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之間》:為什麼稱「職場同事」,而非「職場朋友」?

《你和我之間》:為什麼稱「職場同事」,而非「職場朋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職場並不是交朋友的地方,而是工作的場合。亦即,職場是懂得負責任的成年人們,以工作為媒介而聚在一起,共同處理好某些事情的公共空間,上班族各自扮演好自己擔任的角色,然後獲得工作酬勞,並且透過工作來自我實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金惠男

為什麼我們用「職場同事」一詞,而非「職場朋友」?

人的生命中,大約有三分之一都在工作。特別是上班族的情況,一天中有長達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特定的場所與特定的人群一起工作。所謂的職場,是我們可能會遇到喜歡的人,也可能遇到不喜歡或不投緣的人。然而,無論我們多麼喜歡和親近的工作夥伴,我們都不會稱之為「職場朋友」。相反地,我們會使用「同事」一詞。這是為什麼呢?我們與同事分享自己的心情,一起挨上司罵、一起喝酒、一起工作,為什麼不能毫不猶豫地說對方是「朋友」?難道我們在職場上不能交到朋友嗎?

洙賢和俊敘在大學畢業後,同時進入了一家很難應徵得上的公司。在十個新進員工中,只有他們兩個人被安排在同一個部門,所以他們一起做了許多工作,每逢犯了錯而被主管罵的時候,他們就彼此勉勵,自然而然地就變得很親近。再加上他們兩個年齡相仿,都是從鄉下地方到大城市裡自行謀生,所以有許多共同話題。因此,不知不覺間,他們就分享了許多有關自己的家庭、女朋友的話題,甚至一起說公司其他同事的閒話,成為對彼此的一切無所不知的密友。

然而,三年後,洙賢晉升為副理,但是俊敘卻未能獲得拔擢。從那個時候起,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就變得尷尬起來。俊敘覺得很委屈,他認為就能力而言,自己比較優秀,洙賢只是運氣好,遇到一個好的主管,所以才能獲得晉升。當然,洙賢則全然不這麼想,但是在俊敘面前,他必須不露痕跡才行。然而,隱約感受到自己被輕視的俊敘,對洙賢感到的沮喪和怨恨也日益擴大。接著,由於洙賢和俊敘分別隸屬的團隊之間成為互相競爭的單位,也使得兩人的關係更加疏遠。然後,有一天,俊敘從其他部門的人那裡,聽到洙賢正在談論自己的八卦。那是因為他把洙賢當成真正的朋友,所以才會告訴他自己家裡的一些私事。結果,他們兩人在喝酒的場合大打出手,最後,彼此的關係變得比互不相識的陌生人還要不如。

朋友之間的關係,也會隨著時間的遞移而浮浮沉沉。曾經很親密的朋友,也有可能日益疏遠。洙賢和俊敘可能就是如此。但是一開始,兩人之間的關係分明應該要劃出界線才對,這就是工作同事的界線。職場並不是交朋友的地方,而是工作的場合。亦即,職場是懂得負責任的成年人們,以工作為媒介而聚在一起,共同處理好某些事情的公共空間,上班族各自扮演好自己擔任的角色,然後獲得工作酬勞,並且透過工作來自我實現。如果我們想成為一個工作表現傑出的人,就必須透過競爭證明自己優於其他人。如果我們想要獲得提拔並且領到更多薪水,就不可避免地必須參與競爭。所以,或許起跑點可能相同,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由於工作表現的差異,可能就會出現距離。而且隨著擔任一般雇員、副理、科長、次長的職級不同,被賦予的權力和責任也有所不同。

因此,在職場中包含著太多的負面心理因素,例如嫉妒、優越感、自卑感和警戒心。在一起工作的過程中,就算會產生親密感、團隊意識和合作精神,但是受限於競爭制度的這個現實也不會改變。我們在工作中建立的每一種關係,都是透過工作產生的契約關係。就算和同事或前後輩的關係再好,最終還是只會變成互相比較和被比較,又或是考核對方和被考核的這種關係。當然,我們也可能和某人非常親近,但這是由個人創造出的一種附屬品,而不是職場人際關係的本質。因此在職場中,我們不應該期待有著類似家人或朋友的這種人際關係。

洙賢和俊敘因為個性很合得來,彼此變得日益親密。在職場中能遇見這種人是非常幸運的事,不過他們忽視了職場人際關係的界線,因此甚至連對換帖兄弟都羞於啟齒和令人尷尬的祕密都告訴了對方。可是,隨著升遷的競爭越來越激烈,他們的關係也產生了變化,當初的私密淪落成八卦被惡意利用。最主要的錯誤是洙賢向他人洩漏了俊敘的祕密。但如果我是俊敘的話,無論我和洙賢有多親近,都不會告訴他非常個人的隱私,因為我們絕對沒有理由要向在職場中遇到的人,洩漏私人的祕密。

當我們開始和某人逐漸親近時,就會開始想跟對方提及個人隱私。在互相了解的過程中分享彼此的祕密,代表著變得更加親近。所以,根據你對對方祕密的了解程度,可以衡量你們之間的親密程度。但是,我們在職場中沒有理由洩漏自己的私生活,在職場中只要工作就已足夠。而且如果在競爭激烈的職場中,與我親近的同事或前後輩惡意利用我的個人隱私,該如何是好呢?

