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獨立紀念日:點燃紀念火炬是「向壓迫者致敬」?

以色列獨立紀念日:點燃紀念火炬是「向壓迫者致敬」?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年的以色列獨立紀念日,政府會在位於耶路撒冷赫茨爾山,舉行盛大的官方慶典。自1950年以來,儀式過程的其中一項高潮,是點燃象徵以色列12支派的12支火炬。一個官方委員會,會負責遴選出十多位傑出人士來擔任這項重責大任。不過歷年來,官方委員會精挑細選後公布的名單,常會招來一些批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每年猶太曆以珥月(Iyar)的第五日、即以色列陣亡將士暨恐攻受害者紀念日(Yom HaZikaron)的後一日,是以色列的獨立紀念日(Yom Ha'atzmaut)。今(2019)年,這個節日落在西曆的5月8日的日落至5月9日的日落。

每年的這一天,以色列政府會在位於耶路撒冷赫茨爾山(Mount Herzl,又名:紀念山)的赫茨爾(Theodor Herzl)墓園,舉行盛大的官方慶典。自1950年以來,儀式過程的其中一項高潮,是點燃象徵以色列12支派的12支火炬。這個儀式象徵陣亡將士紀念日的結束、及獨立紀念日的開端。

每年為了準備這項儀式,在文化暨體育部(Ministry of Culture and Sports)帶領下的官方委員會,會依照年度的主題,負責遴選出十多位傑出人士來擔任這項重責大任。在典禮進行時,每支火炬會由一至三位代表負責點燃。每一位獲得這項殊榮的人士,會在點燃火炬前,進行簡短的發言。這個發言的形式通常是:報告自己的姓名,講述自己是某某人(母親、父親名字)的孩子,簡要的自身背景或職業,自己藉著點燃火炬欲紀念的人物或族群,最後將光榮獻給以色列。

  • 影片註解:在2018年獨立紀念日慶典,點燃火炬的希臘正教神父加百列・那達夫(Gabriel Naddaf);影片開頭介紹他的,是當年的典禮男主持人,演員阿莫斯・塔瑪姆(Amos Tamam)。

今年的年度主題是「向以色列精神致敬」。官方委員會依照這個主題,選出了16位負責點燃火炬的各界人物。其中包括三位母親伊莉絲・伊夫拉奇(Iris Yifrach)、巴特葛琳姆・沙愛兒(Bat-Galim Shaer)、與拉潔兒・弗蘭克爾(Rachelle Frankel),三人在2014年,各有一位當時正值青少年時期的兒子,於位在西岸的古什埃齊翁(Gush Etzion)定居點,遭綁架後被殺害;生命之樹猶太會堂攻擊事件所在地的匹茲堡猶太人聯合會會長傑夫・芬克斯坦(Jeff Finkelstein,註1);在2014年加薩戰爭中受到重傷、自頸部以下癱瘓的以色列國防軍上校沙伊・希曼托夫(Shay Siman-Tov);衣索比亞裔足球員兼社會運動者梅那舍・札爾卡(Menashe Zalka);帕拉林匹克運動會划船選手莫蘭・薩穆艾爾(Moran Samuel);以及以色列精神健康協會(Enosh)會長希菈・哈達斯醫生等人。

官方委員會精挑細選後公布的名單,每年仍會招來一些批評。比如針對今年的名單及主題,在頗受歡迎的以色列英語播客「應許播客」(The Promised Podcast)中,三位主持人就質疑,這次的名單似乎難脫猶太人或以色列歷史的悲情色彩,多數代表們似乎不約而同地有悲戚的過往,入選的女性,也似乎難脫有喪子或喪偶等悲慟經驗。

的確,這項重要的獨立紀念日儀式,歷年來曾引起不少爭議及風波。

2015年,阿拉伯裔女記者露西・阿哈利許(Lucy Aharish)獲選為14位代表其中一位(註2),身為以色列首位阿拉伯裔穆斯林電視新聞播報員,阿哈利許被遴選委員會形容為一位「代表並促進社會多元性,也有益以色列族群共存」的重要人物。但在阿哈利許接受點燃火炬的殊榮後,她受到許多阿拉伯裔及巴勒斯坦人的批評。對巴勒斯坦人來說,以色列歡慶的獨立紀念日是他們的「浩劫日」(Day of the Catastrophe, Yawm an-Nakba,يوم النكبة),一位阿拉伯裔人士在以色列的國慶大典中點燃火炬,等同承認以色列這個被許多巴勒斯坦人視為無正當性的政治體;阿拉伯裔的以色列國會議員巴塞爾・蓋塔斯(Basel Ghattas),就抨擊阿哈利許此舉等同是「向壓迫者致敬」。

  • 影片註解:阿拉伯裔記者露西・阿哈利許在2015以色列獨立紀念日點燃火炬的影片

雖然不見得每一位以色列阿拉伯人,都將以色列獨立紀念日視為自己國族的「浩劫日」,但許多人仍在日常生活中,對他們自己身處的猶太國家感到疏離;阿哈利許主張以色列應該持續地維持「猶太人國家」的立場,也讓不少非猶太人頗有微辭。

