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贏》:為何中美雙方算出的貿易逆差額不一樣?

《共贏》:為何中美雙方算出的貿易逆差額不一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經濟數據,中國官方統計的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只包含對美國的直接出口,不含通過香港或其他第三國或地區的再出口,而美國官方統計的美國從中國的進口則包含通過香港的再出口,因為美方在統計進口時採用了原產地規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遵義

對中國和美國的中美貿易官方統計數據的梳理

中美之間的貿易自1978年中國啟動改革開放後出現跳躍式發展。圖3.7顯示的是美國對中國的商品和服務的出口與進口、商品的出口與進口,以及相應的雙邊貿易差額,根據是美國的官方統計。本章附錄中的附表3.3顯示的是美國對中國的商品和服務的出口與進口的美國官方統計數據。圖3.7表明,按美國的官方統計,2017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有3,756億美元的逆差,服務貿易有402億美元的順差。按美國的官方統計,商品和服務貿易合併計算,2017年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為3,354億美元。

圖3_7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表3_3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圖3.8顯示的是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和服務的出口與進口、商品的出口與進口,以及相應的雙邊貿易差額,根據是中國的官方統計。該圖表明,按中國的官方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國的商品貿易有2,780億美元的順差,服務貿易有550億美元的逆差。

商品和服務貿易合併計算,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按中方統計為2,230億美元,遠遠小於美國官方統計的3,350億美元。附表3.4顯示的是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和服務的出口與進口的中國官方統計數據。圖3.7和3.8都證實了這段歷史事實,即中美雙邊貿易自1990年代早期以來出現極為迅猛的增長,尤其是在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中國獲得了巨額貿易順差。

圖3_8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表3_4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圖3.9展示的是,根據中國和美國官方統計數據分別計算的中美雙邊貿易的年度水平及貿易差額。該圖表明,中美對於雙邊貿易水平及貿易差額的官方估計存在很大差距。按中國的官方統計,2017年的中美商品和服務貿易順差為2,230億美元。而按美國的官方統計,則為3,350億美元,差距達50%以上。

中美兩國對雙邊服務貿易的官方統計同樣存在較大差額。例如在2016年,美國統計的對中國的服務出口為550億美元,而中國統計的從美國的服務進口為870億美元。中國統計的對美國的服務出口為310億美元,而美國統計的從中國的服務進口僅為160億美元。服務貿易額比商品貿易額更難測算,因為並不必須通過海關。

圖3_9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此外,各國的計算標準也可能差異懸殊。某些服務費用追蹤較容易,如版稅和許可費、專業服務費、通信和運輸費等。而教育和旅遊支出等其他服務費用,統計的難度就大得多。圖3.10顯示的是中美雙邊服務貿易的年度水平和貿易差額,根據中美雙方各自的官方統計。該圖表明,中美對於雙邊服務貿易總額及貿易差額的官方估計存在很大差異。然而自2007年以來,美國對中國的服務貿易存在較大而且增長的順差,則毫無疑問。

圖3_10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對中國和美國關於雙邊貿易的官方統計的調整

以上分析表明,中國和美國對雙邊商品貿易差額以及商品和服務貿易收支的官方統計存在顯著差異。筆者現在嘗試對兩國官方統計的差距加以調和,這些差距源自多方面的因素。

第一,長期形成的國際慣例是,出口商品用船上交貨價計算,進口商品用成本加保險費和運費計算,這意味著進口國統計的進口商品的價值總是不同於、並幾乎總是高於出口國在同一批商品離港時統計的價值,因為進口商品的價值計算中不僅包括其成本,還有保險費和運費。

如果兩個國家相互之間統計的船上交貨價出口價值恰好相同,則它們都會表現出對於對方的貿易逆差。因此,對於發現雙邊赤字以及與世界其他地區的整體赤字存在一種「內置的」偏見。由於一個國家的出口必然等於另一個國家的進口,全球總出口應該恰好等於全球總進口,但事實並非如此,全球的總進口始終高於全球的總出口,因為在計算出口和進口時採用了不同的慣例。

於是,中國官方統計的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幾乎總是少於美國官方統計的美國從中國的進口,反之亦然。因此筆者建議,在計算雙邊貿易差額時,要完全採用基於船上交貨價計算出的出口數據,以避免採用船上交貨價計算出口、又採用成本加保險費和運費計算進口所導致的內在偏差。無論如何,保險費和運費都可以也應該納入服務貿易來考慮。幸運的是,雖然美國的官方統計是以船

邊交貨價來報告美國的出口,但它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報告的出口數據則是以船上交貨價計算,因此我們可以直接採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佈的美國出口數據。

第二,中國官方統計的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只包含對美國的直接出口,不含通過香港或其他第三國或地區的再出口,而美國官方統計的美國從中國的進口則包含通過香港的再出口,因為美方在統計進口時採用了原產地規則。與之相似,美國官方統計的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不包含通過第三國或地區再出口到中國的商品。此外可能還有些通過第三國的再出口未納入出口國的統計,但納入了進口國的統計。由於轉移定價和規避關稅,還可能出現估值方面的問題。因此必須把通過香港的再出口加入中美兩國的直接出口數據中,按照中國的船上交貨價或美國的港口基數加以換算。

