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死刑的距離:當社會多元對話的典範,變成網路群毆

我們與死刑的距離:當社會多元對話的典範,變成網路群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證明,網路的輿論聲討還是很有影響力的,甚至有時候還能幫助弱勢群體。只是,認定「殺人償命」的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死刑對那些殺人犯來說,是否意味著求仁得仁。

文:柳成枝

2014年5月21日4點26分,台北捷運的江子翠站停下了一班列車,車內血海一片。

車門打開的那一刻,失去理智的人們爭相奪門而出,他們就像是看到了怪物。手扶梯就在眼前,樓梯也在眼前,但許多人卻在慌亂之間不知自己該往哪走。原來在台北捷運站上下車頗有秩序的群眾,成了驚弓之鳥,失去了方向。

尾隨著這群人出來的是身穿紅色上衣的鄭捷。他緊握著手上那把沾著鮮血的刀,他不知道自己在捷運上砍了幾個人,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殺人。

你也許會認為,捷運站人潮眾多,總會有幾個壯丁能上前阻止持刀的鄭捷。但把鄭捷摔倒的,是一個62歲的阿伯。

雨傘、背包、各種物品和眾人的拳腳此起彼落,幾分鐘前列車內眾人的倉皇逃竄和此時此刻的畫面,宛若兩個世界。

4點30分,鄭捷被捕。

一、殺人事件近在咫尺?

台北捷運無差別殺人案

2009年案失業漢殺人案、2012年12月2日遊樂場男童割喉案、2014年5月21日鄭捷殺人案、2015年5月29日女童割喉案、2016年3月28日內湖女童斬首案,在短短的十年間,台灣發生了至少十起無差別殺人事件。無差別殺人案、崩壞中的台灣媒體亂象、網路霸淩、死刑存廢,這些惱人的社會議題組成了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

「我從小就立志要做一件大事!」這是鄭捷留下的一句話,也是《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殺人犯李曉明那句「我要做一件大事」的原話。被捕的鄭捷,瞳孔中毫無焦點,面部肌肉也沒有抖動的痕跡。這個外形普通的大二生,看起來和其他的大學生沒什麼不同,體格並非異常壯碩,也沒有精神科就醫記錄。

事發當天,鄭捷到住處附近的便利店買了水果刀和瑞士折疊刀。他選擇在龍山寺站往江子翠站方向的列車殺人,因為兩站之間的行車時間超過3分鐘,在一個如此密閉的空間內,所有人都無處可逃。

這次捷運無差別殺人案,造成4死、21傷。和其他的人犯一樣,鄭捷在作案之前,沒有太多的不尋常。沒有女朋友、個性孤僻,這是他給人的印象。在其他的無差別殺人案中,待業中、人際關係一般成了他们之所以犯罪的共同特徵。

他們為什麼喜歡殺人?

你也許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喜歡殺人,因為對你來說,傷害他人是不對的,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在台灣殺一兩個人不會被判死刑。」「心情鬱悶,所以想殺人。」「我就是喜歡殺人,不行嗎?」你也許會認為說這些話的罪犯都有精神疾病,但他們之中有不少人都沒有精神病就醫記錄。

包括鄭捷在內,這些人犯是因為自己不順遂的人生而傷害他人嗎?但你的人生也從未一帆風順,而你自認從未傷害他人。這些人犯從小就是那種偷搶拐騙的慣犯嗎?許多人犯幾乎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一直是奉公守法的一等良民。你想破腦袋也無法理解,為什麼這些罪犯要傷害他人。

在這之前,許多人都在社交網路中討論各種社會議題,而你的生活則是「上班死氣沉沉,下班龍馬精神」,吃香喝辣、到處旅遊是你嚮往的文藝生活。

「整個世界在腐爛/腐爛的都與我無關/這黑暗/我多習慣/習慣到不再需要看」。林宥嘉的〈別讓我走遠〉,也是這麼唱的。讓你百般不解的,是那些動輒把人權掛在嘴邊的人。

二、「殺人償命」有討論的空間嗎?

為什麼我們對殺人犯還講人權?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王赦就是一個把罪犯的權利掛在嘴上的人權律師。他為了人犯承受屎尿的味道,他為了人權承受了網民们的極端謾罵。

我們的社會的確有許多人為了罪犯的權利和大家在網路上爭辯。任何一個人,無論他是不是犯人,他都和我們一樣有基本的人權。就算他殺了人,那也不能改變他是人,以及他有基本人權這件事,現代社會推崇的法律是這麼教育我們的。但是,一個隨意殺人的人為什麼還能留在這個世上?

