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非打擊創新,為什麼Uber應該以「計程車客運服務業」模式經營?

並非打擊創新,為什麼Uber應該以「計程車客運服務業」模式經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究竟Uber為什麼不用租賃車的模式經營呢?Uber要合法經營很難嗎?費率範圍需要限制嗎?而政府管制計程車業的理由又有哪些?首先要來釐清車行和車隊的差異,還有檢視相關規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隨著交通部預告「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03條之1修正草案屆及將滿2月,2019年4月21日Uber App於1時03分起暫停服務6小時,Uber司機也上凱道抗議,並提出了25萬民眾連署書,希望交通部可以撤回此法,但交通部也於同日發布新聞稿表示「落實分業管理、維護公平競爭,交通部責無旁貸」。

究竟交通部在堅持什麼?Uber為什麼不能用租賃車的模式經營呢?

政府管制計程車業的正當理由?

大家或許有疑問,為什麼計程車要特許?為什麼要受到政府管制?其實不只是在台灣,在世界上許多國家,運輸業都是受到政府管制的產業。而這樣管制的理由在於,道路是公共建設。當個人或企業要運用政府利用公共資源建立的道路來營利,就應該受到政府必要的介入和管制

而為什麼計程車要管制數量呢?這點是基於道路使用者的公共利益出發,計程車小客車以出租載客為業,營業通常以提供短程載客為主。若在沒有總量管制的狀況下,有太多營業用車在路上巡迴攬客、載客,將會排擠到私用車使用公用道路的權利。所以基於公共利益,政府可以管制計程車的數量。同時,數量過多也將造成司機難以生存。

Uber其實就是「車隊」?

研究Uber的營業模式發現,Uber其實就是在做「車隊」做的事。先和大家釐清「車隊」與「車行」其實是不同的經營模式,我們所熟知的「台灣大車隊」、「大都會衛星車隊」,其實都是派遣計程車客運服務業務(下簡稱計程車派遣業)。

所謂的「計程車派遣業」(車隊),指的是接受消費者提出之乘車需求後,指派計程車前往載客,供計程車客運業及其駕駛人服務並收取費用之營運方式。而車行則是「計程車客運業」,計程車客運業是在提供「車輛牌照」之請領、換發、繳銷;「汽車責任保險之投保」、「汽車責任保險之投保」,經營車輛管理及保險等業務。

故深入研究Uber爭議後,最令人不解的部分,就是為什麼Uber這麼堅持要使用與「租賃車行」配合的方式營業呢?其實Uber只要用「計程車派遣業」的模式經營,就可以合法地跟台灣其他計程車競爭。

不滿交通部修法 Uber駕駛凱道抗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108年4月21日)
交通部為落實計程車與租賃車分業管理,預告修訂「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103-1條」,Uber駕駛不滿修法內容,組成「網路平台叫車代僱駕駛自救會」到凱達格蘭大道抗議。
Uber要合法經營很難嗎?

要登記成為計程車派遣業,依據計程車客運服務業申請核准經營辦法規定,簡單整理如下:

應檢附資料

  1. 新設公司:檢附公司章程草案(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需檢附相關人員證明文件)。
  2. 非新設公司:為公司章程修正草案,並檢附公司登記證明文件、股份有限公司之股東會議事錄或有限公司之股東同意書。
  3. 已成立計程車運輸合作社者,為運輸合作社章程。
  4. 營業計畫書,應載明下列事項:
    (1)組織。(2)資本額及資金來源。
    (3)派遣系統(設備、設置地點、自有或租用、是否與其他派遣計程車客運服務業共用同一套派遣系統、是否與同一類型之其他廠牌派遣系統相容)、營業方式。
    (4)設置車輛及駕駛員清冊(含駕駛員姓名、車號、車齡、排氣量)。
    (5)派遣中心工作人員編制。
    (6)派遣車隊規模發展計畫。
    (7)建立服務品牌計畫。
    (8)緊急應變計畫(發生重大災難時對駕駛員及派遣工作人員之調度計畫)。
    (9)車頂燈及車身之企業識別標識圖例。

