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能不能當飯吃?在威權國家,「發大財」也輪不到你

民主能不能當飯吃?在威權國家,「發大財」也輪不到你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能不能當飯吃?或是換個說法,在專制威權的國家,你能不能安心地吃飯?在中國,即使發大財,發的也是政商高官;連你賺到的錢,可能最後都不屬於你。被迫退休的馬雲、被中共盯上首富王健林,都是前車之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現在忙著選總統的郭台銘郭董,有一句招牌口號,叫「民主不能當飯吃」。話雖不大中聽,但引起了不少台灣人的共鳴。

台灣人的反應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台灣經濟成長最快的時期,是在兩蔣的威權體制統治之下。亞洲也不乏威權體制下國家經濟高速發展的先例,像是新加坡在李光耀「家父長制度」領導下的成長、南韓在朴正熙獨裁下造就的「漢江奇蹟」⋯⋯等。當然,台灣人們最熟悉的例子之一,莫過於中國自鄧小平以來的「改革開放」。

民主能不能當飯吃?應該說,一個國家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價值觀,是否能帶來經濟的成長?還是反而成為了經濟的阻礙?郭台銘以高唱「民主不能當飯吃」的論調投入2020總統大選,而蔡英文也回敬「沒有民主只能要飯吃」。

2020總統大選,台灣人無可避免要面對一場價值觀的選擇:究竟民主與經濟成長是互不相容的兩個價值,還是兩者可以相輔相成?

我的答案是:世界上有很多不民主而經濟高速成長的例子,但是唯有走向民主,經濟成長才能長長久久。

威權體制很吃領導人的能力值

中國近三十年來的「改革開放」被很多人視為威權體制下經濟高速成長的典範。連《世界是平的》作者湯瑪斯.弗里曼(Thomas Friedman)也主張:「一黨專政固然有它的缺點。但當國家被一群通情達理的人們治理著,如同現在的中國一樣,它也能擁有極大的優勢。」

威權體制的優勢在於,它能夠推動一些政治上難以形成共識,但對經濟成長至關重要的決策。然而,這也讓國家政策的品質好壞,高度倚賴於統治者與其決策圈的素質。

這就造成一種現象,是威權國家的經濟表現「大好大壞」。天時地利人和,領導人又「給力」的時候,國家經濟可以一飛沖天;而領導人素質不行又愛緊握權力的時候,國家也往往走入死胡同。

倫敦政經學院財金學教授費雷拉(Daniel Ferreira)的研究就指出,威權國家與民主國家長期來看,經濟成長的數字可能沒有顯著差異,但是威權國家經濟成長率的變異數,卻是民主國家的四.五倍!拿股票打比方,就好像兩支長期表現差不多的股票,民主國家那支是穩定升值的績優股,威權國家那支卻大起大落。如果您選擇後者,那您最好祈禱自己能看準時機抓住上漲波段!

中國從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江澤民的重商發展到胡錦濤的低調守成,走了近三十年大運。但是來到習近平任內,國家決策上失誤連連:一帶一路大撒幣,換不到沿線國家的真心相挺;貿易上被美國一路壓著打,國內經濟失速;軍事上在南海、台海耀武揚威,招來世界各國的表態抵制。無怪乎國際上許多學者都認為習近平「能力平庸」。而這平庸,也讓威權中國的發展嚴重失色。

川普習近平
左圖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右圖Photo Credit: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 @ Wikipedia CC BY 2.0
發大財?但發的不是你的財

鄧小平搞改革開放的核心思維,是「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改革開放確實讓一部份人富起來了,但是否也帶動整個中國富起來了?這就見仁見智。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中國的官僚與富商階級緊緊地綁在一起,其中的腐敗共生關係深不見底。

中國網民有一句流行語叫「割韭菜」。這句話很形象:韭菜種在土地,長高了就割,割完以後過不多久又長出來又割。「割韭菜」這句話常用在中國的股市上面。中國股市經常在短時間(幾個月到一年)內出現飆升一兩倍的「打雞血」式的漲幅,然後又雪崩式地回落。如果觀察上證、深證指數,不難發現其大起大落的程度遠高於美國的道瓊、標普五百,但拉長來看,其長期表現還不如美國股市。

再加上中國股市資訊的不透明,在這種暴起暴落的走勢裡,真能賺到錢的往往只有靠近中央決策圈,或是有個股內線消息的官商階級。而散戶小民只有被坑殺、套牢、被「割韭菜」的份而已。

股市只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在房市、企業經營等層面,中國也都有濃濃的「裙帶資本主義」的味道。檯面上光鮮亮麗的公司,細一挖掘,往往有太子黨、解放軍等錯綜複雜的官商人脈在檯面下運作。