他們殺的每一個人,都與自己無關,但他們犯下的惡行,都與自己的不幸有關。為什麼這樣的人也需要人權?他們在隨意殺人滿足自己之前,想過受害者的人權嗎?如果這些殺人犯也有資格談人權,那些死者的家屬又該如何自處?無辜逝去的人沒有權利活著嗎?

你從小就聽大人們說過,要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我們不應該傷害他人。所以這些罪犯殺了人,償命是應該的。我們沒有人希望這些罪犯變成現在這樣,也沒有人有責任和義務承擔這些罪犯的惡行,不是嗎?

殺人償命,這本該是所有殺人事件的結局,但現在越來越多人說,死刑不應該存在。

為什麼要廢除死刑?

2014年5月21日之後的那個禮拜,台北捷運上的許多人都不再只看著手機。大家開始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邊的每一寸角落,戒慎恐懼。台北捷運的許多個站點都配置了警員,有備無患。

2018年7月4日早上9點04分,台北捷運再次發生恐慌事件,一群人瘋狂尖叫,捷運車廂內一片狼藉。這一次,讓大家驚慌失措的是一只老鼠。也許這聽起來有點可笑,但在有一群人驚慌失措的當下,我們又如何能確定自己能保持冷靜呢?而且,地點還是那個發生不止一次無差別殺人事件的台北捷運。

在這些無差別殺人事件頻頻發生的瞬間,有一種聲音是向這個社會呼籲「廢除死刑」。為什麼要廢除死刑呢?廢除死刑之後,會不會有更多的恐怖殺人犯呢?

「這傢伙還沒死,我們要拿多少納稅人的錢養他?」這是我們最常在「死刑存廢」的議題上聽到的辯駁。在台灣群眾討論「死刑存廢」的這段時間內,越來越多的國家都廢除了死刑,其中還包括了在2018年底正式廢除死刑的馬來西亞。而台灣,仍然在「死刑存廢」的議題中掙扎。


猜你喜歡


僅僅是改變對待衣物的方式,就能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伊萊克斯 x Rave Review

僅僅是改變對待衣物的方式,就能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伊萊克斯 x Rave Review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每個人都做出小小的改變,打破他們的習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減少紡織品對環境的影響。透過降低清洗溫度、用洗衣精取代洗衣粉等等,每台洗衣機每年可減少約50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有數百萬消費者都這麼做,就可能會帶來巨大的改變。」

網路搜尋「阿塔卡馬(Atacama)沙漠」,你會先看到這裡是世界上的最乾燥的地方,有驚人的落日美景,也有前衛的藝術作品。但是可能還沒有什麼人在談論的是,位在南美洲智利的這個沙漠,也是廢棄衣物的巨大墳場。

廢棄衣物的傷害,比你想像的還多

美國紡織品回收委員會(Council for Textile Recycling)曾經提出報告,指出自1999年開始,垃圾中的紡織品比例就不斷增加。到了2009年,已經比十年前高出40%左右。2015年,美國產出了約1135萬噸的紡織品垃圾,平均每人丟棄37公斤。台灣則有大約7萬2千噸的舊衣變成垃圾,換算下來約2億3千多萬件,平均每人丟了10件。

image3
伊萊克斯
 

人們可能以為,大部分廢棄的衣服都可以重複使用和回收,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所丟棄的廢棄紡織品,只有 1% 被回收製成新衣服,將近 73% 則會進入垃圾場,無論是焚化或掩埋這些紡織品,都會為環境帶來更多的傷害和污染。例如2016年,國際期刊《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指出,在深海中發現了長度五公釐以內的塑膠微粒,分析結果顯示,這些塑膠微粒都來自於合成纖維衣物,包含聚酯纖維、尼龍和壓克力纖維等。另外根據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調查顯示,每年約有5.9萬噸的廢棄衣物被輾轉運送到智利,而其中的3.9萬噸,是直接被棄置於阿塔卡馬沙漠。龐大數量的廢棄舊衣,不只讓沙漠看起來如同垃圾場,也代表著大量的水資源浪費、碳排放增加,而衣物中的化學品,也讓它們跟塑膠一樣難以分解而且帶有毒性。

