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暨全能又博愛,但世界充滿苦難也是事實,為什麼?

上帝暨全能又博愛,但世界充滿苦難也是事實,為什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對於「因果關係、公平正義」的心靈需求無法在現世獲得滿足,尤其是人類面臨的各種痛苦都無法透過這兩點獲得良好的解釋。人類對於死亡和死後世界充滿未知的恐懼。我想,以上這兩點就是宗教信仰的功能吧!

文:王昱堯

作為一名「曾經」的第二代基督徒,小時候經常會聽到一個很威懾人心的故事,「很多人為了找出基督教的問題而開始研究《聖經》,後來反而決定相信神。」

這個傳奇性的故事試圖說明基督教具有科學根基,足以吸引眾多高知識學者信仰,《聖經》也禁得起大家的研究與考驗。但現在看來,以我已經升上大學且沒有宗教信仰的觀點看來,這個說法只是嚇唬小孩罷了。或只是傳達另一個訊息:你不需要白費精神研究了,以前那麼多人研究都沒搞出個名堂。

基督教學者Ehrman對信仰的質疑

經典宗教信仰類書籍《製造耶穌》的作者,Bart D. Ehrman,從小生長在基督教家庭,也曾經相信聖經原稿字字句句來自神授。在青少年時代他感受到自己在信仰裡重生,也對《聖經》產生高度的興趣,因此開啟了神學研究之路。 然而,當他知道的越多,他就越加發現《聖經》並非絕對無誤。

事實上這是一本錯誤百出的書籍,《聖經》初稿早就已經佚失,不同的版本同時出現但沒有人知道原本為何。於是,他根植於《聖經》的信仰開始瓦解,甚至離開福音派基督教。他對《聖經》的認知轉變了:《聖經》並未精確記錄上帝的一言一行,而是在某種程度上傳達了帝的話語。他依舊是一名基督徒,只是變的更為「主流」,他依舊相信基督教的生命救贖觀點。

但到了最後,他成為一名不可知論者(agnostic)。據他所述,導致他離開基督教的原因,並非《聖經》的問題,而是來自於世界上充滿苦難的問題。對他來說,若這世上真的存有全能且充滿慈愛的上帝,何以這個世界上依舊充滿苦難?地震、海嘯、疾病、戰爭、屠殺、虐待、飢餓……數不勝數的大小苦難充斥於全球,遠超乎人的想像。

而對他來說,基督教以及其他宗教對這個問題的解釋都沒能讓他感到滿意,因而他最終承認自己並不知道上帝究竟是否存在。對於這個問題的思考,他寫了一本書《God’s Problem》。 這本書的內容完全是依照著書名《God’s Problem : How the Bible Fails to Answer Our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 Why We Suffer》,探討一個千古難解的問題:

基督教對於上帝有兩個基本假設:上帝暨全能又博愛;擺在人們眼前的事實則是:世界充滿苦難。這兩個假設和一個明確的事實,三者看來相互矛盾。為什麼? God is all powerful. God is all loving. There is suffering. How can all three be true at once? (p.8)
Jean-Germain_Drouais_-_The_Woman_of_Cana
Photo Credit: Jean Germain Drouais @ public domain
世間苦難來自於何處?

基督教的教義本質上根基於《聖經》,因此Ehrman試著從《聖經》中找尋解答:為何上帝暨全能又博愛,世間依然充滿苦難。不同的先知和使徒都以不同的角度解釋這個問題,因此他分析分析不同篇章的內容,總結《聖經》中隱含的答案,而這本書就是在整理這些答案。

苦難出現的原因歸結如下:因為自己犯罪接受懲罰、因為他人犯罪而受到波及、因為未來即將享有福氣所以現在預先受苦、因為上帝透過苦難在測試信心、也可能沒有任何裡由的。

面對這些答案,Ehrman選擇相信什麼?他選擇接受《聖經》〈傳道書〉部分內容對於苦難的回應。他認為「世界為何充斥著苦難」這個課題是超出人類能力可回答的問題,甚至是一個無解的問題。(此書內容當然不若我寫得如此簡略,然而這又是另一篇文章可以討論的主題了)

但就算問題無解,就算我們無法探究原因,我們依然能夠盡力對世間的苦難做出回應。我們能夠盡力減少自己和世人所受的痛苦,盡力避免戰爭、屠殺、暴力、虐待,盡力活的幸福美滿,也盡力讓他人也活的幸福美滿。發現病因、對症下藥。若是我們終究無法了解的病因為何,那麼倒不如緩和症狀、減少痛苦、在生命的最後盡量保持快樂。Ehrman因此認為我們應該盡力減少苦難的發生,減少苦難帶來的痛苦。

Christ_Taking_Leave_of_the_Apostles
Photo Credit: Duccio @ public domain
為何人們不斷尋求苦難的解答?──公平正義

讀完Ehrman的書籍後不得不讓人進一步思考,為何人類不斷在尋求苦難的解釋?為何《聖經》各篇章的作者接續對苦難的議題提出多種回應?我認為原因出自於人類總是期待「公平正義」。

人類若無緣無故受到苦難,會本能地尋找一個具體的理由。這就如同你某日被指控涉嫌犯罪而被羈押禁見。若你知道自己確實參與犯罪,你不會詢問上天何以現在面臨如此之苦難,因為這是自己應得的結果。但若你根本未曾參與犯罪,你必定會追問究竟自己是以什麼樣的理由監禁於此,並再次檢視這個理由是否正當。若整個指控過程顯失公允,你會尋求政府補償自己的損失。

