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軍艦多次行經台海,馬克宏為兩岸帶來何種「歐盟存在感」?

法國軍艦多次行經台海,馬克宏為兩岸帶來何種「歐盟存在感」?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開始嚴肅思考如何在戰略上把亞洲與大洋洲聯繫到法國的整體對外戰略中,當然也看到中國因金融海嘯強勢崛起,以及之後包括東南亞在內的亞洲成為世界經濟成長的重要引擎,這些發展都使法國更進一步考慮建構其亞洲戰略的必要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賴怡忠(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法艦多次行經台海

4月6日一艘法國軍艦葡月號(FS Vendemiaire)經過台灣海峽去參加中國海軍的觀艦式(fleet review),被中方以經過中國內海為由將邀請函收回。美國匿名官員向路透社提到此事,整件事才被外界所知。坊間很多傳言,認為葡月號此次經過台海必然不尋常。由於當事人的法方只對外面說法國每年都會有軍艦經過作為國際水域的台海,只是這件事是被美國軍方「主動」對外宣傳,否則除了台美中法的軍方以外,一般人士不太可能獲知,因此有不少人繪聲繪影地說這與法國的印太戰略,以及法美的印太戰略合作等有關。

法國沒有說錯,葡月號不是近十年來首度通過台海的法國軍艦,而法方過去幾年來已有多次軍艦通過台海,以及航經台灣以東的紀錄。根據法國國防部在2019年出版的「France and Security in the Indo-Pacific」報告中可以發現,法艦葡月號在2015年與2018年都通過台海。因此一個月前的作為絕不是這幾年來葡月號的第一次。

有趣的是,2017年的「聖女貞德任務」(Jeanne d'Arc Mission 2017),其通過台海的規模更大,因為這個任務包括了一艘西北風級兩棲突擊艦(LHD Mistral Class),以及一艘拉法葉級巡防艦。除了法國軍人外,當時還艦載六十名英國皇家海軍、數目不詳的美國海軍陸戰隊,並在途中的不同階段會有一個美國陸戰隊加強連的兵力上艦參與兩棲登陸演習。

而登上這個法國海軍區隊除了英美兩國外,還包括了來自德國、韓國、馬達加斯加、阿爾及利亞、喀麥隆等國的海軍見習軍官,以及來自英國、印尼、喀麥隆、埃及、加拿大、摩洛哥等國的軍官或學生作為特別賓客。因此有可能在2017年當這個區隊執行聖女貞德任務通過台灣海峽時,在這兩艘法艦上曾包括來自美、英、法、德、加、印尼、韓國、埃及、摩洛哥、馬達加斯加、喀麥隆等國的軍官,像是個多國任務的規模。

起碼從2015年就看到法艦行經台海,但當時法國還沒公布具現代意義的印太戰略,且美國也是由歐巴馬(Barack Obama)當政,因此將此次葡月號的台海航行,解釋為是法國發展出新的印太戰略之後的作為,即便無法排除,但仍是有些牽強。美國幫法國宣布可能還有其他原因,只是中國宣稱台海是中國內海,並因此收回對法艦葡月號的觀艦式邀請以作為懲罰,這點同時踩到美、法的底線是無庸置疑的。

2008-2009,法國開始發展蘇伊士運河以東戰略

法國發展印太戰略的濫觴始於2008-2009年,當時法國在吉布地,以及在阿聯的阿布達比的海軍基地先後完成,自此法國從地中海出去,行經蘇伊士運河往南通過紅海,經過吉布地,就可以直接進入印度洋了。這意味著這兩個基地的完成使得法國可以將其在馬達加斯加周邊島嶼,在新喀里多尼亞、以及法屬玻里尼西亞的基地相連結。因為法國在印度洋與南太平洋還有領土,人口也超過二十萬,而法國因為這些領土所得到的領海以及專屬經濟區更是無可數計。據稱法國擁有九百萬平方公里、世界第二大的經濟水域,與法國在印度洋與南太平洋的領土有關。法方人士一直強調,法國就是個印太國家,因為法國在印太區域有領土,也有法國公民居住在此,因此法國有義務要保護他們,不論法國哪一個人上台,這個責任都無法逃避。

為了這個無法逃避的責任,法國在印太區域有超過六千名駐軍。法國在馬達加斯加以南的群島就成立南印度洋區域司令部駐軍兩千(FAZSOI)。也在新喀里多尼亞群島駐軍一千七百名(FANC),也在法屬玻里尼西亞群島有駐軍近一千兩百名(FAPF)。日前經台海的葡月號,其基地就是在法屬新喀里多尼亞群島上。因此法國早在印太區域有一定能力的軍事存在,這點包括日相安倍晉三在2012年上台發表其印太戰略時,也有充分的重視。

2008-2009年法國在吉布地與阿布達比基地的建造完成,使得法國可以通過蘇伊士運河有機的把法國在印度洋與南太平洋的基地連結。一方面有助於法國保護其僑民的能力,同時也讓法國開始嚴肅思考如何在戰略上把亞洲與大洋洲聯繫到法國的整體對外戰略中,當然那時候也看到中國因金融海嘯強勢崛起,以及之後包括東南亞在內的亞洲成為世界經濟成長的重要引擎,這些發展都使法國更進一步考慮建構其亞洲戰略的必要性。

