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也好,生氣也可以》:想樹立敵人?那就儘管去侮辱下屬吧

《憤怒也好,生氣也可以》:想樹立敵人?那就儘管去侮辱下屬吧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侮辱的感覺比任何情緒都要來得強烈,因此當我們感到被羞辱時便很難抑制被點燃的怒火。如果侮辱他人的話,與那個人的關係就會跟著瓦解,可以說侮辱是把對方變成敵人的最簡單方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忠憲

樹敵的捷徑是羞辱

這一天是金民俊科長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你現在是在瞧不起我嗎?金科長為什麼不跟我報告一聲,就隨心所欲處理事情呢?」經理不分青紅皂白地大發雷霆。

「我上週已經跟您說了,經理您要我再加強、修改部分內容後,再交給實際執行的部門。因為我看您沒有再說什麼,我以為已經可以了,就馬上交過去了。」

「什麼?憑什麼金科長隨便交過去?你要先給我看過修改的部分,等到我說可以之後你才能交過去呀!你是經理嗎?你是怎麼做事的?」

在怒髮衝冠的經理面前,別說是解釋了,金科長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經理是不久前因獵才顧問介紹而從大企業挖角來,可是他每件業務都要插手,又有所有事都要大鬧一遍的個性,尤其是對待金科長的態度更加嚴重。那是在他聽到金科長很受屬下信任,又是經理職位第一候選人的謠言開始。

「金科長,看來你很會做事也只是謠言而已,也沒有傳說中很會做事啊?你就這點程度嗎?你是覺得領多少薪水、做多少事嗎?如果對這份工作沒興趣的話,要不就去幹別的。」金科長的手指因為心中怒火而輕輕顫抖著,在毫不掩飾、公開批評自己的經理面前,怒火已衝上來了,雖然很想要大吼一聲,但是卻不敢真的做出來。

「是不是該辭職呢?經理一定會一直欺負我,乾脆嗆回去後一走了之?不對,我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能力,也沒有什麼存款,隨隨便便就離開的話,是要怎麼辦?最近就業又非常困難……」一想到自己的處境,羞恥心接著憤怒之後出現。金科長內心像是被龐然大物壓在上面似地很鬱悶,因為自己感到很淒涼悲傷,心情也更加跌到谷底。

公開批評與其說是批評人,其實根本是在侮辱人,當我們被侮辱時,臉會變紅並感到憤怒。尤其是成為被罵的目標又很無力時,壓力會達到了極限,所有人都在場時,經理大聲罵他,更是讓他壓力瞬間加劇。

如果大家沒有在旁邊看的話,就算他被批評,也能馬上就忘的一乾二淨。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一件件地被別人挑自己的錯時,批評就會變成侮辱,聽的人會很憤怒,心中的結也會越來越大。

被人批評自己的不是時,有的時候會威脅到我們的「社會自我」。所謂的社會自我是指,「透過別人的眼睛看待自己的高度」,也可以說是「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對於必須和他人建立關係才能活下去的人類而言,社會自我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社會自我遭到威脅的話,我們會陷入害怕無法獲得他人尊重的恐懼之中。害怕不會被愛、不被認同的不安感會襲捲而來。當我們遭到負面評價時,也會覺得自己像是完全被拒絕般,感到惴惴不安。這時會出現與我們生存受到直接威脅時,一樣的反應,像是攻擊行為,即發洩出憤怒。

侮辱引爆的強烈效應

這天經理又高分貝地大吼,且是在所有部門員工的面前,像這樣遭到公開侮辱時,她內心非常想找個洞鑽進去躲起來。儘管心中怒火逐漸沸騰,但是硬碰硬可能會遭到更強的反擊,忿恨的心情再加上羞恥心,最後眼淚潰堤。她躲到了廁所盡情大哭了,可是內心角落的糾結還是很難解開。

在宣傳室工作的金妍美科長已在公司工作12年了,她在企劃或文書處理上有點不太行,但是與記者們的關係不錯,所以也自認是一名老手。宣傳室包括她在內有4位員工,這天結束晨會後的金科長將企劃案交給經理,企劃案內容是為了活絡公司內部意見,成立公司的內部研討會。

「金科長,你這確定過了嗎?」經理當場質問。

「啊!這個嗎?我再去確定一次。」

「啊!這個?」

「其實是這樣的,我原本想請企劃室去確認,因為之前負責這計畫的人說這些事項都已經確定過了,所以我才沒有再確認一下。」

「呀!那該死的其實、其實,別再給我說這字!」經理大吼要其他員工都離開辦公室。

「你做事總是這種方式!一件事從不好好確認,問什麼都回答『其實是這樣的』。只要一叫你做什麼事,就一定會少掉什麼,或是做錯什麼。在後輩面前都不覺得丟臉嗎?當上科長就這麼做事,是要我怎麼相信你,把事情交給你做?」

就這樣,經理把金科長直屬的李主任叫來:

「李主任,這就由李主任重新做。金科長把事情搞成這樣,李主任你就要辛苦一點了。」

雖然沒有先確認是她的錯,但是經理揪著這樣一個錯誤,在屬下都在的場合公開侮辱她,讓金科長氣壞了。金科長因為對經理很生氣,所以臉都氣紅了,內心鬱悶到心跳加速、呼吸變急促的地步。因為感到嚴重的被瞧不起,所以她在經理面前不敢說話,但是顫抖的心很難靜下來,時間一過去,頭就痛到快裂開似。

