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醫療奇蹟》:家人不能向瀕死的病人傳遞「不要死」的訊息

《愛的醫療奇蹟》:家人不能向瀕死的病人傳遞「不要死」的訊息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家人和朋友必須分享愛與悲傷,但要讓瀕死的病人知道他們還是能夠好好活下去。也就是說,家人不能向瀕死的病人傳遞「不要死」的訊息。病人要接受的是家人朋友的愛與支持,並知道他所愛的人會因為擁有許多的愛,能好好活下去。瀕死病人往往能展現出生命的可貴,即使是在即將失去生命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伯尼.西格爾

安詳離世

例外的病人讓我知道,對於自己的死亡,其實我們能夠控制的部分非常多。即使是最近大規模針對數千名死亡案例的統計研究,也顯示近乎一半的人是在生日後的3個月內過世,只有8%的人會在生日前3個月內過世。

這並不代表我們可以想活多久就活多久,而是當我們準備好了,就可以面對死亡。最明顯的證據就是人們在醫院過世的時間,大部分的人都會在凌晨過後死去,這是急救人員在休息,家屬也離開或睡著的時候。這樣的離開不受干擾,也不會有罪惡感。

我們所有人,尤其是那些生了嚴重的病或是創傷的人,一直都在生命的獎賞與「生命的代價」之間取得平衡。

有名病人跟我說,只要她每天有5分鐘覺得很舒服,就會努力活下去。死亡的痛苦與恐懼主要是來自還沒了結的衝突,還有不想讓家人「失望」。我們可以學習把每一天當成一個單位來活,做應該做的事,付出並接受愛。如此一來,不管什麼時候將死,都已經做好準備。有名病人告訴我:「死亡不是最糟的事,沒有愛的生活才更糟。」只要習慣了每一天好好的活著,就能善用24小時去達成重要的目標。

這種延緩可以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有一次我用這個話題來鼓勵一名得了乳癌的護理師梅蘭妮。她說:「你不用跟我說這個。在我16歲的時候,有一天我媽回家告訴我們:『女兒們,醫師說我得了白血病,而且活不過一年。不過,除非妳們都結婚成家了,不然我不會死。』」8年後她參加了最小的女兒的婚禮。

我見證了很多次,那些學會如何完整去愛的人離世的過程。這是一種沒有痛苦、平靜安詳的放手,幾乎不會拖太久。然而,只有在兩種條件下,才能產生這樣平靜的離世:必須有人告訴醫師何時停止急救,摯愛的家人朋友必須告訴病人他可以離開了。

放手

家人和朋友必須分享愛與悲傷,但要讓瀕死的病人知道他們還是能夠好好活下去。也就是說,家人不能向瀕死的病人傳遞「不要死」的訊息。

病人要接受的是家人朋友的愛與支持,並知道他所愛的人會因為擁有許多的愛,能好好活下去。瀕死病人往往能展現出生命的可貴,即使是在即將失去生命時。

我現在覺得,就算是死亡也是一種療癒的形式。病人的身體疲累痠痛,但他們和自己與摯愛的家人朋友之間了無遺憾的話,就可以選擇死亡做為他們的下一個療程。他們不會感覺到痛苦,因為生命裡沒有衝突,非常詳和舒適。通常這時候,病人會「迴光返照」,繼續活著一陣子,因為在這麼平靜的狀態下,的確會出現一些療癒的效果。但當他們的離世,其實是自己選擇離開身體,因為他們無法再用這樣的身體去愛了。

我的父親告訴我,我的祖父在91歲的時候囑咐家人說:「把我的朋友叫來,再給我一瓶杜松子酒。我今天晚上要死。」為了讓他開心,家人照著他的話做了。那天晚上聚會過後,他走上樓躺下,然後就過世了。

我們每個人都擁有這樣的選擇。可能在我選擇活下去的時候,有人會選擇要死,但這都是端看我們需要去完成什麼,還有多少愛需要我們去付出。死亡不再是一種失敗,而是自然的選擇。同時,因為我將自己重新定義成治療師與導師,我能夠參與這樣的選擇,幫助病人努力活下去,直到他們過世。我們必須了解,人們不是正在活或正在死,他們不是活著就是死了。給他貼一個末期的標籤,其實就是覺得他已經死了。這是錯的。如果還活著,就可以用愛、歡笑與生存來參與這個世界。