伊萊克斯注意到這個廢棄紡織品所帶來的大問題。身為精品家電領導品牌,尤其在護衣家電更是擁有多年的技術創新與研發經驗。秉持著對環境永續的責任感與能力,伊萊克斯展開了行動。

時尚,不需要犧牲環境

Josephine Bergqvist和Livia Schück是兩位來自瑞典的女性時裝設計師,在2017年,他們一起成立了時裝品牌Rave Review,希望將環計永續發展的概念,應用於時裝設計之中。在他們的作品裡,可以看到大量的拼接、複合等形式,各種花樣、色彩和輪廓,不按牌理出牌卻又恰到好處的彼此呼應,這正是因為Rave Review堅持使用廢棄紡織品作為原料製作服裝。除了舊衣之外,不管是窗簾、沙發、棉被還是毛毯,都可以變成他們創作的材料,成為具備高級訂製服裝之質感,與環境永續精神的設計作品,完美詮釋了時尚也可以很環保的精神。Rave Review 現在已成為引領國際潮流,和再生永續並行的指標性品牌。他們的作品屢獲獎項,也曾登上《Vogue》、GucciFest 等重要時尚雜誌,美國時尚名媛Kylie Jenner ,和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國際影星Emma Watson ,都曾穿著Rave Review的服裝亮相。

image2
伊萊克斯
 

伊萊克斯為了證明舊衣服仍然有價值,並且啟發人們延長衣物使用壽命的想法,特別邀請 Rave Review,利用被廢棄在阿塔卡馬沙漠中的各種服裝進行改造,推出了風格強烈的系列作品。在向世界展示這些廢棄衣物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同時也點出了下一個世代的時尚新觀念——「衣物養護」。設計師Livia Schück 在受訪時便很明確的表示:「我們相信,未來的時尚,必然與現在不同。無論用什麼方式,我們都得開始改變。在時尚這一面向,好好的保養我們已有的物品,可能是最切實、最簡單的方法。」

衣物壽命加倍,環境影響減半

「伊萊克斯擬定了一項長程計畫,目標是希望能夠顯著減少人類活動對氣候的影響。尤其在衣物這一塊,作為服裝的護理專家,我們透過研發更先進的洗衣技術,讓消費者已有的衣服更耐用,並減少每一次清洗時,在水和能源上的消耗。」伊萊克斯照護體驗開發總監(Care Experience Development Director)Elisa Stabon 說道。伊萊克斯的目標,是在 2030 年時,可以使衣服的使用壽命增加一倍,並且將對環境影響減半。

image4
伊萊克斯
 

長期以來,伊萊克斯始終致力於透過更先進的洗衣和烘衣設備,做到節約用水並提高能源效率。 在2020 年底,伊萊克斯的努力受到了全球非營利組織原碳揭露計畫( CDP) 的認可,為全球前5%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的企業領袖。展望未來,伊萊克斯希望能夠透過新技術的研發、洗滌觀念的傳達,來鼓勵消費者在每一次洗滌衣物的時候,都能做出對地球更好的選擇。例如伊萊克斯洗衣機中的自動劑量功能,精確投放並且優化清潔劑和柔軟劑的使用效率。再加上伊萊克斯的衣物蒸汽功能,可以讓紡織物變得柔軟、減少皺摺,進一步延長衣物使用的年限。而伊萊克斯的最新洗衣技術,提供使用者一個新的洗衣模式:在一小時內以 30 度的溫度,高效清潔衣物。同時做到降低能源消耗以及完善的衣物清潔保養,是忙碌的消費者最理想的選擇。

「如果每個人都做出小小的改變,打破他們的習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減少紡織品對環境的影響。透過降低清洗溫度、用洗衣精取代洗衣粉等等,每台洗衣機每年可減少約50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有數百萬消費者都這麼做,就可能會帶來巨大的改變。」伊萊克斯集團永續發展事業歐洲區副總裁Vanessa Butani 表示。

最永續的精神,就是好好照顧我們已經擁有的衣物。根據伊萊克斯的研究報告指出,僅僅只是讓衣物的使用壽命延長 9 個月,就可以將氣候影響降低 20-30%。用更簡單的方式,也能將生活得出色精彩,和伊萊克斯一起努力,願真正美好、有益的物品,都能被長長久久的珍惜與使用。

瞭解更多:https://experience.electrolux.com/breakthepattern/en

本文章內容由「伊萊克斯」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