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碰撞徵稿】不要說「鬼」話:當部落神靈文化與基督信仰碰撞

【信仰碰撞徵稿】不要說「鬼」話:當部落神靈文化與基督信仰碰撞
示意圖(都蘭天主堂)|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聖經是布農族語的重要文獻,即使上面所說的是基督教世界和故事,但字句中都隱藏著布農族人的概念與思維。而與此同時,基督信仰有時也是一種壓迫。而這種霸權對於一些族人來說是理所當然的,族群和文化的觀點銷聲匿跡。

文:Bali Subalian Nangavulan(金浩誠),南投縣布農族人

2019年4月12日,我在我的家鄉田野地答應了部落文化健康站的課程活動。但我該做些什麼?在家鄉田野,我與族人聊天,也有正式的訪談,我從這地方與人群中「得」,而我應該「施」,甚至一起討論我目前的研究。於是我就起了一個課程名稱為語言與文化,來跟大家分享、交流我的論文主題「qanitu」。

當天我到了現場,開始架設器材和布置場地,就如一般分享者,按照簡報一一順著流程,一開始沒破題,播了一段我望鄉部落外婆的訪談內容,長輩們很安靜的聆聽,我便問長輩們她在說些什麼?他們此起彼落地說著聽到關於鬼、不好的、魔鬼和撒旦等中文名稱,我就詢問在座的長輩有沒有要分享,或是說說看qanitu是什麼?長輩們開始談起qanitu,其中有很多名稱和種類,以前他們親人或知道誰曾被它帶走等故事。

在活動進行中,一位照服員雖在旁忙自己的工作,但不時地抬頭與我對眼,我不疑有他的繼續講著qanitu相關的內容,他突然停下手邊的事情,對我說「你為什麼要說這個?」我回他「這是我論文想釐清的問題。」他說「那是你自己的研究,為什麼要來這裡說這個!」我就察覺他的觀點與我不同,但我還是慢慢地跟他說明是以語言和文化來看這字,了解它的脈絡是很有意義的,但他依然堅決反對我在文化健康站討論這個事情。突然他旁邊的長輩身體不適,想先回家。他接著說「有老人家不舒服,請你不要再說這個了!」

而在我們對話的當中,在座的長輩有的說「他只是想知道」,有的說「他只是想聽故事。」在這樣混亂的場面,看著照服員為身體微恙的長者禱告,我還是尊重該機構裡的工作人員,於是我草草作結,結束了我的分享。

一張含有 文字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全麥麵」畫
上面所畫的是布農族qanitu的其中一種,名稱為banbantangia。

我私下去了解那位照服員反對的理由,他以宗教信仰的觀點,一再強調qanitu是屬於靈世界的東西,不應該輕易地討論它,而它是邪惡的,過去族人被它綑綁,所以很多規範,現今信仰基督宗教了,我們才得以自由,也給了我討論qanitu的建議,研究這個應該多討論神,要榮耀神。我也進一步詢問剛剛老人家狀況,他說因為這長輩家裡最近發生許多事情,所以如果再討論這些鬼,他會特別敏感,加上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聽或理解這件事的。他給了我一個擁抱,並對他打斷我分享這行為道歉。

如此劇情化的過程,其實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畢竟我的研究在當代或家鄉都是有其爭議的,因為qanitu在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過程,甚至意義,看你用什麼樣的觀點來討論。但讓我憤慨的是,當代社會在面對文化時,基督信仰的霸權與壓迫變成一個反射動作,這樣的反射動作對於族人來說是理所當然的,族群和文化的觀點銷聲匿跡,你可以說這是發展至今的現象,族人做了這樣的選擇。

但當你回過頭深入去理解時,qanitu是有脈絡的:在過去,人死了稱qanitu語意為靈魂、祖靈,但現在人走了靈魂稱「is’aang」,而這樣的變化更可以從不同時期的聖經中看到轉變,它是有時代的意涵,年長的長輩或資深的牧師,在討論qanitu時是可以侃侃而談的,但現在族人卻唯恐不及,這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從過去教會和族人牧者翻譯中可以看到端倪,主禱文有一句中文為「使我們脫離兇惡」,1958年的族語為「Katu madas mazami mapunsia madiklaan.」(不要帶我們放於不好的地方),但在2008年的族語卻變成「sidangkazavang kaim maisnasia hanitu.」(懇求從hanitu拯救我們)。

從信仰的觀點來看,1958年的「madiklaan」是指一個不好的地方,2008年的「hanitu」是指魔鬼,或和神敵對的角色,而在句構上不可能放置形容詞。其中,「madikla」是不好的形容詞,後面加上後綴an表示地方成為名詞,而hanitu的名詞原意並不是不好的、兇惡等形容。

hanitu的使用,其實在聖經中是混亂的。但當前有一個趨勢,就是hanitu的語意愈來愈趨單一和負面,這其實是一個基督宗教在傳教時有「意圖」的作為。也因此在我的訪談中,許多長輩或牧師較喜歡閱讀過去的聖經,因為在用字的選擇和翻譯上較貼近族人的思維和文化。這也帶出一個觀點,其實過去族人在理解西方督信仰時,本來就多半是用原有概念在理解的。這樣的觀點讓我更視聖經為布農族語的重要文獻,即使上面所說的是基督教世界和故事,但那字句中都隱藏著布農族人的概念與思維,很多都值得分享。


作者提供
1958年,台灣基督教山地文書委員會出版。
一張含有 文字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作者提供
2008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布農聖詩委員會出版。

從信仰的角度來看,聖經的一字一句都有信仰上的意義。但從族群和文化的觀點,這些就是族人理解基督信仰的過程,甚至用字、語句都是一直在改變的,qanitu就是如此。而殖民和西方基督宗教的傳入,讓我們對qanitu的認知硬生生斷裂。在這過程中,它也有新的建構和意義,但有時是偏頗甚至汙名的。經過這樣的過程,讓族人在信仰西方基督宗教中與既有文化上產生了嫌隙,無法全觀地進行理解。

在整理這些資料中,有一篇族人所著的聖詩深深吸引著我:

  • 《布農奮興歌集Malas bunun tu huzas tamasaz》1993(舊版於23首;新版於28首)

Aukas Kata Bunun

我們人啊

Aukas kata bunun kailakinang, malavi hanitu sinnava, sipungul Iesu, sakakiva kingkikinuz tastulumah suu, pansing’av sia kanum sinintatangis.

我們可憐的人啊,跟隨著魔鬼的教導,忘記耶穌,請回頭看看你身後的一家人,哭泣的聲音迴響在你胸前。

【司明山牧師1988年著,1993年出版。全正文校長2019年整理。】

這首詩歌從基督信仰的觀點可輕易理解,但從族群的觀點和族語的涵義來看,此首詩歌中的hanitu是中性詞,而hanitu和耶穌都是一個選擇,它所謂可憐的人跟隨hanitu的教導,意指還不認識耶穌的族人,其生活困苦潦倒,心無定所那般的可憐。

歌詞中所謂「忘記耶穌,請回頭看看你身後的一家人」,其實是指當時生活的處境。最後一句「哭泣的聲音迴響在你胸前」,這體現當時族人受到什麼樣的困境,而耶穌或新的信仰給了他們新的可能。以上就是我在這段聖詩創作中看到最真實的信仰過程,加上在家鄉、田野的感受,身處當代的我們應該更開闊地看待更多事情,並將解釋的話語權拿回來。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