資本額

經營派遣業務最低資本額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上,其每設置一家分公司,最低資本額應增加新臺幣一百萬元。

而針對Uber的經營模式,我國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也為了因應新經營模式,而有了多元化計程車的法規設置。

多元化計程車

計程車

營業模式

以網際網路平臺,整合供需訊息,提供預約載客之計程車服務。

以派遣、巡迴攬客或於計程車招呼站排班候客等模式提供客車出租載客服務。

顏色

未規定

黃色

多元化計程車應提供的服務:

  1. 於消費者叫車前提供相關資訊:
    (1)車輛:至少應包括車輛廠牌、牌照號碼、出廠年份等。
    (2)駕駛人:至少應包括有效計程車駕駛人執業登記證之顯示、消費者乘車評價。
    (3)費率:至少應包括預估車資。且在核定之費率範圍內得以彈性調整。
  2. 車輛定位及行車軌跡。
  3. 依營業計畫書所定期程採全面電子支付。
  4. 可供消費者乘車後進行服務品質評價
為什麼要核定費率?

隨著供需提供浮動的費率,一直是Uber主打的服務,在預估車資這樣公開透明的作法下,當消費者不能接受Uber的費率時,就可以選擇是否要搭乘。但在公共利益的考量下,政府仍然需要針對費率範圍進行管制。

從司機權益保障來看,因為相關運輸成本,如:車輛、油耗、保險、折舊及保養,其實都由司機承擔,若沒有費率範圍的限制,Uber可能會為了提高競爭力,而訂出遠低於成本之費率,但這些損失,都會由Uber司機吸收,Uber公司卻能繼續擁有市佔率。

或許會有人覺得,現行沒有管制的狀況下,仍然有許多人願意去開Uber,這就代表Uber司機可以接受這樣的收入。那為什麼要管制呢?

這就像為什麼政府要保障勞工,為什麼要管制工時、工資。基於保障國民的生存權、工作權等基本人權的情況下,政府的管制是有其正當性的。另外撇開Uber司機的薪資保障,若費率無上限,則可能會出現更容易出不符準大眾運輸之精神的狀況,例如:媒體報導,倫敦發生恐攻時,Uber車資卻漲了2.1倍,讓許多人認為Uber做法不恰當,在網路上醞釀拒搭,發起「#deleteUber」等運動。

RTX6UVO7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並非打擊創新,而是Uber為什麼不願意依計程車法規營運負責?

在連署撤回103之1的網頁中,我們可以看到的,支持撤回的理由,僅是一再強調他們符合法規,但並未解釋他們為什麼以「租賃業」的方式營業,而Uber官方也未提出他們與計程車有什麼不同。而所謂的「合法」,只是說他們已經符合「納保」、「納管」、「納稅」的原則。

但符合計程車客運業的「納管」,不僅是設立公司商業登記。「計程車客運業」的「納管」,是透過計程車司機取得警政機關核發之「執業登記證」,直接由警政機關列冊查核。但現行Uber究竟有多少人在開車、誰在當司機,僅有Uber公司知悉,主管機關一無所知。

面對新創事業,《法操》秉持過去支持的態度,但就如同過去交通部新聞稿所述「創新不能做為規避責任的藉口」。我們支持Uber在符合我國法規的情況下經營,也期望透過Uber進入市場,在平等的良性競爭下,讓我國的計程車客運業變得更加有競爭力。

當然法規可能趕不上科技的變化,但Uber身為擁有許多資源的跨國企業,應該向主管機關提出建議與協商,而非以連署及短暫停止營業的方式,讓用戶與Uber司機站上前線,希望藉由民意說服政府同意。況且,Uber在其他國,也有與合法計程車配合的狀況,為何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就無法妥協呢?[註]

註解:郭佩棻、周文生(2017),Uber 對小客車運輸產業挑戰之初探,警察大學交通學報,第17卷第1期 p67-p70

延伸閱讀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economy』文章 更多『法操FOLLAW』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