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一閃神就會打死父親,造就鈴木一朗「非生即死」的打擊訓練

稍一閃神就會打死父親,造就鈴木一朗「非生即死」的打擊訓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鈴木一朗在剛進MLB時表現不佳,在一場比賽中,水手隊教練Piniella質疑一朗到底能不能把球打到右外野。而下一個打數,一朗就把球夯出右外野全壘打牆外。對一朗來說,心隨意轉地操控球棒,來自父親鈴木宣之從他小時候就展開的嚴苛訓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尤金

如何形容鈴木一朗心隨意轉的揮棒藝術?我常會想到1996年美日職棒明星賽的這一幕:

操控球棒的魔術師

1994年,一朗在日職大放異彩,打擊率.385締造太平洋聯盟史上最高紀錄,單季210支安打則是日職新紀錄,但因為大聯盟球員罷工的關係,導致當年度美日職棒明星賽停辦。所以兩年後,1996年,就成為一朗首度與大聯盟球星正面對決的機會。

一朗在這個系列賽的8場比賽11個打數7支安打,聲勢如日中天。但為什麼特別提到與Pedro Martinez的這一幕?後來一朗在加盟水手的前一年,2000年2月,說出了心裡話:

我渴望對決所有大聯盟投手,但最期待的還是Pedro Martinez。他是1996年美日明星賽中大聯盟明星隊訪日的成員,當時他還沒成為超級巨星。我很渴望去看看這幾年他進步了多少,而我在面對他時,自己又進步了多少。

確實如一朗所言,當年Pedro才24歲,效力博覽會拿下13勝10敗、防禦率3.70,生涯首度入選明星賽,也是他拿下國聯防禦率王(1.90)的前一年。看看一朗這支中間方向強勁滾地安打,除了熟悉的鐘擺打法之外,面對Pedro帶有侵略與擠壓意味的內角偏高速球,一朗依舊能在略微縮起手臂的情況下,精準咬中球心。影片後段、從側面拍攝的慢動作畫面,將一朗心隨意轉的打擊技巧展露無遺。

下面這段影片則是在一朗加盟水手之後,日本節目的特別企劃。節目請到「大魔神」佐佐木主浩擔任餵球投手,然後用各種角度的攝影機及重疊影像來分析一朗的全方位打擊技巧:

面對各種進壘點的來球,一朗都能順勢或推或拉,將球擊往三個外野的方向。最有趣的是從影片第25秒開始,佐佐木主浩指著斜後方的攝影機,問一朗能不能準確命中,一朗在第一時間「哈哈哈」開朗地笑了,感覺這就是個不可能的綜藝梗啊!

結果呢?一朗一擊命中!

從小在神戶市郊長大,一朗和父親都是中日龍球迷,但很顯然一朗的打擊機制受到前巨人左打名將筱塚和典的影響很大。過去筱塚特別是在打擊低潮的時候,他會進行下列特訓:先將來球連續推打到左外野,接著打向中外野,最後拉打到右外野。

筱塚的打擊機制不僅激發了一朗的「鐘擺打法」,似乎也影響他的打擊練習模式。下面這個小故事,正足以說明一朗對於操控球棒的過人能力。

「非生即死」的打擊訓練

2001年開季前,水手重金砸下超過2,700萬美元(三年1400萬美元合約,加上1312萬美元讓渡費)簽下鈴木一朗。雖然兩年前一朗曾經以歐力士球員的身分參加水手春訓,但當時因食物中毒而縮短行程,所以水手教練團和球員沒人摸得清他的底細。

當時水手球團呈現一種詭譎的氣氛:教練團焦慮,隊友質疑,而一朗則背負著大聯盟史上第一位日本野手的壓力,還要面對亦步亦趨的龐大日本媒體採訪團。

在仙人掌聯盟(Cactus League)熱身賽開打之後,一朗的表現讓人失望透了,左打的他只是將球軟弱地推打向左外野,一次又一次。不僅教練團焦慮,連隊友也看不下去了。 水手隊友、中繼投手Jeff Nelson回憶說:

當時每個人都抱持著懷疑,因為一朗在春訓一事無成。每個人都在想:「這傢伙根本一敗塗地。」

先發投手Aaron Sele則說:

每個人心裡都在想,我們怎麼會簽了一個布袋戲人偶回來。他還一再告訴Lou(水手教練)「我有我的計畫」、「我有我的計畫」。

最後教練Lou Piniella受不了,攤牌的時候到了。在一場比賽進行中,Piniella透過翻譯,質疑一朗到底能不能把球打到右外野?

當時一朗只簡短回答:「沒問題。」接著下一個打數,一朗就把球夯出右外野全壘打牆外!

回到休息區經過Piniella身邊時,一朗笑笑地說:「這樣你開心了嗎?」

Piniella還能怎麼說?他只能回答:「接下來這個球季你愛怎麼打就怎麼打,隨便你。」

AP_120415052352 鈴木一朗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朗的作法是:他先在腦中將好球帶外側部分建立起一道牆,然後在練打過程中持續將牆外的球打向左外野。等到打順手之後,再將球推打到中左外野,接著撤下無形的牆,開始拉打到中外野,最後才是右外野。

事實上,上述作法不僅限於筱塚和一朗,部分日職選手也都採用類似的調整方式。只是對一朗來說,隨心所欲地操控球棒,更是來自父親鈴木宣之從他小時候就展開的嚴苛訓練。

這是宣之在為一朗設計、「巨人之星」等級的斯巴達訓練過程中,最誇張的一件事,宣之自己稱之為「非生即死」的打擊訓練:

宣之會站在一朗前面不到兩公尺遠的地方餵球給一朗揮擊。為了不要擊中父親,一朗必須將球打向左右半邊,而且承受完全不能失手的巨大壓力。

這種練習到後來是會致命的,因為從一朗五年級開始,他們改用職棒專用球,在正常揮擊下被打到骨折重傷、甚至致死都有可能,但宣之相信,這是在教導兒子學會控制球棒的過程中,他必須承擔的風險。

結語

下面這些鈴木一朗說過的名言,就算放在職場上也適用:

  • 「完成夢想,就是累積微不足道的小事!」
  • 「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天才,只要回顧自己做了多少的練習和準備,就不會這樣想了。」
  • 「如果大家認為不努力也有成就的人是天才,那我不是天才;如果努力之後完成一些事的人被稱為天才,我想我是天才。」

兒少時「非生即死」的打擊訓練,以及十數年來堅持以好球帶外側為一道牆,進而鍛鍊出的廣角打法,人稱「打擊天才」的鈴木一朗,其實就是靠一年超過360天的苦練,才能造就這位橫跨美日職棒、獨一無二的偉大打者,可不是嗎?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運動視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