沒有具體的理由、或是答案不夠有道理,都是不可能被接受的。苦難與回應之間應當要有合理的因果連結,否則必須存在補償機制彌補損失。補償措施使人得以削減無辜受到苦難的心理不平衡。上述的心理認知──對於「明確因果關係、補償措施」的期待──大概來自於人類期待「公平正義」的精神能夠被實施。

回到《God’s Problem》所提的《聖經》對於苦難的幾種解釋,我試著描述苦難的原因、受苦者心理感受、補償機制的相互關聯:

因為自己犯罪而受到苦難,我不會埋怨,因為我罪有應得。因為他人犯罪而受到苦難,我絕對埋怨,但當他受到懲罰,我感到舒坦。因為未來的好處而受到苦難,我不會埋怨,因為我將來會享受更多。因為上帝的測試而受到苦難,我不會埋怨,因為我會獲得更多獎賞。因為,沒有任何因為而受到苦難,我絕對埋怨。請務必給我一個理由。因為撒旦折磨而受到苦難,我絕對埋怨,但若上帝保證能進天堂,我忍。

geograph-2858163-by-Philip-Halling
Photo Credit: Philip Halling CC BY-SA 2.0
公平正義透過宗教信仰而實踐

上述的幾種解釋有些訴諸合理的因果連結、有些期待後續的補償機制。根據前段的討論,有合理的因果連結,基本上沒有問題。問題在於「後續的補償機制」究竟要如何執行?在世俗社會裡,或許能針對無辜受罪者由政府提供補償。但在生命的現場裡並沒有任何的補償機制。無辜受害或尋無合理回應的受苦者,得不到生命場域裡的公平正義,就會怨嘆這個世界「沒天理」。這裡的天理就是人類認同的公平正義價值。

人類不敢想像,也同時懼怕沒有天理的世界。人類期待的世界是一個具有公平正義的理想世界。然而,對於這個理想是否能實行在現今世界,多數人都保持悲觀的態度。平凡大眾總是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改變什麼。當這個想法上的需求無法被滿足,就成了心靈的一個缺口。而這也就促成了宗教的形成。宗教創造了一些符合人類期待的宇宙觀,而需要這個宇宙觀的人們,自然選擇篤信,以補足自己生命中的缺口,滿足理想世界裡對天理的需求。

基督教信仰以天啟的概念作為天理。在天啟的概念裡,公平正義的實現或許不是在今生今世,但必定會在人死亡之後的世界。每個人都會死亡,死後前往天堂或地獄,那裡就是人生最終的結局。有了天堂與地獄作為空間,未能在人世間彰顯的天理必定徹底實現。因為每個人都會死亡,故所有人都無法逃開公平正義的審判。而天理的運行者兼終極的裁判官,這個神聖又偉大的職務,當然就是交給全知全能的上帝,他能確保所有審判都是絕對公正的,天理也才能因此被實現。

許多牧師會在監獄裡向囚犯傳教,尤其是向等待槍決的死囚,或許這麼做能夠安撫他們對於死亡的恐懼。其中有些人會在此時選擇相信基督教,期望獲得生命的救贖。我偶爾會與老爸討論宗教信仰,某日在討論這個部份時,他表示完全無法認同。他認為上帝不應該讓一名死刑進入天堂,只因為在死前決定相信耶穌救了他。他甚至說,若是上帝真的這麼做了,那他寧可不要相信上帝,寧可不要進入天堂。

在這次的討論之後我才發現,老爸真正追求的是公平正義的實現。他深深相信所有的公平正義都會在後世被實現,而上帝就是負責實現這個理念的裁判官。原來公平正義對人類來說竟然如此重要。對於實現天理的期待,或許也是老爸堅持信仰的其中一項因素。

RTR2ZXN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宗教的功能──實踐公平正義與消除未知恐懼

宗教的功能究竟為何?為何人類如此需要宗教?「宗教可以勸人為善」,這樣的回答實在太過簡單且粗糙。沒有人會因為「宗教可以幫助我為善」就篤信這個宗教的。宗教一定能滿足人類的其他需求。前述提到人類對於苦難的解釋訴諸於合理的因果連結和後續的補償機制,在各個宗教也可以見到這一點。

佛教裡的「業報輪迴」注重「業與報的因果關係」。想要脫離人間的痛苦,那麼就要修道。人沒有修那個業,是不可能得到那個報。沒有因就沒有果,想怎麼收穫,就應該先怎麼栽。基督教的「天堂地獄」觀念更為注重「公平正義的後續實現」。現世的痛苦無足輕重,只要與上帝站在一起的就是正義的一方,他們會得到上帝的獎賞,永遠住在天堂。反之,就是落入地獄。

人類對於「因果關係、公平正義」的心靈需求無法在現世獲得滿足,尤其是人類面臨的各種痛苦都無法透過這兩點獲得良好的解釋。人類對於死亡和死後世界充滿未知的恐懼。我想,以上這兩點就是宗教信仰的功能吧!宗教信仰可以提供「因果關係、公平正義」的合理運作模式,滿足人類心靈的需求。同時也能建構出死後世界的模樣,不再讓未知的天然恐懼盤據人心。基督教提供的死後世界是天堂和地獄,佛教提供的是所有人類都處在一個輪迴系統底下。

不過我仍要提出對宗教的質疑。若是這個世界,包含過去或未來或任何形式的世界,就是沒有公平正義這個概念呢?我們如何保證公平正義真的是這個世界運行的準則?或許公平正義根本就只存在我們的理想?或許這世界根本就沒有天理?

或許,苦難根本就沒有任何理由,也沒有任何補償或報酬。苦難就只是確實存在。而你難以改變什麼,也無須期待什麼。公平正義根本不存在。這個世界就是沒有天理。我們能做的就是顧好當下的生活,別花時間寄望不可見的未來。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