然而,在我們國家,由於有著「難道我們是外人嗎?」的集體意識,形成了根深柢固的文化。所以我們可以若無其事地向素未謀面的人詢問:「你結婚了嗎?」「有男朋友嗎?」「有小孩嗎?」等等問題。然而在國外,在工作場合碰面的商務關係中,提出與工作無關的問題,本身就是一種失禮的行為,因為他們認為個人的隱私應該受到基本的保護和一定的尊重,我認為在職場上也理應如此。

若是這麼說,有人可能會反問是否太不人道?但是,我並不認為以「職場同事」一詞取代「職場朋友」有何不妥之處。這反而會讓我們體認且接受工作場所中人際關係的局限性,可以減少對人的情緒,而專注於工作之上。當我們與同事頻繁接觸,一起熬夜加班完成工作時,不知不覺間,將會感受到同事情誼。此時,所謂的同事情誼,是指由於朝著同一目標邁進,而對彼此產生充分值得信賴的情感。因此,即使有難以處理的事情,如果你認為你想繼續與這個人合作,也不要太擔心「為什麼我們之間的關係沒有什麼改變?」若是你們能夠彼此關懷和尊重,那麼以職場同事的關係而言,便已足夠。就像無論你介紹再怎麼好的男人和女人見面,如果他們彼此之間不來電,就很難發展成情人關係一樣。即使是再怎麼不錯的人,他們兩人之間無法立刻變得親近的情形,也所在多有。

我認為在職場中可以建立的最佳關係,就是當調換部門或轉換跑道後,成為仍然想要一起工作的同事或是前後輩的關係。此時,我們知道了對方的多少隱私,都會變得毫不重要。醫師之間最好的評價,就是成為「可以介紹我的家人去給對方治療的醫師。」當同事將自己的家人介紹給我看診時,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能證明自己的實力獲得肯定呢?

在職場中,雖然並不需要將所有個人隱私都祕而不宣,連對一點點瑣碎的個人問題都做出太過敏感的回應,但是也沒有必要向同事透露我們的確想要隱藏的祕密。即便對方認為我們的關係怎麼會這麼生分而感到遺憾,為了將來能夠維持健康的關係,最好只透露那些即使有朝一日被對方扯後腿也承受得起的事情就好。

最後,在工作場合最好能多聽少說。特別是在當事人缺席的情況下,去議論其是非,更必須格外謹慎。因為這類言論只會種下誤解和不信任的種子,雖然我們可能認為應該事不至此,但是這類八卦言論,總是會以某種方式傳播出去,然後落入當事人耳中。如果你認為自己不是被談論的對象而沾沾自喜,那就大錯特錯了。那些與你談過某人是非的人,也會在另一個場合,與別人論及你的八卦。所以,我們乾脆就不要扯進別人的是非之中,也不要成為散播八卦或謠言的人。至今,我們都鮮少看到那些口風不緊,又喜歡嚼舌根的人,最後能夠成功的案例。所以,倒不如把那些時間拿去做些更有趣和快樂的事情吧!

相關書摘 ▶《你和我之間》:什麼都講「效率」的年代,誰會對經營人際關係感興趣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你和我之間:找到遠不孤單,近不受傷,剛剛好的距離》,大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金惠男
譯者:何汲

韓國最大教保文庫:連續10週人文類排行第1名 連續20週暢銷前10名
百萬讀者的心理信賴之書

家人與我的必要距離是20公分
朋友與我的必要距離是46公分
公司同事與我的必要距離是1.2公尺

保持足以互相尊重的距離。
那麼,不論是獨處,還是共處,都可以幸福。

「為什麼我們對陌生人如此和藹可親,與親近的人卻無法好好相處?
為什麼我們都宛如活在各自的孤島上?是什麼原因讓你我之間如此受傷?」

權威精神科醫生金惠男,她的心理專書獲得百萬讀者的信賴,她的臨床分析更獲得精神學術領域肯定。她曾以為世界沒有她無法運轉,家庭、醫院、患者沒有她活不下去……

但被診斷帕金森氏症,病情日益惡化,關掉醫院後,原本熱鬧喧騰的人際,一下歸零,她才真正體悟「你我之間」百分之九十的關係都是痛苦而受傷。

你和我之間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大田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