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消防員的沉痛告白:執勤12年才換新的消防衣和面罩,還要自己花錢升級裝備

基層消防員的沉痛告白:執勤12年才換新的消防衣和面罩,還要自己花錢升級裝備
Photo Credit: U.S. Air Force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TNL專訪了在消防心論壇以暱稱「火紅眼黑貓」活躍的台北市基層消防員,從他的感嘆告白讓讀者體會我國消防員的處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桃園市新屋區大火,造成6名年輕的消防人員罹難,原本以為是建築坍塌造成的死亡,之後卻發現這六名消防員是因大火而死,使社會更加震驚。

【相關新聞】

事件突顯了基層消防隊員長久以來面對的困境:人力不足、設備不夠、整體消防制度運作不當等等。

到底基層消防員面臨什麼樣的工作環境?TNL專訪了在消防心論壇以暱稱「火紅眼黑貓」活躍的台北市基層消防員,從他的感嘆告白讓讀者體會我國消防員的處境。

(以下為採訪整理)

我來自南部,在台北市當消防員,家裡都是軍公教人員,高中畢業後就面臨抉擇:是要考大學還是要念警專。高中畢業時剛好遇到九二一地震,警消好像很缺人,加上本來對消防員有興趣,家裡又希望我早點自立,所以就選擇念警專。

警專畢業就下到消防隊,到目前擔任消防員12、13年了,警專念的都是理論上的東西,真正實務的練習是在南投的消防署訓練中心半年的時間。下消防隊後還得實習幾個月,但正式上任實務的東西跟所學還是落差很大。

 工時長、勤務多,上班是種煎熬,還會被砍加班費

台北市消防員是工作24小時休息24小時(編按:有許多縣市是工作48小時休息24小時),一個月工作約15、16天。除了正常工作的8小時,另外8小時貢獻出來當義消了,但第三個8小時加班費卻還會被砍。

消防員薪水分基本分三部份:基本薪資、專業加給、超勤津貼(也就是加班費)。我們的工作是加班很多的,但政府常常將超勤津貼省掉,加班費頂多領到一萬七千塊,或者是領到每月加班費以100小時為上限。

有這兩個限制是因為超勤是用基本薪資算的,基本薪資和你的年資有關,年資高的不用加班,高過100小時就達到一萬七千塊了;剛進來的人員基本薪資低,加班超過100小時也達不到一萬七千塊。總之有這兩個限制綁著。

長官的理由是說,第三個8小時是我們休息的時間,所以不算薪水還行,但實際狀況是那8小時我們也要做事啊,突發狀況不確定性太高,常常要起床執行勤務,長官卻說我們在休息狀態,我們也只好悶著。

現在(北市的)火警勤務比較少,但也是會兩、三天就一件(小的)火警,不過這部份是黑數,長官的說法是:這是「服務」案件,不算在火警內。因為上面會有政績壓力,不希望火警數太多,但我們明明在處理火警,卻被說成是「服務」案件,那數據看起來會以為我們消防隊都沒在做事。

其實救護案件是最多的,一個轄區一天就會有10件左右,台北市45個消防分隊,一天救護事件一定超過兩、三百件以上。其實很多救護勤務是濫用的,很多人可能只是肚子痛,很多並不緊急,但叫了救護車,市府站在服務人民的想法,我們還是得去處理。實際上我們自己是覺得大概有5、6成的呼叫是不用救護車、可以自己去醫院的,就是因為這樣我們的勤務會很多。

如果那天勤務真的很多了,我們的精神就會很差,如果一天12、13個救護勤務都集中在同一組人身上,可想而知白天的12小時是一直跑救護,到晚上的12小時就很需要休息,但這12小時卻還有值班、訓練等其他勤務在,一天能休息到4、5小時就很多了,所以上班時間對我們來講就會是很大的煎熬,我們是不希望以這種態度去上班,但老實說真的很累。

人員嚴重不足,每分隊能有4人到火場就不錯了

若以一個20人的分隊而言(一分隊20人是台北市的情況,這是其他地區很羨慕的數字),這20人分兩組,10人上班24小時,另外10人休息,然後隔天輪。這10個人當中,1人值班,2人跑救護,剩下7人裡,其中一個是小隊長加上主管,又少掉3個人,只剩4人是能夠真正為民服務的人,能處理火警最深入的就這4個人,主管當然要去火場,但他們是指揮。

但這是台北市,消防隊人數是很多的了,全台的消防隊有高達6成是在一天上班6人以下。6人中1人值班、2人跑救護,剩下3人能進火場,後面沒支援,因為就剩他們3人,這是很常發生的情況。

有一個變形的作法,就是救護人員也穿消防衣衝進火場,但沒有救護人員在現場,若自己人出事要怎麼處理?沒有後面的人可以支援。

你看這次桃園事件,警消加義消99人左右,但是動員24個分隊,那這樣平均一個分隊出多少人?4人!

