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屍間的死亡人生》:梵谷的死是自殺還是他殺?

《停屍間的死亡人生》:梵谷的死是自殺還是他殺?
梵谷 - 9gFw_1Vou2CkwQ at 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 maximum zoom level, 公有領域, 連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大多數的人生中,文森的內心宛如風暴。由於文森的心靈如此灰暗,沒人懷疑他選擇自殺。但是,奈飛和史密斯愈深入探索,文森笨拙的自殺舉動就引起愈多疑問,許多謎題都找不出簡單的答案。奈飛和史密斯都是律師,他們發現其中許多跡象不符合邏輯。

文:文森.迪馬歐、朗恩.法蘭賽爾

梵谷在世的時候,只賣出一幅畫,但在人生的最後10年,他一共創作了超過2100件藝術品,包括860幅油畫以及超過1300幅的水彩、素描與無框畫。現代的收藏家願意支付天價購買他的作品,金額遠遠超過人類歷史上其他的藝術家,各類書籍和電影無止盡地探索他的人生。

文森的人生是一團混亂,夾雜了他的瘋狂、他的成長、他的身分以及他的緊繃情緒。他的藝術作品不是「一個瘋子的畫作」,只是一個「人」的畫作,而他剛好發瘋了。如果沒有經歷如此緊繃的情緒,也許無法展現一個人的才華。然而,我們也能夠仔細端詳他的作品,思索倘若他不必承受如此瘋狂的情緒,是否依然可以成為一名天才。

因此,史蒂芬.奈飛(Steven Naifeh)和格里格瑞.懷特.史密斯(Gregory White Smith)──兩位哈佛大學畢業的律師,因為出版了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傑克森.波拉克(Jackson Pollock)的傳記而榮獲1991年的普立茲獎──決定撰寫梵谷的極致人生故事時,根本無法預料自己會揭開如此多的驚奇。

奈飛和史密斯進行了極為深入的探索,遠勝於所有的梵谷研究者。他們建立了一支「軍隊」,包含翻譯人員、研究人員以及電腦專家,總計花費超過10年的時間才在網路上公布一份長達960頁的報告,包括2萬8000條註釋。他們翻遍所有線索,沒有任何疏漏,尋找藏在畫布背後的心靈真相。

他們發現這個男人比傳說中的更複雜。文森雖然是一位毫無熱情的學生,卻能夠流利使用4種語言,而且非常渴望閱讀。他絕望地想要取悅雙親,卻令嚴父失望,甚至遭到母親的厭惡。他雖然希望與人建立親密的感情連結,但又容易傷害他人情感,引發爭執,就連深愛他的弟弟席歐都不願意花太多時間與文森相處。偶爾經歷憂鬱和心智崩潰的時刻,文森渴望以死解脫……然而,在許多封書信裡,他又批評自殺是邪惡、惡劣、軟弱、不道德且不正直的行為。

沒有人準確知道文森為何陷入瘋狂,但根據許多專家的判斷──包括文森切下左耳之後,負責治療他的醫師以及瘋人院的醫師──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在生命最後的2年,因為飲用苦艾酒引發的顳葉痙攣。在當時,苦艾酒含有高濃度的酒精以及少量的驚厥劑。除此之外,他的痙攣可能也與母親的分娩困難有關係,除了導致他的臉部和頭部不對稱,當時遺留的腦部傷害可能因為苦艾酒而引發痙攣。許多文獻指出,文森陷入幻覺和痙攣之後,將會產生一段長期的失憶和混亂。

除了一生的癲癇之外,文森的人生至少出現了2次重度憂鬱症階段,並且持續經歷躁鬱症的折磨,通常是因為失去愛人、朋友或者情緒失衡。「梵谷早年有2個非常明確的反應性憂鬱症時期,他的一生也呈現清晰的躁鬱傾向。」《美國精神治療期刊》(AmericanJournal of Psychiatry)的文章如此寫道:「2次憂鬱階段之後,梵谷保持了非常長期的活力與熱情,第一次渴望成為傳福音的教士,第二次則是追求藝術成就。」

「我相信文森一直都是瘋子。」他的母親曾經寫道:「才會造成他的痛苦,以及我們的痛苦。」

簡言之,在大多數的人生中,文森的內心宛如風暴。由於文森的心靈如此灰暗,沒人懷疑他選擇自殺。

但是,奈飛和史密斯愈深入探索,文森笨拙的自殺舉動就引起愈多疑問,許多謎題都找不出簡單的答案。奈飛和史密斯都是律師,他們發現其中許多跡象不符合邏輯。

舉例來說,文森宣稱開槍射擊自己之後,在黑夜中甦醒,無法找到槍枝。奈飛和史密斯則質疑,為什麼槍會落到如此遙遠的地方,以致於文森找不到?更啟人疑竇的是,為什麼隔天白天也沒有人找到槍?事實上,根本沒有人發現這把槍。

文森帶到田野中的畫架、調色盤、筆刷和畫布究竟在哪裡?也沒有人找到。難道有人隱藏證據?

文森曾經進入精神病院治療,為什麼能夠取得左輪手槍?在當時的法國鄉村地區,手槍不是常見的物品。文森也沒有使用槍枝的經驗,如果知道他曾入院接受治療,也不可能有人願意把槍交給他。

頭暈目眩的文森又是如何爬上陡峭的山丘,在黑夜中穿過樹林,踉蹌地走回一英里之外的旅館,遑論身負致命槍傷?

文森決定自殺的衝動為何?

文森是一名執著的書寫者,為什麼並未留下自殺遺言或明確的提示,讓別人明白他的意圖?

如果文森想要尋死,為何用如此詭異的角度側身射擊?為什麼不直接瞄準頭部或心臟?也許,更重要的是,他為什麼會失手?

奈飛和史密斯發現,槍擊事件發生之後,霧維小鎮的居民幾乎立刻開始竊竊私語地討論一群正在把玩槍枝的青少年,意外開槍擊中「瘋子」藝術家。1930年代,一位藝術研究學者首次公開這個說法,然而,才華洋溢而飽受誤解的藝術家選擇自殺的故事太過浪漫,早已深植人心,文森遭人開槍射擊的「謠言」也就逐漸消失了。

1956年,法國新聞界得到了另一個撥動人心的嶄新線索。一位年邁的巴黎銀行家坦承,他與他的兄弟在青少年時期,認識住在霧維的文森。兩兄弟經常霸凌、戲弄藝術家,把蛇放進畫具箱,在文森的咖啡裡加入鹽巴,或者在筆刷上灑上辣胡椒,因為文森工作時習慣把筆刷放入嘴裡,甚至說服一些女孩假裝勾引文森。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