侮辱帶有強烈毒性,大腦會明確地區分出偶然和刻意發生的事,當大腦判讀為惡意時,會強烈地反應出來。開車開到一半,聽到惱人的汽車鳴笛警告聲而產生壓力的話,壓力荷爾蒙會持續上升40分鐘左右。可是,如果有車子突然插入,或是後方駕駛開大燈、按喇叭的話,壓力荷爾蒙會分泌更多,也會維持更久。當別人對自己的批評成為壓力時,壓力荷爾蒙會分泌1個小時以上。

侮辱與批評都會對身體健康產生不良影響,例如當自己覺得遭到上司過份批評的上班族,他們罹患心血管疾病的比率,會較常人要高出30%左右。一份針對護理師的調查結果也顯示,如果護理長是會讓下屬感到恐懼,並且很愛批評屬下的人,那麼當護理師在面對護理長時,血壓會上升近10%。同樣,也有研究結果指出,職場內位階低的人,相較位階高的人,患有心血管疾病的風險要高出4倍之多。

果戈里的短篇小說《外套》(The Overcoat)充分展示了侮辱的強烈毒性,主角阿卡基.阿卡基耶維奇是一名謄寫文書的底層官員。某個冬日,他穿了很久的外套不堪歲月的摧殘被磨破了,他下了很大決心買了一件新的外套,但隔天外套卻在路上被搶了。因為那是他省吃儉用,好不容易存錢而買的外套。阿卡基抱著誓死決心要找回它,阿卡基找上了警察局局長和官員,卻遭到了蔑視。聽著阿卡基陳述事發經過的官員打斷了阿卡基的陳情,並要趕走他。

「什麼、什麼,你說什麼?你這什麼亂七八糟的方式?……你知道現在站在你面的人是誰嗎?知道嗎?知道嗎?我在問你話啊!」

不知為何被痛罵一頓的阿卡基像失了魂一樣,搖搖晃晃地離開那地方。他艱辛地穿過暴風雪,好不容易回到了家,他因此得了咽喉炎,持續高燒不退,最後久病纏身去世了。

曾有研究結果指出,人類感受到最強烈的情緒就是侮辱感。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的瑪特.歐騰(Marte Otten)和凱.強納斯(Kai Jonas)教授的團隊,進行了感受到侮辱時的大腦反應測試。研究團隊先將受測者分成3組,讓他們各自閱讀不同的內容後,並要他們去想像那個畫面。內容分別是:

「室友在你不在時,在房間開派對,把房間弄得一團亂」、

「你覺得很有魅力的對象,他也喜歡你」、

「第一次去見在網路上約會的對象,對方卻瞄了自己一眼就轉身離開了」

這些分別是會讓人生氣、感到幸福與被侮辱的情形。

研究團隊藉由監測3組的腦波,測量他們感受到的情緒及情緒強烈程度。結果顯示當他們感到被侮辱會比憤怒要更加負面,同時也比感到幸福要更加強烈。比起憤怒的情況,大腦是更加活躍於處理被人侮辱時的負面情緒。還有,被人侮辱比其他情緒要更能刺激大腦,可見大腦有多麼討厭被人侮辱。

遭到侮辱的人不只內心會受傷,也會因為大腦過度反應而變得容易憤怒。當然,自尊心高低會影響我們對侮辱的敏感度,這也是有時候我們需要遲鈍一點的原因。被侮辱的感覺比任何情緒都要來得強烈,因此當我們感到被羞辱時便很難抑制被點燃的怒火。如果侮辱他人的話,與那個人的關係就會跟著瓦解,可以說侮辱是把對方變成敵人的最簡單方法。

相關書摘 ►《憤怒也好,生氣也可以》:如何處理羨慕與忌妒的情緒?

書籍介紹

《憤怒也好,生氣也可以:不被他人操縱情緒的憤怒使用說明書》,方舟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忠憲
譯者:宋佩芬

大多數的人很容易生氣,卻不熟悉如何處理「憤怒」這種情緒。憤怒的當下,我們真的只是因為「生氣」嗎?這其中往往包含了更多我們忽視的內心需求。當我們理解自我真實的心意,就可以提高情緒的控制能力,進而打造更好的人際關係與更從容的自己。

越生氣越有力量,卻也挾帶風險!人最常接觸的情緒之一就是憤怒,不少人以為好的情緒管理就是不讓自己動怒生氣;但其實憤怒是人類得以存活下來的要件之一,是大腦為了提供我們自我保護的能力,而給予最強而有力的防備與武器。若不了解自我生氣的原因,只是刻意地壓抑,甚至是放任流瀉,都會深深地影響我們的身心。

  • 容易生氣的人,55歲前罹患心臟病的機率,是普通人的3倍。
  • 易怒的人,心肌梗塞的機率是一般人的5倍。
  • 經常生氣免疫力會變弱,罹癌風險也會升高。
  • 遭到上司過分批評的上班族,比起常人,罹患心血管疾病的機率要高出30%。

憤怒是可以調節的,重新找回憤怒的開關主導權憤怒更多時候都反映著我們內心真實的需求與心理狀態。仔細爬梳溢出的憤怒,並透過訓練將之好好拾起,就能將憤怒的能量運用得宜。

(方舟)0AHT0015憤怒也好,生氣也可以:不被他人操縱情緒的憤怒使用說明書-
Photo Credit:方舟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