同時,阿哈利許在慶典中點燃火炬的這項安排,也招來一些以色列猶太人的抗議,這些反對猶太人與阿拉伯人、或其他非猶太人共存在同一個國家中的人士主張,由阿拉伯人在以色列獨立紀念日慶典負責點燃火炬,抵觸了以色列作為猶太人國家的初衷,因此是相當不恰當的決定。

也有人基於以色列社會現實狀態的原因反對這項決定。資深媒體人亞隆・倫敦(Yaron London)就指出,阿哈利許在以色列社會純屬一個特例,像她這樣在猶太人為多數的電視新聞圈出頭、能流利地操著無口音的希伯來文、且能在猶太人社交圈子如魚得水(註3)的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實為少數,根本缺乏代表性。

AP_194950295747
赫茨爾山的墓園|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另一起有關火炬儀式的爭議發生在2003年,當年,亞美尼亞裔的護士奈歐蜜・拿邦迪安(Naomi Nalbandian)獲選為代表之一。在事先發布的典禮手冊中,拿邦迪安被描述為「1915年亞美尼亞大屠殺受害者後裔」;但對以色列友邦土耳其來說,「亞美尼亞大屠殺」這個字眼挑起土耳其歷史上令政府尷尬、難堪的一頁;畢竟,現今的土耳其政府,承繼當年壓迫亞美尼亞人的鄂圖曼土耳其政府。

最後,以色列政府屈服於來自土耳其的壓力,將2000本典禮手冊銷毀重印。新版手冊中,不見「亞美尼亞大屠殺」的字眼,並將拿邦迪安形容為「受盡患難的亞美尼亞民族女兒」(daughter of the long-suffering Armenian nation)。

有些關於火炬儀式代表的爭議,是政治立場所致。例如,1989年,當有鮮明左傾立場的以色列歌手恰娃・愛柏斯坦(Chava Alberstein)獲選為點燃火炬的代表之一時,部分右派團體強烈反彈,要求政府把這位他們眼中愛國心不足的人士,從名單上剔除。

此外,這個儀式的現場也曾爆發意外的抗議事件。在2011年的以色列獨立紀念日,有位遭哈瑪斯綁架已屆五年、仍生死未卜的以色列士兵吉拉德・沙利特(Gilat Shalit)。當年,吉拉德的兄長艾爾・沙利特(Yoel Shalit)協同女友,以及其他鼓吹政府營救沙利特的人士,在點燃火炬儀式進行時,衝入會場,高舉「吉拉德還活著」的標語(註4);最後是維安人員上前制止,把他們幾人請出場。

基於歷史、文化及社會背景的因素,筆者在此就省略歷年來,其它有些族繁不及備載的火炬儀式爭議。但是本文至此所提到的爭議,顯示以色列社會、甚或每個社會,必然面對的歧義。獨立建國紀念日理當是全國人民共同歡慶的日子,可是國內外不同的族群對於一個國家「建國」的史實不免有分歧的看法。再者,試圖在這個重大的典禮上選出「代表」社會多元群體的人物,也常因為人們對多元、國族等概念的差異,容易產生爭議。

即便是作為猶太人國家的以色列,也不免在這個時代,跟隨國際潮流高唱多元及族群融合的曲調。尤其隨著以色列社會持續因猶太人、甚至少數非猶太人移民的加入,而實際變得更多元的狀況下。但是要實現「多元族群」和平共存在同一個猶太人國家旗幟下的理想,或許還需要更多的時間與跨族群交流。或許在幾十年後,當我們再度省察獨立紀念日的點燃火炬儀式,就可以檢視以色列多元化的進程。

註釋
  • 註1:芬克斯坦也同時是今年點燃火炬典禮中,散居國外猶太人(diaspora Jewry)的代表。
  • 註2:阿哈利許並非首位獲選參加這項儀式的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第一位獲得這項殊榮的,是在1975年,由擔任警察的德魯茲人穆罕辛・德拉許(Muhasin Drash)獲得。
  • 註3:在歷經約四年相當低調的交往後,阿哈利許於2018年主演影集「混亂」(Fauda)的猶太裔男演員查西・哈雷維 (Tzachi Halevy)結婚,兩人結縭的消息一出,在當時還引起一些對異族/異教通婚的熱烈討論。
  • 註4:吉拉德・沙利特在2011年10月,也就是點燃火炬儀式的幾個月後,在以色列政府與哈瑪斯的交換俘虜協議中被釋放。在他遭挾持的5年中,他的家人與社會各界,有不少人都希望以色列政府營救或以人質交換的方式,讓沙利特能被釋放而返家。不過,類似這樣的人質交換,難免在以色列內部引起一些爭議,因為人質交換意味著,一些殺害或攻擊以色列平民而被囚禁在以色列監獄的巴勒斯坦囚犯,將得以重獲自由,因此常引起受害者家屬反彈。幾年前的一部以色列電視影集「戰俘」(Prisoners of War),就是以人質交換為主軸之一的故事;觀賞過美劇「國土安全」(Homeland,又譯:反恐危機)的讀者,或許會知道,這部美國影集,是改編自以色列影集「戰俘」。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謝宇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