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穩定無產階級》書評:「沒有餘裕」不只侵蝕你的生活品質,更危害公共生活

《不穩定無產階級》書評:「沒有餘裕」不只侵蝕你的生活品質,更危害公共生活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餘裕的人,縱使身處民主社會,也不容易做出明智的政治決定。若人選政治明星,就像人選廣告打最大的商品,民主的運作,會讓所有人落入更糟處境。

文:朱家安

要活得好,人不是有工作就行

史坦丁(Guy Standing)是「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知名倡議者。在《不穩定無產階級》裡,史坦丁論證,在過去幾十年內,越來越多人面臨成為「不穩定無產階級」的危機。這種現代社會的新階級集各種困境於一身,就算努力,也幾乎沒有翻身的可能。

想想看,以下這些條件,你符合其中幾種?

  1. 只要你願意,你能找到可接受的工作。
  2. 你有穩定收入。
  3. 你不會被任意資遣。
  4. 你的工作內容和地點不會被雇主任意更動,在工作裡你有向上流動的可能性。
  5. 若你想培養特定工作技能,能從社會或職場獲取資源。
  6. 職場有安全措施避免你因工作遭遇意外或疾病,若不幸遭遇,有補償和支持措施。
  7. 若對工作或雇主不滿,你在社會上有足夠的發聲管道。

在史坦丁看來,當上述七項條件成立的越少,你就越接近不穩定無產階級。這個概念值得注意,因為現代社會的一些改變,讓上述條件越來越難成立,例如:

  • 不同於工業社會,全球化服務業社會的工作時間越來越不固定。
  • 科技進展讓零碎外包越來越容易,一般全職工作的機會逐漸減少。
  • 科技和資訊社會縮短了許多工作技能的壽命。
  • 全職工作和工作技能壽命減少,使得為了找工作而工作的時間增加。
  • 全球化讓人容易以難以受保障的身分工作:移工。

這些現實因素威脅人的生活,不只在於讓我們丟工作和不容易找到工作,也在於人不是只要有工作和收入就能活出好生活。

人不是活著就好

全球最大代工廠富士康的員工住在「富士康城」,看起來又有工作又有吃住,但其實富士康的工作規劃沒有留給員工足以過自己日子的餘地。你進了富士康,就是一根會吃東西和睡覺的螺絲釘。這也是為什麼富士康會爆發自殺潮。

從這個例子出發,以下我從時間控制和「餘裕」的角度,來說明史坦丁洞見的價值。

史坦丁提出的七項條件重要,因為它們能舒緩工作侵蝕人的生活。你可以想像,這些條件成立的越少,下列情況就越容易發生。

  • 你可能需要因老闆隨意的命令而加班,或者在下班之後回應工作聯絡。
  • 或許你的工作壓力很大,下班之後還是無法真正放下,吃飯沖澡,心裏想的都是怎麼解決工作上的問題。
  • 跟工作相關的科技進展神速,你得用自己的時間進修,才能保住飯碗。
  • 工作不穩定,你得隨時準備好找下一份工作。

現代人不只是在工作時間工作,這件事情不健康,因為人需要自己的時間。

現代多數人沒有餘裕。並不是說他們完完全全沒時間玩樂,而是沒有夠長的穩定時光,能從事一些對生活比較容易有長期好效果的娛樂。

娛樂可以精打細算,被廣告一時迷惑購買的東西,可能只讓你高興一小時,接下來就是佔空間而已。反過來說,長期培養,有精進空間的嗜好,則可能帶來穩定的快樂和成就感。

你的事不只是你的事

現代社會氛圍,讓人的閒暇時間細碎且不穩定。無法掌控時間,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就容易誤以為自己喜歡的是廣告打得最大的幾個手遊或其他消費性東西。被遊戲機制的心理學控制去課金,是飽了廠商荷包,只換到短暫快樂。

現代人沒有餘裕,這件事情嚴重,不只是因為它侵蝕個人的生活品質,也是因為它侵害公共生活。

沒有餘裕的人,縱使身處民主社會,也不容易做出明智的政治決定。若人選政治明星,就像人選廣告打最大的商品,民主的運作,會讓所有人落入更糟處境。

為什麼你該讀一下《不穩定無產階級》

《不穩定無產階級》內容密度高,資訊量非常大。然而,這也顯見,關於我們人生當中的工作,有非常多可怕的事實,被隱於我們的意識之外。

就算你不屬於「不穩定無產階級」,也可以從七種安全條件看出一些你在意的東西。例如公務人員是鐵飯碗,不會被任意資遣,但隨時可能必須配合上級要求調換工作內容和地點,這也可能威脅生活和生涯規劃。

面對不穩定無產階級擴張,身為「全民基本收入」支持者,史坦丁自然建議此政策作為解決方案:藉由定期定額發放金錢,來增加弱勢的本錢、餘裕和安全感。你可能不喜歡這種解決方案,但依然有理由想想不穩定無產階級該如何應對,因為我們跟不穩定無產階級的距離,可能沒有我們想的那麼遠。

