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物種》:大自然偏好生物多樣性,那麼,新的人種即將出現了嗎?

《下一個物種》:大自然偏好生物多樣性,那麼,新的人種即將出現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物種形成,也就是所謂的種化(speciation),除了主要的異域種化(allopatric speciation)和同域種化(sympatric speciation)之外,還有邊域種化(peripatric speciation)及鄰域種化(parapatric speciation)兩種變化形式。

希望孩子有聰明的腦袋、合宜的身高或體重,父母的願望就是驅使設計基因(designer gene)的重要推手。這些考量恐怕不只是推動設計基因的主要力量,還推動了設計嬰兒(designer children)的風潮。史丹佛大學的傑克森教授說道:「如果女性能從雜誌末頁的訂購單訂購布萊德.彼特的精子?或者更進一步,如果他們能從型錄上為孩子搭配威爾.史密斯的笑容和喬治.克隆尼的眼睛?人種會因此發生徹底改變。」

如果我們可以改變男性的基因,使他成為一名完美的士兵?哈潘汀這麼說:「中國人經常面不改色地討論這個話題。」打造一名完美的士兵,或者,一個完美的核子物理學家,你說如何?

人體內每一個細胞都蘊含著每個人完整的基因組,換句話說,每一個細胞都有一份你的遺傳藍圖,可以藉此打造一個完整的你。二○○九年,中國科學家成功將小鼠的皮膚細胞轉變為幹細胞,再讓這些幹細胞重新生長、分化,最後成了一隻活生生,可以正常生殖的小鼠。

這隻名喚小小的小鼠從母親的皮膚細胞衍生而來,這件事說明了在理論上,用你的細胞打造出一個你的複製人應該是可行的。記得複製羊桃莉嗎?儘管複製這件事並未得到社會風氣的響應,但各位覺得再過多久,某個人覺得自己實在特別,必須多打造幾個自己的事情就會實現呢?從皮膚細胞複製出一個完整的人、隨心所欲地改變體內器官,都有可能導致新人種大爆發。

心智上傳

關於複製,還有其他不同的做法,將你的心智上傳到資料庫就是其中之一。麻省理工學院的合成神經學家艾德.波伊頓(Ed Boyden),目前正進行人腦造影的研究工作。人腦中有超過一千億個運算元素,艾德設計了一套方法區分腦部的迴路。他利用從藻類中分離而得的物質來活化特定的迴路,並使其發光,藉著觀察發光現象來瞭解小鼠活動四肢、產生視覺、觸覺或嗅覺時,腦子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為了對此有進一步瞭解,我跳上從倫敦前往牛津的高鐵,再坐上繞行牛津校園的計程車,沿途看見我從英國偵探劇集裡看到的那些氣派且莊嚴的古老建築物,最後終於來到位在牛津校園旁邊的人類未來學院(Future of Humanity Institute)。

身高中等、體形苗條且看來自信又睿智的尼克.巴斯騰(Nick Bostrom),在他的辦公室二樓和我碰面,當時他正俯瞰著歷史悠久的牛津城。巴斯騰經常思考人類生存所面臨的各種威脅,試想它們發生的可能性,以及我們該如何應對。他認為,科技發展的速度之快,讓我們根本來不及瞭解科技對人類的危險性。

那是個陰天,我們談論著有關心智上傳的可能性,不過,巴斯騰並未忽略這件事的危險性。他認為,隨著科技加速發展「到了某個時間點,當心智上傳已經可行,或許我們會將人腦轉換成軟體」利用高解析度技術掃描切成薄片的人腦,將所得的資料上傳到電腦裡,巴斯騰認為這樣的未來已經在不遠處。

如此一來,當人類拋去身體,或者身體已經過於衰弱之後,就能把心智上傳到電腦裡儲存起來。「罹患絕症或想要長生不老的人,會是這種科技發展的主要助力」巴斯騰如此說道。他認為,我們的神經架構或許可以存在於電腦裡,但我們的心智有可能「存在現實世界的機器人身上,或是虛擬世界的虛擬人物身上」。

電腦遊戲的世界裡已經有這樣的先例。由舊金山林登實驗室(Linden Lab)開發的《第二人生》(Second Life)是一款 3D線上遊戲,讓玩家可以透過個人電腦和其他玩家產生即時互動體驗。這款遊戲的註冊玩家有數百萬人,玩家們在這個人人生得俊俏美麗的世界裡到處閒晃,或在城堡周邊散步,或在荒島上或其他美侖美奐的 3D環境裡流連,和無數的線上玩家碰面、聊天,甚至發生虛擬的性關係。林登實驗室的報告指出,玩家平均每週花二十小時在這些虛擬環境裡逗留。

巴斯騰認為,一旦社會結構也可以上傳,就有可能把人類的能力畫分為不同區塊,用以執行不同任務。畢竟,花錢雇請數學高手絕對比自己在那兒加減乘除來得更有效率。人工智慧的發展目標之一,就是讓人人都能接觸人類所有的智慧,倘若我們之間全都透過軟體來連結,就能更輕易地達成這般願景,在巴斯騰眼裡看來,人類將因此自然而然地發生特化(specialization)。

一旦人類的專長特化變成標準作業,複製自己也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這麼做可以增加個人的價值和資產。巴斯騰認為,還是會有人喜歡凡事親力親為,好比拾花捻草或編織毛衣的愛好者,但是在不需要這些嗜好的人面前,他們就失去了競爭力。在什麼都能上傳的世界裡,工作之餘要休息放鬆之類的老生常談終究會消失,因為軟體不需要休息。

巴斯騰可以預見,在這樣的世界裡,虛擬生活將分為兩類。其中一類將複製目前的人類價值觀,以幽默感、愛情、玩樂、藝術、性、舞蹈、社交、享受美食等行為來滋潤生活。儘管在人類過去的歷史上,這些行為可能有助於人類適應環境,但巴斯騰想要知道在未來的世界裡,它們是不是也能發揮一樣的功用。「在未來,不間斷的高強度苦差事——單調且重複的工作 或許能夠將人類適性提升至最大程度,這些事情若能對經濟有所改善,大概會為某些產業帶來八位數的成長」巴斯騰如此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