這麼少人,對民眾和消防員都是不安全的,平時出救護車、做些服務沒感覺,但發生事情時就會覺得來很少人,現場很多細節要處理。才4個人,手忙腳亂,甚至半個小時才能出水(水線佈好、深入火場,可以放水)。這速度以我們人數來算很正常啊,還要破門,破門要2人,後面還要有1人拿水線戒備,速度快一點破門也要10分鐘左右,如果你的門是高級的、很多鎖,那要15~20分鐘。

這是很殘酷的現實,官方資料你是看不到的。

Photo Credit: TSgt Jeremy Lock CC0
設備不足,當了12年消防員近來才換新消防衣

消防隊設備不足,我自己也沒察覺,就傻傻的衝,直到發生一些比較大的意外事件,消防協會成立後,我才察覺設備真的是問題。

像熱顯像儀這種東西,全台北市才4台,也只有4個分隊可以用而已,他們最近可能會拿出來用。在消防隊有一種令人詬病的習慣,設備會有評比,像軍中的裝檢,所以要維護儀器完好,加上又是新的東西,沒什麼教育訓練,大家又不太會用,這些原因加起來,儀器時常就不去使用、供著就好了,之前我也沒聽說過什麼熱顯像儀這東西,也沒聽說用過。

教育訓練這也是個問題,設備買來和會實際應用是兩回事,需要有經驗的人做教育訓練。甚至儀器買來廠商都沒空教我們,有個說明書給你自己去看,以前是這樣。

消防衣的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五、六年前,在一次演習中,一位同仁穿消防衣進入火燒的屋子裡,出來發現身上的消防衣都在冒煙、碳化掉了,那時候才知道原來消防衣不能那麼接近火場,以前大家都硬衝,以為有那件衣服保護住了,後來才知道消防衣有不同規格,有些可以接觸火焰,有些可以耐熱很久的,有些是不能碰水的…

這就是說缺乏教育訓練,也沒系統的傳授知識,我們自己都不瞭解自己的裝備,就是硬衝,很多知識都是私底下大家聊天才會得知。

我工作12、13年來,前兩年才換一套消防衣,事實上消防衣每半年或一年就要做一次清洗、保養,並全面檢視是否安全,台灣就只是拿進去洗一下,甚至清洗消防衣要專業藥劑,這也是近3年才有,在這之前洗消防衣就是我們自己拿水亂噴或丟洗衣機洗,我後來才知道要在保護的狀態下才能丟洗衣機洗,而且還得用專業藥劑,否則反而是破壞消防衣。

今年我才拿到一個新的面罩,在這之前我用了12年,甚至有學長用20年面罩沒換。面罩也是每半年、一年得檢查一次,但以前從來沒檢查過,都是自己做測試。

自己測試和儀器測試還是有差,若以前有(面罩)漏氣我自己都不會知道,漏氣的話在火場上就會影響消防員的體力、判斷力,長久以來會影響我們的健康。是去年華山分隊小隊長方俊弘事件後,大家才注意到面罩是不是有問題,才知道有一些小細節的東西,以前是能戴上去就好了。

其實政府提供給我們的設備很基礎,有很多好的配備都得自己花錢買來升級,需要自己花錢補強的設備很多很多,像其他縣市就有人自己花錢買面罩、檢測,一個簡單的面罩就要一萬塊,這還只是陽春的。

其實面罩上面還可以加一些設備,但都很貴,不過都是攸關生命安全的東西,像是面罩上面可以安裝發話器,深入火場時可以直接和外面傳達現場狀況,不然以現在的無線對講機,還得把面罩拿下來通話,火場濃煙密佈,拿下面罩很危險,像這種設備就只能私人花錢補強。

消防隊不是全能,應把各專業獨立出來

整個政府把太多的東西丟到我們消防員身上:打火專業、救護專業、山難搜索專業、化學災害處理專業、水域救生、高空醫療,甚至核能輻射意外也要我們處理。這些都是很大的項目,每個項目花畢生精力鑽研也不一定能很強,拿山難搜索而言,當中的繩索就是一個細項專業,也是要花很多時間研究都研究不完的。

消防員中確實有些人接近通才,可以學好幾樣專業並有一定水準在,但絕大多數人不可能做到這樣,會一項、兩項專業就不錯了,沒人敢說自己在個各領域都很強。

所以應該把這些專業領域再次分工,像前幾年在台北市成立安檢隊,把具有消防設備知識的人集合起來去檢查大樓的消防,就是一個作法,但因為安檢隊人少,能檢查到的大樓還是有限,總是會有漏洞。

所以每個專業應該獨立出一個體系,不能全部東西都塞到消防隊來。

Photo Credit: Shenghung Lin @Flickr CC BY 2.0
長官無法深入瞭解基層

其實最大的問題是高層長官無法深入我們(基層)周遭瞭解,當然他們不一定有時間來瞭解,但有一點是,當我們提出需求時,中間的人會把訊息過濾掉,最高層決策者反而收不到基層的訊號。

中間的人為何要把訊息刪掉呢?其實是滿奇怪的問題,我也無解、不知為何。像台北市前消防局長廖茂為,他是一個很想改革的人,但是我們底下人的訊息,感覺他好像被蒙蔽住了,當然他還是做了很多改革,像是我們的消防衣,近幾年一直在大量購買我們的衣服,消防衣的清洗、檢查也慢慢要做出來了,面罩、手套,裝備進步很多。

(相關閱讀:打火英雄的真心告白:「我愛消防隊」 但長官們愛他們嗎?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