順著這個勢頭,法國在2013年發佈其《國防與安全戰略白皮書》(White Paper on Defense and National Security, 2013),開始提到亞洲-太平洋區域對法國國家安全與戰略的重要性。接著法國防部在2016年發佈其《亞太區域的法國與安全》(France and Security in the Asia-Pacific)報告書,明確提到法國對安全議題在亞太區域的著重點。三年後法國國防部更進一步把這份報告書改為《印太區域的法國與安全》(France and Security in the Indo-Pacific),算是直接讓法國(國防部)直接與印太戰略掛起來。這個命名自然有與美國相互呼應的味道。

但總體來說,法國因其地理條件的限制,基本是以「蘇伊士運河以東」的方式來理解與發展法國的亞太/印太戰略。雖然在外交上與日本有積極發展,但資源與操作還是放在印度洋與南太平洋等法國有領土,以及有駐軍與資源的地方。而現在法國印太戰略的資源配置與主要的國際合作對象,是印度(印度洋)與澳洲(南太平洋),這兩國剛好也是法國在此區域賣武器的兩大重點地區。

法國軍艦葡月號
葡月號|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馬克宏上台改變對中扈從態度

法國雖從2013年發表其《國防與安全戰略白皮書》,明確的重視亞太,但法國當時的亞洲政策還是被其對中國的視野支配。某種程度來說,就是把亞洲分為「中國以及其他地區」。過去在日本相對強盛時,有些法國人對日本很有興趣,但日本還算不上是法國的戰略夥伴,2008-2013年法國積極與中國發展關係,經濟是主要考慮。即便期間會對人權議題發表意見,但在中國強力施壓下,往往會使法國採取相對忍讓的態度。

當時法國菁英有個類似日本在1999-2001年期間與美中保持等距關係的想法。2013年8月法國總理還說中國不是擴張性政權。並在2014年1月對著法國議會說法國無須在中、俄、日中做選擇。

但這個態度出現變化。法國與日本在2014年建立2+2對話是個重要起始點。法國現在與印度有三個聯合軍演,還與印度建立法國在印太區域的第三個「資訊匯合中心」(Information Fusion Center,前兩個在馬達加斯加與新加坡),法國也是日前被降格或取消的美韓「乙支自由衛士演習」的成員,與美澳紐建立四方對話,現在法國於印度洋以及南太平洋也有相對高含量的軍事巡弋。

這些變化雖在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上台前就已經有些徵兆,但馬克宏上任後對中國明顯採取更強硬的態勢,是不爭的事實。馬克宏在擔任前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的經濟部長時,就對中國華為以及其他中國電通等產品採取高度警戒的態勢。這是法國相對於其他歐洲國家至今對華為威脅受影響相對較少的原因之一。馬克宏總統也比較強調價值外交,以及要發展出一個全球範圍的民主鞏固策略。歐盟現在對中國採取較為強勢的應對策略,不能說沒有馬克宏的強勢說服與積極主導態度的影響。

在南海議題日益火熱後,我們看到美艦進入南海執行自由航行任務,但這個航行任務事實上也有包括法國的參與。2016年月6法國國防長在香格里拉對話就提到,法國一年在南海會有三次或是以上的自由航行任務,那還是在中國反對國際海洋法庭的國際裁決之前。法國在2018年香格里拉對話就說其南海自由航行任務有五次(這句話讓之後發言的英國參謀總長強調英國再度擊敗法國,因為英國是比法國多一次)。

總而言之,法國在馬克宏上台後採取對中更為強勢的態度,包括在自由航行任務上,都有持續前往南海與台海的蹤跡,但南海還是法國在東亞執行自由航行任務的重點。法國的區域合作夥伴,特別是其蘇伊士運河以東策略,主要是與阿聯、印度與澳洲。而法國與日本也開展了二加二對話,與越南關係也在加強。

不要看法艦是否參與台海或是南海,而是法國會帶來什麼歐盟存在感

現在因法艦通過台海之故,坊間有不少人將重點放在討論法國的印太戰略。這點固然OK,但如果看到這幾年有多次法艦通過台海,以及台灣東海岸,以及美法均將這個區域視為國際水域,法艦通過自屬正常。但從「聖女貞德任務」的多國作業本質,以及馬克宏力圖振興歐盟對外安全與外交政策的做法來看,可能要問的問題就不是未來是否會有法艦通過台海,而是法艦的台海周邊任務,會帶來什麼樣的歐盟存在感。

馬克宏上任後無論是其在推歐盟軍隊,或是在歐盟軍事能力建構上的「永久合作架構」(PECSO)倡議等,無論是哪種作為都引起千堆雪。當承擔歐盟一半軍事任務的英國可能脫歐而帶來更多不確定感後,形式上更弱化的歐盟會使強勢會員國的說話更大聲,當梅克爾有可能退出德國總理之際,未來幾年出現法國強力引導歐盟局面的可能性會大增。

更重要的是,因為馬克宏推的是實質進行歐盟軍力、軍令與軍備的整合與提升,而以過去法國在南海盡量採用多國任務的方式處理來看(例如以丹麥直升機載德國軍官停到法艦上),未來在台海周邊當看到法國軍艦時,可能其上會有其他歐洲國家,甚至是亞洲國家的軍官,使這個表面上好像是法國的單方作業,但實質上可能是歐盟,甚至是北約會員國直接參與的任務。即便其能力有限,使其象徵性高於實質能力的介入,但這個發展對於台海安全情勢卻會有更潛在的重大影響。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