麻省理工學院的經濟學教授阿齊默魯(Daron Acemoglu)在他的鉅作《國家為什麼會失敗》裡面,揭示了一個很重要的道理:一個國家要達成可長可久的社會經濟發展,必須要塑造出一個「廣納型(inclusive)」,而非「搾取型(extractive)」的政治經濟制度。前者把政治制度廣泛分配給社會大眾、建立制衡且鼓勵個人自由與多元思想;後者則是少數菁英把持政經權力,卻把社會大眾壓迫得喘不過氣來。

採行後者,也許可以一時成功,但時間久了國家必定衰敗;採行前者,國家也許進步慢些,但是能夠走得更遠。

v4g4qez7rwdyhjjqzx9smx2gu0cf4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7年,一位被北京政府清出家門的北漂「低端人口」。
為什麼中國無法拍出《我們與惡的距離》?

因為中國重視政府的威嚴多過於自由思想。中國慣用殺人(死刑)來解決問題,如果拍了《我們與惡的距離》,豈不是打自己巴掌?這只是個特例,但也反映出,社會進步到一個階段,要再繼續走下去,就必須要放寬思想上的自由。

18世紀的啟蒙思想大師孟德斯鳩,在他的鉅著《論法的精神》裡面有一句尖銳犀利的話:

任何專制國家,其教育的目的,都是在極力降低國民的心智。

很多人視改革開放後的中國為一種「開明專制」的典範。然而,中國的教育,始終是在為維護共產黨政權與官商菁英利益而服務。

這種降低人民心智的「籠子裡面的自由」,一開始可以培養出許多發展經濟的、訓練有素的專家。但隨著經濟發達起來,這個「籠子」終究有一天會阻礙社會上的創新。

例如,之前美國谷歌一度進入中國市場,而中國的科技創業家們也滿心期待能夠乘著谷歌的翅膀高飛翱翔。然而,以資訊自由與「不作惡」為大前提的谷歌,終究觸碰到政治底線而黯然退出中國,取而代之的是中國政府刻意栽培與規限的百度。然而,百度永遠無法達到谷歌的歷史高度與全球影響力。

你賺到的錢,是不是屬於你的?

如果問「美國首富現在都到哪去了?」這問題可不難回答。比爾蓋茲從微軟光榮退休以後,正致力於他的慈善事業;華倫.巴菲特則一直住在奧馬哈,有如遠離塵囂的賢者;傑夫.貝佐斯正繼續推著亞馬遜的事業高歌猛進。

但是問「中國首富現在都到哪去了?」這問題可就有點難以啟齒了。據說與江澤民派系關係甚深的李嘉誠,風向認得快,把大部份資產都轉到了歐洲;王健林在2017年起被中共點名批判,差點小命不保;馬雲則是緊急宣佈退休,但一般相信他是被來自官場上的壓力給逼退。

這兩個看似八卦的問題,其實揭示了一個很大的道理,就是「人治」與「法治」的明顯對比。在「人治」的社會裡,你的財富往往來自於政商關係,也亡於政商關係。在中國,凡事都是政治,你賺到的錢都是共產黨的恩賜,共產黨不高興,一聲令下就可以讓你家破人亡。

而在「法治」的社會裡,對人身與財產權利的尊重,是深植於立國精神當中的。只要你是正正當當地賺錢,除了合法徵稅,沒有人能從你手中搶走一分一毫。

事實上,高唱「民主不能當飯吃」的郭董,是否也是因為太多身家財產在中國,迫於中國的政治壓力,而必須空降台灣總統大選呢?這就不好說了⋯⋯

說了這麼多,民主究竟能不能當飯吃?

是的。阿齊默魯教授在2019年初發表的一篇期刊論文裡面,做出了「民主確實能帶來經濟成長」的結論。他將從多個國家長期收集的經濟數據,做數學迴歸分析,發現在民主化的政體底下,國民人均GDP比專制政體高出了20%。證據顯示,民主似乎真的能當飯吃呢!

郭董還有一句名言是「政治應該為經濟服務」。這句話乍看之下不能說他錯,但是我們更應該說的是,「政治應該是為了民主、自由、法治、人權而服務」。因為有了這些價值以後,人民會有更多的動機與更大的空間,去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人生。這,才是「拼經濟」的終極意義吧!

參考資料
  1.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明仁:民主到底能不能當飯吃?
  2. 達倫.阿齊默魯(Daron Acemoglu),《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
  3. 達倫.阿齊默魯,〈民主確實能帶來成長〉 (Democracy Does Cause Growth)
延伸閱讀

本文經蕪菁雜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蕪菁雜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