋯⋯

但這是否意味著非穆斯林對伊斯蘭有足夠的、準確的認識?就筆者的生活經驗而言,並不盡然。一般坊間談及伊斯蘭,不外乎裹頭巾、聖戰士、伊斯蘭法、一夫多妻、政教合一、恐怖襲擊等關鍵字。而中文媒體、網路評論亦時不時用保守、野蠻、激進、甚至淫亂之類聳動的字眼,好似伊斯蘭總扯不上好事一樣。更甚者,馬來西亞的中文媒體網頁,但凡出現中東哪個國家發生恐怖襲擊、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又在屯墾區內被以色列國防軍打死、或是一整船羅興亞難民偷渡到哪個國家的岸上等新聞,都可見留言區裡充斥著「恐怖分子」、「落後保守」、「野蠻宗教」等字句。大家甚至不需要去判斷事件到底與所謂「伊斯蘭」信仰有什麼樣的關聯,而是看到黑影就開槍。看來,「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的幽靈離散去的一天似乎還早著。

AP_1002080945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筆者早年對伊斯蘭的認知便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形成的。這當中充滿著各種來自家人、長輩、朋友、師長、中文媒體、書籍似是而非、有時甚至說法各異的敘述、想像──它是那麼的神秘而又難以捉摸。

即便在馬來西亞,我也鮮少實際接觸穆斯林或是伊斯蘭相關的媒體、書籍。這或許肇因於我相對單一、同質的生活圈和教育環境(華文小學、華文獨立中學[簡稱獨中]),即使我們名義上在一個多元文化的環境下生活,視野亦未見開拓。而實際上,與我相同成長、教育背景者,其中、小學階段中長期生活在同質的「舒適圈」者亦大有人在。

一直到上大學主修歷史與阿拉伯語,筆者才有機會更系統、更完整地認識伊斯蘭的「神聖語言」阿拉伯語,以及伊斯蘭的起源與發展歷史。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筆者開始意識到:我過去所接收到的資訊和某些認知存在著許多謬誤。當然,某些認知或評價也並非百分之百錯誤或是空穴來風。若要準確點說,或許是被過度簡化、誤讀,然後以訛傳訛。

比如說:《古蘭經》(al-Quran)中的確談及了在平等對待之原則下,穆斯林男士可有限制地娶四名妻子;聖戰(jihād,更準確應翻作「奮鬥」,strive)並非單指對異教徒的軍事行為,其意義乃更為「為主道而奮鬥」;而「政教合一」更是在近現代西方現代化、政教分離的思潮框架下所定義的。先知穆罕默德在麥地那(Medina)創立的社群(ummah),便是將信仰和政治實踐緊密結合的共同體⋯⋯凡此種種,的確是筆者在中、小學教育中較少接觸的。

然而,即便我們嘗試一一解釋所有誤解,要接近真實的伊斯蘭也不容易。舉個例子,作為「全然生活之道」的伊斯蘭,許多教義、觀念,或是大大小小的生活規範,特別當涉及包羅萬象的伊斯蘭法學(Islamic jurisprudence)概念時,不僅要考慮不同法學派(madhhab)對作為基礎法源的《古蘭經》、聖訓(hadīth)的不同解讀,更要考慮這些概念在不同時期、不同地方的穆斯林政權,如何因應不同的需求(如19世紀起,西方強權、西方價值觀的挑戰)而產生了轉變,更何況作為伊斯蘭思想指導泉源的《古蘭經》和聖訓的解讀本身就是一門艱深、充滿爭議的學問。

晦澀難懂的經典、極其廣泛的分佈、複雜多變的形式、深厚久遠的歷史底蘊,加上因時代、地域不同所造成的價值觀差異,使我們更輕易地去貼標籤,也加深了理解伊斯蘭的難度。簡而言之,伊斯蘭作為擁有遍佈各地近十六億信徒的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確實相當複雜。

阿克薩清真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那麼,作為非穆斯林,我們需要了解伊斯蘭到什麼樣的程度,才能有益於我們與穆斯林真正和諧、對等地相處?或更甚者,幫助我們面對當代世界的種種分歧?坦白說,筆者並沒有明確的答案。可以確定的是,未經批判思考檢驗的刻板印象,甚至惡質的、歧視性的言論攻擊絕對有害無益。

這聽起來是一般人常理所及,而尊重、友善、包容也看似普世價值,無需多言。然而這就代表刻板印象、歧視性言論變少了嗎?誠如前文所述,從當今媒體的閱聽人的反應中,似乎可以觀察出有悖於所謂普世價值的現象。而當今速食化、去脈絡化的資訊媒體形態更助長了上述現象。人們對閱讀長篇論述、考證事實、辨析資訊可信度沒多大興趣。另一方面,我們對伊斯蘭世界、中東局勢等的認知,也往往建構於西方學術界和媒體的話語之上;我們接受西方「科學」、「文明」、「進步」、「世俗」等價值觀,我們更傾向於相信西方主流媒體的報導。這便是薩依德(Edward W. Said)所謂的知識生產過程中的西方霸權。話語權被某一方壟斷,弱勢的一方只能被「再現」(represented)。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