第三,重要性愈益凸顯的中美之間的服務貿易經常未被納入貿易差額計算,部分是因為缺乏公開的雙邊服務貿易數據。美國在服務貿易領域對中國有持續、大額且不斷增長的順差,所以把服務貿易納入考慮會縮小美中的雙邊貿易總逆差。此外,服務貿易在進口國計算可能比在出口國計算更為可靠,因為進口國必須向出口國的服務供應商付款,這些款項更適合在進口國追蹤。因此更好的辦法是用美國的服務進口數據來計算中國對美國的服務出口,用中國的服務進口數據來計算美國對中國的服務出口。

聖克魯茲加州大學的馮國釗教授與我最早嘗試對中國和美國的官方統計的差異加以調和。對1995年,美國官方對中美貿易順差的估計值338億美元可以下調到233億美元,降幅超過30%。中國的前任總理朱鎔基曾利用我們的研究(Fungand Lau1996,1998)來說明,美中貿易逆差並沒有美國官方統計那麼大。從上文對中美官方統計的對比來看,雙方依然存在較大差異。接下來我們將嘗試對中美的雙邊貿易統計數據進行重組,對兩國雙邊貿易的官方統計的差異加以調整。

首先,筆者把兩國的商品貿易的計算進行統一,只根據出口國的數據,以船上交貨價來計算出口。結果展示在表3.3中。通過這一調整,2017年的美中商品貿易逆差估計為3,030億美元,介於美國的官方估計3,760億美元和中國的官方估計2,780億美元之間。

其次,筆者考慮把經由香港的再出口納入——包括中國商品向美國再出口和美國商品向中國再出口。香港政府統計處提供了根據香港船上交貨價計算的再出口數據,但在加入中國和美國的出口數據前,需要分別換算為中國港口的船上交貨價和美國港口的船上交貨價。這裡假設中國出口的中國港口船上交貨價與香港船上交貨價之比為100/105,美國出口的美國港口船上交貨價與香港船上交貨價之比為100/110。計算結果展示在表3.4中。經過對再出口的調整,筆者估計的2017年美中商品貿易逆差增加至3,280億美元,依然介於美國官方估計與中國官方估計之間。這是因為經過香港向美國的再出口多於向中國的再出口。

第三,筆者將服務貿易納入考慮。如前文所述,兩國對服務貿易的官方統計數據也存在明顯差異。筆者基於進口國的數據,將結果展示在表3.5中。把美國有大額順差的服務貿易納入之後,對2017年美中商品和服務貿易逆差的估計約為2,540億美元,比僅包含商品貿易的美國官方估計(3,760億美元)和中國官方估計(2,780億美元)都更低。美國對中國的服務出口潛力在未來還將持續快速增長,除非受到貿易戰的影響。

相關書摘▶《共贏》:中國人均實際GDP,大概本世紀末才可能趕上美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共贏: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劉遵義
譯者:余江

貿易戰並不僅關於貿易本身,背後是中美兩個大國在經濟與科技上的長期角力

《共贏: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是第一本全面分析中美貿易戰的歷史背景、現狀、影響及未來的專著。劉遵義教授利用最擅長的經濟學分析工具,以豐富的數據和公允的洞見,將錯綜複雜的貿易戰闡釋得清晰易懂,幫助讀者去偽存真。

作者先從北京與華府在經濟結構、體質、優劣勢與發展方向等角度,回顧衝突的遠近因、前瞻兩國未來競合的影響,還指出,討論競合方向前,必先瞭解兩國對服務與商品貿易數據因估計方法不同而產生差距。兩國政府若能就此達成共識,會發現其實北京與華府的貿易距離沒有想像中那麼巨大。

雖然競爭不容迴避,但兩國領導人必須認清,位於太平洋東西兩岸、全世界前兩大的經濟體與貿易國,互補性也非常高。更何況,中美經貿合作是潛在的正和博弈,透過合作與資源互補(美國的能源、土地、水資源,中國的人力與儲蓄),雙方必有機會實現共贏。雙邊的經濟依存度加深後,就能建立信任、減少衝突。

劉教授最後也警告,貿易戰的衝擊不容忽視。對中國來說,衝擊相對可控,但對股市和人民幣匯率會產生巨大的心理影響。其次,更令人擔憂的是競爭的背後靈:民粹主義、孤立主義和保護主義情緒,不僅已經在美國集結,在全世界也有蠢蠢欲動之勢。事實上,國際貿易能夠創造讓各方都獲利的整體利益,而避免「修昔底德陷阱」,更是北京與華府領導人的共同責任。

對於理解貿易戰的背景、預估未來的經濟趨勢,劉遵義教授的這本新著格外及時且重要。

共贏_立體書封_有書腰
PhotoCredit: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