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教堂藝廊「酷兒場所」文獻展:倫敦作為「酷兒城市」的漫長旅程

白教堂藝廊「酷兒場所」文獻展:倫敦作為「酷兒城市」的漫長旅程
皇家沃克斯霍爾酒館,Photo Credit:The Royal Vauxhall Tavern臉書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做為東倫敦標竿型藝術機構,白教堂藝廊自4月2日至8月25日展出「酷兒場所:1986年至今」文獻展,展期橫跨7月6日一年一度盛大展開的驕傲遊行,溫暖地做出聲援。

每年六月份是英國的「驕傲月」(LGBTQ+ Pride Month),為紀念1969年美國紐約市由同志發起的石牆起義而定。今年六月倫敦各處都在為七月初的驕傲遊行(Pride Parade)做暖身,除了市中心蘇活區酒吧和娛樂場所等熱鬧不減,各區藝文機構也紛紛推出以性別為主題的展覽和活動,支持LGBTQ+族群近幾十年來為爭取自身權益所做的努力。

南邊有南岸藝術中心的海沃德美術館大展「親吻我的性別」(Kiss My Genders),繼去年夏季舉辦「變裝:自畫像和身體政治」(DRAG: Self-portraits and Body Politics)之後,再次為南岸帶來七彩繽紛的酷兒氛圍。西邊維多莉亞及亞伯特博物館每月底例行的LGBTQ+導覽活動,今年第五度註冊為遊行節目的一部分,持續實踐文化場館推動社會平等的職責。

queer-spaces-595-v2
Photo Credit: The RIBA Journal
「酷兒場所:1986年至今」展覽現場

做為東倫敦標竿型藝術機構,白教堂藝廊自4月2日至8月25日展出「酷兒場所:1986年至今」文獻展,展期橫跨7月6日一年一度盛大展開的驕傲遊行,溫暖地做出聲援。

展題取自倫敦大學學院城市實驗室(UCL Urban Laboratory)建置的「倫敦LGBTQ+夜生活場所:1986年至今」(LGBTQ+ Nightlife Premises: London, 1986-Today)數位地圖,以此為核心集結相關案例的罕見文獻資料,如訪談錄音、影像紀錄、社運人士、政府機構和房東等往來協商的信件等,還原場館負責人們為了保存及促進同志生活品質所做的努力,也見證了倫敦各處同志中心以及酷兒集會場所的興衰起落。

同時展出的有五位藝術家的拼貼、攝影、雕塑、裝置等作品,根植於對LGBTQ+空間的情感,對日常生活中帶有集體回憶的場所和物件做出詩性詮釋。

「酷兒場所:1986年至今」展覽現場

展覽位於二樓四號藝廊,入口處設置的「倫敦LGBTQ+夜生活場所:1986年至今」數位介面提供了虛擬的觀展途徑,一面拉動螢幕左方的時間軸,可觀察到主畫面上代表一處或多處機構的色點隨之出現或消失,清楚呈現1986年至今倫敦各區LGBTQ+場館的營運狀態。

這是由UCL(倫敦大學學院)推動的計畫,採取文獻研究、工作坊、質性訪問等方法,深入與場館使用者和幕後經營者對談,試圖勾勒出他們如何在變動的政府法條和社會環境下,守護LGBTQ+社群的安全社交環境,共同開拓倫敦繁華夜生活在主流性別之外的獨特篇章。

揭開序幕的是漢娜昆蘭(Hannah Quinlan)和蘿西海斯丁(Rosie Hastings)藝術家雙人組的作品《自由的稀少性之2》(The Scarcity of Liberty #2)。社區佈告欄形式的軟木板上訂滿了在2015和2016年間從170多處地點收集而來的廣告傳單、雜誌內頁、手冊等,為這兩年間數量急遽下降的同志場館留下吉光片羽。

兩位年輕藝術家藉由分析圖像乘載的訊息,探索酷兒場所作為正確性知識傳播者、社會議題討論空間等多元角色可能性,也質疑長期以來佔據主流視覺形象的白人年輕男同志,是否使英國LGBTQ+族群內的非白人人口(BAME)受到邊緣化。這些問題連同解方在接下來的案例和作品中將被反覆辯證。

hannah-quinlan-rosie-hastings-the-scarci
Photo Credit:The RIBA Journal

漢娜昆蘭和蘿西海斯丁,《自由的稀少性之2》,2016。

歷史空間的保存與衰亡

昔日在倫敦街巷之中,以不妥協姿態向同志族群提供庇護的各個機構,如今化為一張張影像和白紙黑字,在倚靠四面白牆而立的幾座玻璃展櫃裡,繼續向這座城市提出不變的訴求。由UCL選出的案例以1983至1992年間開設於法靈頓區的倫敦男女同志中心(London Lesbian and Gay Center)為首,這是一間五層樓的多功能活動中心,包含交誼空間、托兒所、書店、會議室、及一層女性專屬的活動空間。

注意到社群中壯年男性同志較受偏重的不對等狀態,中心由男同志及女同志共同管理,強調女性、青年、老年及經濟弱勢成員的參與空間,力推實質性平等。雖說中心經營後期1992年由於政府抽資、財務虧損及管理階層缺乏代表性(以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男性為主)等種種原因解散,在營運期間也讓初來乍到倫敦的男女同志們,在社區型經營方式下可以不必刻意呈現特定形象,自由地參與社群。

此次展出資料除了樓層規劃圖和鄰里間發送的宣傳單之外,從耳機中喃喃傳出的是兩段由UCL研究人員剪輯的錄音片段,邀集各方人士分享他們對中心的記憶,一同構思如何創建包容性更高的同志社群。

在無數場存亡攸關的戰役中,皇家沃克斯霍爾酒館(Royal Vauxhall Tavern,簡稱RVT)是順利保留原址的幸運兒之一。身為倫敦最早的LGBTQ+酒吧,從1940年代起便是變裝者和異裝者頻繁造訪的舞台,在1967年同志除罪化之前,以及1980年代左右愛滋病污名化嚴重時,成為男同志們的避風港。

2014年間酒館所在地區一度賣給澳洲房地產開發商,引起常客和相關人士對於聚落存續的廣大擔憂,社會運動組織「RVT未來」(RVT Future)在此背景下一夕成立,進行的宣傳及連署成功讓RVT成為英國史上第一處因為豐富LGBTQ+文化意義而被訂立為國定二級古蹟的建物。相關過程被導演提姆布朗斯登(Tim Brunsden)拍攝為紀錄片《拯救酒館》(Save The Tavern,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