如果四肢癱瘓的病人決定要死,我會讓他去跟另一個四肢癱瘓的人學畫畫一個月。這位老師可以用嘴叼著畫筆畫出美麗絕倫的畫。

有位老先生從樓梯上跌下來,昏迷送到了醫院。他與妻子結縭超過了60載,隔天妻子便心臟病發,被送到同一家醫院。丈夫昏迷,妻子戴呼吸器,兩個人不在同一層樓的病房。我跟實習醫師說,最好讓他們互相知道對方的狀況,因為很明顯他們現在無法直接溝通。我說:「如果其中一位過世了,另一位應該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實習醫師都覺得這樣有點毛骨悚然,所以我只好自己到兩位病人耳邊輕聲告訴他們對方的狀況。

第二天我來到醫院,實習醫師說:「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我說:「不知道,怎麼了?」他說:「史密斯先生過世了,我拿起電話打給門診的實習醫師,想問最親近的家屬電話,也就是史密斯先生的姪女。那邊的實習醫師說:『怪了,我正在找這個電話,你也需要嗎?』史密斯先生剛過世,那邊的實習醫師也說史密斯太太剛過世,太太在先生走後5分鐘也走了。」真是紳士啊,他過世的時候也接了妻子,兩人一起離開。

可以放鬆並享受死亡

若是沒有把感覺表達出來,心裡衝突無法解決,活著只是為了不讓別人難過的情況下,就會出現拖拖拉拉的活死人現象。

如果瀕死的病人接收到「不要死」的訊息,很可能就會變得如此,因為會覺得死亡代表失敗,是一種必須在醫師和摯愛的家人朋友都不在場時才可以偷偷做的事情。

人們與自己和他人和解之後,死亡就變得無所謂了。我的一名病人甚至說:「可以放鬆並享受死亡。」但矛盾的是,艾勒伯克博士發現,這種完全的接納可能會帶來療癒的效果。

薇樂莉的狀況可以說明,那時我感覺到薇樂莉可能在48小時內就會過世,因為她的丈夫不願意接受這個狀況,所以我決定把他們的家人聚集起來。週二晚上我對她的丈夫說明之後,建議他把女兒們從學校裡叫回來。他說好。

週三晚上,薇樂莉和我聊到她的丈夫。「你知道你離開之後,他跟我說什麼嗎?他說:『我不要妳死,我不要妳死。』」

我問她:「這輩子妳為自己做過什麼事嗎?」

「沒有。」

「那麼走了也是很剛好的事。」我說:「不過,在妳離去之前,我希望妳能導正自己與丈夫之間的關係。」

當晚我又回到病房。薇樂莉還沒睡,她指著站在窗邊的丈夫說:「我剛剛跟他講了幾件事,有些事他不想聽。」

週四早上,薇樂莉看起來神清氣爽。她說:「我有兩個問題。為什麼我會覺得充滿能量?是從哪裡來的?還有,為什麼現在我病房裡這麼多護理師?」

我告訴她:「護理師到妳的病房是因為妳現在已脫離了瀕死狀況。而能量是來自妳和丈夫間的衝突已經解決了。我不知道會不會發生奇蹟,不過我想妳可以準備出院回家了。」

「這樣有點讓人害怕。」她說:「我以為我今天應該會死!」

書籍介紹

《愛的醫療奇蹟:從「不治而癒」的重症患者身上看到不可思議的療癒能量》,柿子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伯尼.西格爾
譯者:徐曉珮

為什麼接受搶救的病人反而拯救了醫生?為什麼準備死亡的步驟可能引發生機?為什麼醫生即使在病人臨終前都要抱持希望?全球知名醫學倫理及身心靈療癒先驅告訴你:研究證實,愛的療癒力量超乎你的想像。擁抱痛苦,放掉失敗與責難,你將找到愛與自癒的能力!

醫師與護理人員:這本書所提供的策略,是醫學院訓練中沒有教授的技巧,絕對是你長久以來應該具備的。重大疾症患者:本書所說的改變可能會救你一命,或是讓你的存活時間超出醫學的預期。照護者們:一旦明瞭愛的療癒科學力量,你與患者都將從疾病的桎梏中獲得解脫,進而重現生命的美好。

smile62-72DPI
Photo redit:柿子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