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贏》:中國人均實際GDP,大概本世紀末才可能趕上美國

《共贏》:中國人均實際GDP,大概本世紀末才可能趕上美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在未來數十年內維持5%左右的GDP年均增長率還是有可能的。與今天的美國一樣,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最終會是創新,而不再是有形資本和勞動,但這尚需時日才會發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遵義

不容迴避的經濟競爭

1978年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保持了極快的增長。1994年的外匯改革統一了之前的多重匯率,人民幣大幅貶值,實現了經常項目可兌換(current account convertibility),使增速繼續加快。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進一步促進了增長率(見圖6.1)。這些使中國的實際GDP從1978年的3,690億美元增長至2017年的12.7萬億美元(2017年價格)。

圖6_1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自1978年啟動經濟改革以來,中國經濟未在任何一年出現過負增長,這40年中的年均增長率接近10%。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中國經濟增速才開始放緩。通過圖6.1可以看到改革開放給中國經濟帶來的巨大影響。改革前的增長率有大幅且難以預測的波動,導致1978年之前的實際GDP增長很有限。在改革啟動後,經濟增長變得持續、快速且穩定。另一個有趣之處是初始水平的重要性。儘管中國在1978年之後的增長率明顯高於美國,但實際GDP總量到2017年仍顯著低於美國。兩國的人均實際GDP就更是如此(見圖6.2)。

圖6_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中國的人口自1978年後也在持續增長,因此人均實際GDP的增速不及實際GDP總量的增速。中國的人均實際GDP從1978年的383美元提高到2017年的9,137美元(2017年價格),年均增長率為8.1%,沒有任何中斷,實現了接近23倍的增幅(見圖6.2)。中國從一個非常貧窮的國家,人均GDP剛好超過每天1美元的維持基本生活的水平,在略多於一代人的時間裡,幾乎提升到中等收入國家的水平。即使如此,中國在世界各國人均實際GDP排名中仍居70位之後。在改革前的1949–1978年,中國人均實際GDP的年均增長率為5.2%。

圖6.2對比了中國和美國的人均實際GDP水平及增長率。該圖顯示以2017年價格計算,儘管中國的增長率高得多,人均實際GDP(9,137美元)依然遠遠落後於美國(59,518美元),不及其六分之一,而且落後態勢看來還會維持很長時間。

從對比中可以看到,中國的實際GDP從2000年相當於美國20%提升至2017年的三分之二左右。中國的GDP總量趕上美國只是個時間問題,或許會在2030年代早期實現(見筆者在圖6.5中的預測)。正是由於中國經濟的快速成長,如今美國視中國為戰略對手。目前的中美貿易戰只是美國和中國圍繞經濟與技術主導地位開展角逐的一個表現。

圖6_5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然而,中國的經濟增長從來不是為了同美國競爭全球最大經濟體的地位,而是源於中國民眾改善生活水平、實現小康的願望,今天依然如此。由於擁有14.2億的龐大人口,人均實際GDP水平的任何顯著提高都必然帶來GDP總量的巨大增長。但我們應時刻意識到,即使在長達40年的高速增長後,中國的人均實際GDP也才剛剛超過9,000美元(2017年價格),不及美國的六分之一(見圖6.2)。還需要指出,雖然美國在19世紀最後十年已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但直到半個世紀之後的二戰結束時,美國才真正成為有全球支配地位的強國。以人均實際GDP指標來看,中國落後於美國的局面會持續到21世紀末。

對中國經濟和美國經濟的長期預測

在圖6.5中,筆者對中國和美國的實際GDP到2050年的長期增長做了預測。假設在2018–2050年,中國經濟將繼續在今後幾年保持6–6.5%的增速,然後逐漸下滑至5–6%的水平;美國經濟則將以年均3%的速度增長。有人或許會質疑,中國經濟能否在如此長的時間內維持這樣高的平均年增速。世界各國的經驗表明,一個經濟體的實際增長率會隨著人均實際GDP的提高而下降。

圖6_3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圖6.3用散點圖的形式對比了中國、日本和美國的實際GDP增速與人均實際GDP水平的對應關係,顯示隨著人均實際GDP提高,實際GDP的增長率確實在下降。然而該圖同時表明,今天的中國人均實際GDP水平仍相對較低(2017年為9,137美元),仍屬於較低的區間,因此依然可以維持較高的實際GDP增速。當美國的人均實際GDP為40,000–50,000美元時,實際GDP的年均增長率為3.7%。而中國的實際人均GDP水平預計直至2045年才會超過40,000美元(2017年價格)。見後文的圖6.6。