書籍介紹

不穩定無產階級:一個因全球化而生的當代新危險階級,他們為何產生,造成什麼問題,社會又該如何因應?》,臉譜出版

作者:蓋伊.史坦丁(Guy Standing)
譯者:劉維人

  • 「一本非常重要的著作。」──杭士基(Noam Chomsky),當代著名語言學家、思想家
  • 首本不穩定無產階級論述專書.已譯為十六種語言

全球化吹響二十一世紀勞動悲歌,催生21世紀極化分裂社會的幕後推手
兼職工作者、約聘雇員、自由接案者、實習生、年長勞工、移工……
當工作零碎化、可取代性高、難以成立工會的「不穩定無產階級」逐步成為主流
這群非典型勞動者將遭遇什麼困境?國際社會將面臨什麼問題?又該如何解套?

誰是「不穩定無產階級」?

臨時工、約聘雇員、移民、虛胖的學歷證照持有人,以及職稱、工作結構扁平化與臨時化、兼職與多工的勞動者……他們是對生活沒有安全感,不斷受結構壓迫的一群人,沒有共同的明確目標,無法產生階級鬥爭。長工時讓他們沒有時間精力查證思考,很輕易會彼此仇視,是政客操弄的沃土。此外,他們沒有長期合同、沒有公司契約與社會安全網的保障;也缺乏工作安全、技能發展性,更沒有能力組成工會的發聲管道。除了不穩定的工資之外,幾乎一無所有。

當「工作」減少,「勞動」增加,催生出了這群不穩定無產者

漢娜鄂蘭指出:工作是涉入社會的途徑,勞動則是只為溫飽而出賣勞力。古希臘人認為知識來自深思熟慮和參與,懶惰有時是必要的。如今的工作逐漸失去社會連結及自我實現的可能性,從工作衰退為勞動。

上述現象對具有專業資本或談判條件的勞動者影響不大,對不穩定無產階級的影響卻很深。越接近不穩定無產階級,就越害怕被解雇或賺得不夠,而更加努力或工作更久,不但加劇社會不平等,更逼使其他人以同樣方式競爭,讓更多人淪為不穩定無產階級。花越多時間在勞動,我們所剩時間就越少,越失去對知識、道德和時間的控制。

學者認為勞動時間與價值無法量化,但這些數值可透過勞資各方的談判能力與價格彈性來計算。勞工的不安全感加上勞動力的靈活性,讓勞工目前處於弱勢,須承擔大多的風險。

不穩定無產階級逐漸成為社會崩解的隱憂、極端主義的溫床

如今,身分與尊嚴已逐漸動搖,運氣主宰著命運。不安全與無力感、被動休閒與碎片化的淺薄思維習慣助長了機會主義與憤世嫉俗,民主變得淺薄而商品化,有利政客操弄、破壞社會團結。

二十一世紀來到今天,曾邁向社會民主制的歐洲,已經逐漸變成極右派溫床。諷刺的是,極右派的支持者中,許多人正是不穩定無產階級。他們既焦慮又缺乏安全感,很容易被引導支持獨裁行動,攻擊所有可能的「威脅」(這些威脅其實都是與他們一樣弱勢的人)。社會控制越多,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就越低;憤怒無路可出,就很容易操弄,也可能演變為弱弱相殘。不穩定無產階級數量若繼續增長,同時勞工收入又繼續下降,這種怒火一定會引爆政治災難。

一本帶我們全面剖析及理解不穩定無產階級的專書

本書作者英國經濟學家蓋伊.史坦丁鑽研「不穩定無產階級」議題已久,他彙集研究精華所寫成的這本書,就是讓一般人也能夠深入理解此議題的指南。

本書首先帶我們理解當代的全球化如何造成了這個新興階級的崛起,深入剖析不穩定無產階級增加的原因,再帶我們看見這個階級中的組成角色,包含年輕世代、女性、年長者、少數民族、身心障礙者、移民等。接著,作者帶我們反思當代勞動及工作的形式,為何促使不穩定無產階級成為社會極端弱勢,使其失去對知識、職業道德、時間的掌控。

最後兩章,作者從政治面切入,探討當前的政治體制如何促使不穩定無產者成為偏差者或高風險人士,輕易聽信民粹政客與煽動者的讒言,政治又可以如何改變,讓不穩定無產階級獲得應有的自由與基本安全,進而將人們從困境中解放。

不穩定無產階級已是當代國際社會的重要問題,而我們正處於尚能力挽狂瀾的十字路口,能否成功轉變劣勢,需要的不只是執政者的正視,更迫切需要社會中每位公民的理解與關注。《不穩定無產階級》,正是我們當前需要的公民必讀之書。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