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口中的「自經區」是對誰開門?真能發大財嗎?

韓國瑜口中的「自經區」是對誰開門?真能發大財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未來真設立自經區,在內也該維持目前現有對中國的限制,參考國外先例有效去防範自經區的負面效果,而非只是一味的懼怕自經區,這樣才是上策。

文:Leo Chu

近日高雄市長韓國瑜拋出「高雄應設自經區」之主張,欲以此達成「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目標,孰料此主張猶如一顆政壇的震撼彈,引發各界熱烈討論。討論的同時,各種去脈絡化的言論亦紛紛冒出,實是混淆視聽。

本文旨在以筆者淺薄的學識,淺談何謂自經區、自經區的設立目的、預期效果、眾人擔心的負面效果等,不直接評價自經區的好壞,更非為政治人物護航。

自經區究竟是甚麼?

自經區的全稱應作「自由經濟示範區」,自經區即「在特定區域之內,減免租稅,施以優惠措施,降低關稅暨非關稅貿易障礙,輔以法規維持貿易秩序及品質,達成特定區域內的貿易自由化」,而在此區域之內的國家皆須遵守自經區的規範,甚或可將本國法規納入其中。

自經區的形成方式至少有三種,一是藉由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FTA),將兩個或以上締約國直接變成對其他締約國的自經區,最著名的例子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加拿大、美國及墨西哥即因此協定,成為大型的自經區;二是國家將特定區域劃為自經區,開放各國前來投資、貿易,亦可對特定國家予以限制,形成地域性的貿易區,例如韓國的仁川自由經濟區;三是簽訂多邊的區域貿易協定(Regional Trade Agreement),形成一個巨型的自經區,例如CPTPP、RCEP等。

從日前韓國瑜的說法及地方政府的權限來看,他的主張應較偏向上述第二種,因地方政府不可能單獨去跟其他國家簽訂FTA,或者是獨自努力找尋進入RTA的機會,那已遠超過地方政府的權限,故將特定區域劃為自經區是較為可能的做法。

AP_1806772594786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自經區一定要有?有它要幹嘛?

事實上,自經區應可視作自由化的試金石,若欲得知或預期全面自由化後的情況,推動特定區域的自由化是可行的。比起幾乎開放的FTA、RTA(且衝擊幾乎不可逆),特定區域的自由化於施行一段時間後,其取得的成果(不論正、負)可被用以推測全面自由化後的可能,亦可降低特定產業受到的衝擊,因只局限於該自經區之內,衝擊難以擴散出去,後續可再調整自由化政策。反之,若成果正面,則可考慮在其他區域試行,擴大自由化的效益。

一般來說,自經區的預期效果大致有以下:

1. 開放市場,吸引投資

自經區的開放,能在鬆綁法規、租稅優惠等優惠措施之下,提高外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投資的意願。對於外資而言,越是管制嚴格的地方,它們越不想去,可運用自經區的開放吸引它們前來投資,促進當地發展。外資之於國家或地方的效果,乃是其帶著資金前來設立公司、工廠或其它相關分支,除了帶著母國的人才、幹部等前來以外,為了營運,其會招聘本國員工,創造就業機會;倘為製造業,亦須同本國在地的業者合作,深化產業合作而有技術交流。依據不同的產業,有不同的效果,重要的是,外資之於國家、地方有如活水。

2. 活化地方,促進人員、商品與資金的自由流動

開放自經區,意味著人員、商品與資金能在幾乎不受到限制的條件下,自由於該地區流動,活水流通以活化地方。

3. 銜接全球

自經區是一種「主動式」的自由化,由自身主動做起,至少在法規面與國際接軌。重要的是,不無可能銜接上全球產業供應鏈,若能成為供應鏈當中重要的一環,日後於國際競爭中,能夠擁有優於或至少與他國同等的競爭地位。

綜合前述,至少可以確定的是,自經區確實有益於經濟發展的效果,至於要不要有自經區,留待睿智的讀者們自主判斷。

貨櫃碼頭_高雄港_Cijin Dock at Kaohsiung Container Terminal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應防範自經區的負面效果

依照目前廣大網友們對自經區的質疑,大概不離:「大陸劣質原物料進來,不需檢驗,便能濫竽充數!」、「Made in China變成Made in Taiwan,重傷MIT商譽!」、「開放中資,是在幫助中共統戰台灣!」筆者看過的網友留言,已總結成前述那樣。

確實,自經區如果沒有做好應有的防範,容易有負面效果,此點毋庸置疑,但有可能造成負面效果的國家卻不限於中國。

自經區的開放對象是每一個國家,不限於只對特定國家開放,只要有意願投資,一視同仁歡迎,也必須遵守自經區及台灣法規的規範。此外每一樣進入自經區的原物料仍然需要依照台灣的檢驗法規,予以嚴格的檢驗,而在設立自經區的同時,亦必須防範產品僅是轉運台灣,並未進行加工加值,只是取得台灣產地證明後再出口的可能性。就此,政府應落實台灣的原產地規範,甚至制定更為嚴格的標準,防堵有任何外資試著「走後門」的可能,更防堵有任何外資的不良作為傷害台灣。

基於國家安全跟特殊考量,若未來果真設立自經區,在自經區內對中國維持目前現有的限制,或未來可考慮小幅彈性開放,或再依當時情況而定,有論者認為並無不可(筆者也贊成)。

故不應懼怕自經區的負面效果,而是應防範自經區的負面效果才是上策。

自經區於國際並非新概念,除了前述舉的大型自經區例子外,已設立偏向地域性的自經區者有香港、新加坡、巴拿馬、丹麥的哥本哈根、瑞典的斯德哥爾摩、波蘭的格但斯克(Gdańsk)、美國的紐約和洛杉磯等,諸多自經區例子可供參考。然,自經區也同時附隨著正面及負面效果,參考國外例子,審慎防範負面效果,若有正面效果則予以擴大,才是政府應做之事。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