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伊斯蘭的蔓延:斯里蘭卡恐襲事件,是給馬來西亞人的一大警惕

極端伊斯蘭的蔓延:斯里蘭卡恐襲事件,是給馬來西亞人的一大警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斯里蘭卡的人口結構在某程度上,也和馬來西亞類似,兩者就是多元民族和宗教組成的國家,但卻是以伊斯蘭為主的國家,使得馬來西亞和極端伊斯蘭走得更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4月21日,斯里蘭卡的恐襲事件震驚了全球,因為沒人想到這個並非伊斯蘭衝突之地的美麗島國會遭遇美國911事件以來的恐怖襲擊。

雖然斯里蘭卡在過去曾和叛軍「淡米爾之虎」打了數十年內戰,但自從叛軍在2009年被剿滅後,該國局勢也恢復了平靜。然而,讓人驚訝的是此次恐襲竟和叛軍無關,而是由伊斯蘭國組織(IS)針對基督城槍擊案的報復式襲擊。

而讓我這個馬來西亞人不安的是,斯里蘭卡的人口結構在某程度上,也和馬來西亞類似,兩者都是多元民族和宗教組成的國家,但卻是以伊斯蘭為主的國家,使得馬來西亞和極端伊斯蘭走得更近。

在我談論馬來西亞境內的極端主義前,我想稍微補充極端伊斯蘭的思維脈絡。

在極端伊斯蘭主義者的思維裡,西方、猶太人、異教徒(尤其是基督教)是不可分割的一體,都被歸類為迫害伊斯蘭的「西方」。在極端伊斯蘭主義眼裡,為了恢復伊斯蘭的光輝時代,「反西方」是無可避免的志業。

在馬來西亞享譽盛名的默迪卡民調中心(Merdeka Center for Opinion Research)曾發表研究報告《馬、菲、印、泰宗教極端主義調查》。該報告指出,馬來西亞的宗教極端主義蔓延情況已日益嚴重。

其中最令人擔憂的是,竟有18.1%的馬來西亞穆斯林傾向支持或同情伊斯蘭極端組織「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同時也有5.2%的馬來西亞穆斯林傾向於同情惡名昭彰的伊斯蘭國組織,屬4國之中比例最高的國家。此外,28%的受試者願意支持或合理化使用暴力來捍衛伊斯蘭,但只有2%願意直接參與暴力行為。

RTR1ZQF9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伊斯蘭極端組織「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的領袖因藏匿武裝份子,在2008年4月於印尼被判刑。

令人驚訝的是,受試者也對瞭解其他宗教的多元信仰教育感到排斥,僅有41%的穆斯林表示支持,反對者的理由主要是擔心多元信仰教育會使他們對自己的信仰不堅定。

這種想法並非只在保守地區流傳,甚至連部分公務員及大學學術人員也出現了極端主義的擁護者。在馬來西亞經常會出現保守派伊斯蘭組織出面抗議異教的擴張,或是穆斯林住宅區出現異教建築物,而其中以基督教建築物遭到的對付更為激烈。

伊斯蘭極端主義何時進入馬來西亞?自伊朗在70年代爆發伊斯蘭革命並建立神權國以來,全球進入了伊斯蘭運動涌動的時代。其中影響馬來西亞最深的,是來自埃及的「伊斯蘭激進組織穆斯林兄弟會」以及巴基斯坦的「伊斯蘭促進會」。這兩者最主要的論述就是穆斯林對抗異教徒的二元論述。

我們如今經常聽到的異教徒迫害穆斯林,而穆斯林必須群起反抗的言論便是源自於此。在這個論述中,支持建立以伊斯蘭刑法為主的國度是穆斯林的責任。在這個國度裡,穆斯林是必然的一等公民。支持這個國度的非穆斯林則被視為友好異教徒(Kafir Zimmi),將被當成二等公民。

在這種狀態下,不支持,甚至抱持反對意見的非穆斯林怎麼辦呢?他們很有可能會被視為敵對異教徒(Kafir Harbi),部分穆斯林必須對其採取敵對態度,甚至有必要時可以捍衛伊斯蘭之命將其殺害。而在伊斯蘭國度裡,非穆斯林幾乎是不可成為國家領袖,而支持異教徒成為領袖的穆斯林則被視為宗教的背叛者,即使死後也不會得到真主阿拉的祝福。

有基於此,馬來西亞目前最大的反對黨,伊斯蘭黨的領導人哈迪阿旺便經常公開攻擊非穆斯林的言論,他更曾公開表示「支持非穆斯林領袖的穆斯林,將會導致大家都下地獄」。

而他這種「伊斯蘭VS異教」的言論更在其支持者中形成了類似於宗教戒律的哈迪訓詞(Amanat Hadi),可見其影響之大。

RTS1TRZM
本圖僅示意圖。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去年馬來西亞全國選舉後產生的激烈政治鉅變,以馬來種族主義聞名的政黨巫統首次失去權力,逼於無奈下便和伊斯蘭黨結盟,兩者更在過去一年裡發動多次鼓吹宗教極端的行動,試圖把傾向於多元文化的執政黨塑造成迫害伊斯蘭的惡徒,而這也加劇了國內宗教極端主義的蔓延。

此外,馬來西亞警方也在斯里蘭卡恐襲事件後指出,伊斯蘭國組織已在沙巴州的斗湖、山打根等地區建立了轉運站。警方在過去數年也曾多次在國內逮捕試圖參與或支持伊斯蘭恐怖組織的馬來西亞公民,可見極端伊斯蘭主義在國內的蔓延情況。

新上任的希望聯盟政府必須設法阻止極端伊斯蘭主義的擴張,並從巫伊聯盟手中奪回伊斯蘭事務的話語權,否則有一天,馬來西亞從多元開放的國度,逐漸淪落成伊斯蘭極權國度,並非不可能的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傅政瀚』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