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和豆漿深入內蒙:我在二連浩特看見中國邊境貿易的縮影

永和豆漿深入內蒙:我在二連浩特看見中國邊境貿易的縮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觀察中國對蒙政策,其實頗有連貫性,2014年8月習近平訪問蒙古,同年8月21日中蒙跨境購物網站「城市商店」運行,以跨境電子商務型式進入蒙古一億美元規模的網路零售市場。中國積極搶佔蒙古市場,牢牢地讓蒙古搭上中國「發展列車」之意圖明顯,邊境貿易更是足以切入市場的突破口。

二連浩特,位於內蒙古的一座蕞爾小城,卻是中國與蒙古國間最重要的邊境口岸。出於喜愛邊境風光,此地也納入我內蒙古行程之一,更因旅途中的陰錯陽差,足足在當地漫遊四天,原本是旅人的遊覽逐漸轉為融入當地,隨著時間緩慢流逝,意外對二連的印象深刻起來。

台式早餐深入內蒙古邊境

首度踏足內蒙古,採取自北京搭乘臥鋪巴士夜行方式,於清晨抵達二連國際車站。出入蒙古國的班車同樣在此匯集,帶來許多寬面細眼,身形壯碩的蒙古漢子與濃妝豐腴的蒙古姑娘。迅速解決住宿後開始尋覓早餐,沒想到車站附近有間「台灣永和豆漿大王」,光憑台灣二字我便毫不猶豫地捧場,店家樣式繁多,路線與台灣不盡相同,但口味可以,份量比台灣還大,眼見食客多是蒙古國來的大叔大媽,真難想像台灣的早點飲食也得以征服蒙古人的味蕾。

臺灣永和豆漿大王
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飽餐後展開城市探險,二連市區不大,鬧區不在長途車站附近,需向南走過圓環。而「二連浩特」為蒙語音譯,「浩特」為城市之意,因城東北有巨大鹽池,遠望煙波繚繞,常現斑斕海市蜃樓,真有大湖景觀,其實卻是粒粒白鹽的荒原。蒙語描繪此景即為「二連」,因此二連浩特是座斑斕之城,與多數台灣人對塞外風光的直接聯想有些差距,況且內蒙古發展多年,都市化發達,即便是二連這樣的邊境小城,亦設置飛航國際線的國際機場,擁有粗具規模的市容,並非盡是草原,恰反映出內蒙古的多變地貌。

由於時間充裕,前兩天便徒步走訪城市,直接貼近當地生活,二連的大型建築如車站、飯店等多是俄式風格,頂上三角錐搭配大時鐘,主建築乳白淡雅,格局雷同,矗立於街道兩旁,包裹住內裡的磚瓦平房,有種共產主義遺緒的味道。四處的招牌中蒙文並呈,途中還發現蒙醫診所,代表蒙古自成體系的傳統醫學。

二連的街道名除中國常用的新華、前進外,同樣保有蒙古詞彙,既有察哈爾街、肯特街,還有成吉思汗大街。二連的路面則寬敞乾淨,常見滿載貨物的吉普車呼嘯而過,提醒我不忘促進當地經濟,中蒙俄交易市場人潮雖不多,但販售多項蒙俄商品,顯現出二連邊城特性。二連的超市更匯集內蒙古商品,貨色齊全,並販賣俄羅斯巧克力、蒙古馬肉或牛肉乾、羊奶片、羊奶糖等,便宜好買,相當推薦。

二連國際汽車站
二連國際汽車站|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中國邊境貿易的縮影

二連浩特的發展其實是中國邊境貿易的縮影,二連擁有好幾座大型商場,如義烏商貿城等,一踏進去,迎面而來就是手拿人民幣,操蒙語意欲地下換匯的民間人士,並且不只一位,有興趣者還能比價,顯示蒙古國赴此採購的人數之多。而商場店鋪也是五花八門,但仍以中國製的平價生活所需用品比例最高,商城內更是人聲鼎沸,蒙文招牌遠大於中文,原來二連鄰近蒙古國店境城市扎門烏德市,蒙古男女老少客商,紛紛跨境而來,大包小包選購生活用品、服飾衣物、甚至連家電都一網打盡,商城外俄式中古吉普車排排停妥,一車車運回蒙古國,公路口岸上絡繹不絕,盡是蒙古車隊。