圖6_6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此外,本書第五章已經提到,中國經濟在第一產業部門依然有較多的剩餘勞動力。圖6.4以散點圖的形式展示了部分國家和地區的第一產業的就業佔比與GDP佔比的對應關係。中國的第一產業的就業佔比為27.7%,而GDP佔比僅為8.6%。日本、韓國和台灣在第一產業的GDP佔比與中國相當時,其就業佔比分別為24.7%、17.9%和21.5%。這意味著,中國依然有較多數量的剩餘勞動力可以從第一產業轉移出來,投入生產率更高的第二和第三產業,使中國的實際GDP能繼續維持較高增速。

圖6_4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中國在2017年的單位勞動力的有形資本存量很低,僅為32,248美元(2016年價格),而美國為175,029美元,這表明中國的資本—勞動比還有很大的提升潛力,能促進勞動生產率的提高。此外,中國經濟尚未經歷技術進步或全要素生產率增長的階段。中國經濟也存在顯著的規模經濟。因此,中國在未來數十年內維持5%左右的較高的年均增長率還是有可能的。與今天的美國一樣,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最終會是創新,而不再是有形資本和勞動,但這尚需時日才會發生。

圖6.5展示了對中國和美國的實際GDP的長期預測,表明中國的實際GDP將在2031年趕上美國,約為29.4萬億美元(2017年價格)。到2050年,中國和美國的實際GDP預計將分別達到82萬億美元和51萬億美元。做出這些預測的基礎是目前看來最大的可能性。中國和美國的實際GDP有可能以不同於上述的假設速度增長,但筆者相信,中美兩國的長期平均增長率都不太可能顯著高於這裡的假設值。

圖6.6展示了對中國和美國的人均實際GDP的長期預測,表明中國的增長率雖然明顯更高,但人均實際GDP在未來幾十年內依然會繼續遠遠落後於美國的水平。到2050年,美國的人均實際GDP預計將達到134,000美元(2017年價格),依然是中國(53,000美元)的2.5倍以上。筆者的預測顯示,中國的人均實際GDP直到本世紀末才可能趕上美國。

國際貿易

中國在世界商品和服務貿易中的份額一直在快速提高。若僅考慮商品貿易,中國已成為第一大貿易國。部分原因在於今天的中國已不止是「世界工廠」,還是「世界市場」。表6.1顯示的是,中國和美國在2017年世界商品貿易前20大貿易國的貿易夥伴中的排名情況。

表6_1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中國和美國分別是商品貿易的第一大和第二大貿易國,此外中美互為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在世界前20大貿易國中,中國是其中8個國家的最重要貿易夥伴,包括美國、日本、韓國、印度和俄羅斯;美國則是其中3個國家的最重要貿易夥伴,包括中國、加拿大和墨西哥。在除中美以外的18個國家裡,中國在11個國家/地區的貿易地位超過美國,另外7個國家/地區則是美國超過中國。然而隨著中國開始喪失在輕工製造產品方面的比較優勢,在重工製造品或高級半導體等高技術產品上又尚未確立競爭地位,如今面臨轉型挑戰。美國則依舊是最大的服務貿易國,對全球擁有巨大的服務貿易順差。

相關書摘▶《共贏》:為何中美雙方算出的貿易逆差額不一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共贏: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劉遵義
譯者:余江

貿易戰並不僅關於貿易本身,背後是中美兩個大國在經濟與科技上的長期角力

《共贏: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是第一本全面分析中美貿易戰的歷史背景、現狀、影響及未來的專著。劉遵義教授利用最擅長的經濟學分析工具,以豐富的數據和公允的洞見,將錯綜複雜的貿易戰闡釋得清晰易懂,幫助讀者去偽存真。

作者先從北京與華府在經濟結構、體質、優劣勢與發展方向等角度,回顧衝突的遠近因、前瞻兩國未來競合的影響,還指出,討論競合方向前,必先瞭解兩國對服務與商品貿易數據因估計方法不同而產生差距。兩國政府若能就此達成共識,會發現其實北京與華府的貿易距離沒有想像中那麼巨大。

雖然競爭不容迴避,但兩國領導人必須認清,位於太平洋東西兩岸、全世界前兩大的經濟體與貿易國,互補性也非常高。更何況,中美經貿合作是潛在的正和博弈,透過合作與資源互補(美國的能源、土地、水資源,中國的人力與儲蓄),雙方必有機會實現共贏。雙邊的經濟依存度加深後,就能建立信任、減少衝突。

劉教授最後也警告,貿易戰的衝擊不容忽視。對中國來說,衝擊相對可控,但對股市和人民幣匯率會產生巨大的心理影響。其次,更令人擔憂的是競爭的背後靈:民粹主義、孤立主義和保護主義情緒,不僅已經在美國集結,在全世界也有蠢蠢欲動之勢。事實上,國際貿易能夠創造讓各方都獲利的整體利益,而避免「修昔底德陷阱」,更是北京與華府領導人的共同責任。

對於理解貿易戰的背景、預估未來的經濟趨勢,劉遵義教授的這本新著格外及時且重要。

共贏_立體書封_有書腰
PhotoCredit: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