除發展邊貿外,位處蒙古高原的邊境旅遊也是二連的指標產業,二連因地處乾旱,地貌破壞不大,保存許多恐龍化石,成為知名的「恐龍之鄉」,「二連盆地白堊紀恐龍國家地質公園地圖」便是知名景點;其次是伊林驛站博物館,介紹二連本身的歷史,二連是過去張庫大道(張家口至庫倫)的必經驛站,堪稱北方絲路的要道,商隊在此交往頻繁、駝商眾多;三是戶外恐龍造景,逼真的恐龍實體模型、恐龍化石模型、恐龍形狀大型地標遍布郊區,大小恐龍在此奔馳追逐,營造出恐龍出沒的神奇景觀。

二連盆地白堊紀恐龍國家地質公園入口
二連盆地白堊紀恐龍國家地質公園入口|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蒙古國邊境小城扎門烏德的謀生之道

二連尚有中國與蒙古國專門簽訂的「蒙古國邊境旅遊」,招攬中國遊客赴蒙古國邊城扎門烏德一日遊。一日遊行程其實頗為陽春,於入境蒙古國後,最重要的景點是扎門烏德火車站,為西方哥德式建築,其他便是規模小巧的藏傳佛教寺廟,中午則至蒙古西餐館品嘗蒙式西餐,算是「沾醬油」的蒙古旅遊。

而扎門烏德意為「道路之門」,乃中蒙間最大的鐵公路口岸。蒙古政府已通過「扎門烏德自由貿易區法」,甚至特許經營博彩業。一座蒙古邊境小城,得以受到蒙古政府的重視,無非是考量邊境貿易的興盛,中國也因扎門烏德市的重要性,於2014年7月時正式設立駐蒙古國扎門烏德總領館。憑藉中國觀光客驚人的消費力,蒙古邊境小城儼然仰賴中國維生。

再就蒙古國角度來看,蒙古2012年實施《戰略性經營領域外國投資協調法》,嚴重打擊投資者信心,出現外來投資顯著下滑、通膨飆升、失業率居高不下、外債節節上升、外匯儲備見底等問題,困擾蒙古經濟的長期發展。因此借助鄰國中國與俄羅斯開發天然氣、煤炭和銅等礦物資源,並藉由中國港口外銷全球便成為蒙古政府施政的重心。事實上中國連續多年位居蒙古最大貿易夥伴以及投資來源國,而蒙古包含煤礦與銅礦等90%以上的產品亦出口中國市場,邊境口岸與邊境貿易同樣是其中重要一環。

中國「一帶一路」的突破口:邊境貿易

而觀察中國對蒙政策,其實頗有連貫性,2014年8月習近平訪問蒙古,同年8月21日中蒙跨境購物網站「城市商店」運行,以跨境電子商務型式進入蒙古一億美元規模的網路零售市場。2019年蒙古國總統巴特圖勒嘎4月訪問中國並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積極搶佔蒙古市場,牢牢地讓蒙古搭上中國「發展列車」之意圖明顯,邊境貿易更是足以切入市場的突破口。

綜上所述,中國「一帶一路」雖說的確是志在貫通歐亞,將中國製商品打入中東歐,深入印度洋等地,但其實因中國漫長的邊境線,加上陸上諸鄰國多半不振的製造業,中國便宜又大碗的商品得以成功滿足其需求,拿下其市場。以內蒙古二連浩特與滿州里對蒙古國、俄羅斯的邊境貿易來看便是如此,於中亞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等地,類似狀況更層出不窮。透過中蒙間發達的邊境貿易,走細水長流模式,中國目標讓中國製商品充斥鄰邦市場,讓「貨出去,人進來,內蒙發大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