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何苦為難消防?」熱顯像儀北市府也僅有6具...

「消防何苦為難消防?」熱顯像儀北市府也僅有6具...
Photo Credit: Shenghung Lin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些沒有到達現場的事後諸葛,請摸著你的良心,發生這麼重大的傷亡是每個人所不樂見,也必須要檢討。但,消防何苦為難消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桃園市新屋區大火,6名消防人員罹難,一名從火場撤出的消防人員表示,當時水線已經沒有水,但消防局表示,也有撤出同仁表示「水鼓鼓的」。而外界對火場利器「熱顯像儀」不足的議論中,首善之區的台北市,也只有6具熱顯像儀,少得可憐,4具撥給四個大隊,配置到出勤率最高的分隊使用,另2具供訓練用途

相關報導:
2年多達19人罹難!基層消防員:這次就算老鳥也會喪命…
我們能真心珍惜打火英雄嗎?救命用的熱顯像儀,資源最多的台北市也只有四台
桃園新屋大火6勇消殉職 鄭文燦:每人1900萬撫卹金
消防員:折損嚴重的元兇是人力不足、裝備不齊全
打火英雄的真心告白:「我愛消防隊」 但長官們愛他們嗎?

蘋果報導,與5名殉職勇消一同進入火場、唯一倖存的新坡消防分隊隊員黃裕翔表示,當他們聽到無線電喊著「停水撤退」,隨即水就停了,他們6個人緊急撤退,但撤退要沿著水線找回頭路,但因為水線扁了,他們戴著手套在黑暗中摸著逃生路,當他們快找到出口時,又遇到障礙物,濃煙之中,其他5名同袍在黑暗高溫中迷失方向,消失的水線讓他們火場枉死。

他就無線電喊停水撤退,然後我們水就停了,然後學長就說趕快往外跑、趕快往外跑,然後我就、就變成說兩個學長在前面,然後我拉著第二個觀音學長的氣瓶往前走,然後因為那水袋扁掉了,所以我只能摸著水帶、我們只能摸扁掉的、不好摸,結果我們碰到障礙物的時候,水帶被壓在下面,所以我們摸不到那一段…

中央社報導,消防局第二大隊大隊長李振坪上午接受訪問時表示,當時從火場撤離還有2名同仁,但同仁都表示,剛出撤出時,「水都鼓鼓的」。李振坪說,因為火場救災的狀況緊急,同仁所身陷的位置也不同,將進一步瞭解,並且對外公開說明。

自由報導,熱顯像儀價格昂貴,每具30萬元,但可透視濃煙,看清火場狀況,幫助消防隊員救火、救人,是救災利器。已升格為直轄市的桃園市,只有3具熱顯像儀,該市有43個分隊,要達到每分隊有1具,至少要1千2百萬元經費。

首善之區的台北市,只有6具熱顯像儀,少得可憐,4具撥給四個大隊,配置到出勤率最高的分隊使用,另2具供訓練用途;台北市消防局指出,熱顯像儀在初期尋找熱源很有效,確實有必要每個分隊都配置一具,今年已編預算要再買11具,目標是讓所有分隊都有1具可用。

台南市只有5具,市消防局表示,主力分隊有7隊,尚有2個分隊沒有熱顯像儀,這兩個月會再補足4具,屆時共有9具,每個主力分隊至少都有一具。

高市消防局有50個分隊,只有5具熱顯像儀,搶救科科長劉冠亨表示,去年底已開標添購63具,四月底交貨,將分發給每個外勤單位至少有一具。至於新北市擁有23具,是各縣市最多的。

聯合報導,桃園大火究責,不少人將矛頭指向現場指輝官,網路上流傳一則「來自指揮官的沉痛聲明」,一名自稱是第一梯次到達現場的支援的帶隊官,在網路上發表言論,直指「消防何苦為難消防?」

想請問這些人,你們沒有到達現場,有什麼資格批評?對,我也不是現場指揮官,但是我是第一梯次到達現場的支援的帶隊官,是你們口中出一張嘴的警大正期帶隊官。

但是我也帶了我們同仁總共四人進入火場了,為什麼指揮官叫我進去我就進去?為什麼我的隊員看我進去他們就進去?我們都是白痴嗎?煙那麼多還進去?當然不是,初期到達現場的時候,根本沒有閃燃徵兆,沒有很濃的棉襖狀的煙,沒有呼吸現象,沒有看到中性帶,沒有看到火勢,所以現場評估是可以進入搶救的,我們進去了。

但是火場溫度很高,裡面很暗什麼都看不到,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同仁的氣瓶很快就用完了。是的,我們沒氣了所以我們出去換氣瓶。對不起,因為我們出去換氣瓶,所以沒有跟那些隊員葬身火窟,所以讓你們失望了,這樣你們滿意了嗎?

我帶隊員進入火場,我就要把她們安全的帶出來,這是一個責任,是我對她們的情感。我相信所有的指揮官,不管是跟我一樣的心情也好,想保住她的官位也罷,絕對沒有人會想叫他的弟兄白白去送死。

為什麼沒有帶隊官?我就是進入火場的帶隊官,最資深的24期?很抱歉我們分隊最資深的是17期今天沒上班,再來就是24期了,24、26期是我們分隊的主力,事實就是如此。

這場火燃燒面積那麼大,一定不是一時半刻造成的,燃燒時間這麼長,為何沒有發生閃燃,而是等消防人員進入才發生。我想是因為窗戶被燒破的關係吧,大量新鮮空氣進入火場,造成火勢迅速擴大,那些沒有到達現場的人,你知道指揮官多久之前就開始喊撤退了嗎?

但可惜還是來不及,我覺得現場指揮官已經做的很好了,如果是我,我未必做得到。

那些沒有到達現場的事後諸葛,請摸著你的良心,發生這麼重大的傷亡是每個人所不樂見,也必須要檢討。但,消防何苦為難消防?

【獨家】大官說謊 倖存勇消控斷水線阻生路(蘋果)
桃園新屋火警 傳勇消撤出時沒水線(中央社)
消防救命利器 北市總預算1585億 熱顯像儀僅6具(自由)
指揮官遭究責 網傳「指揮官的沉痛」(聯合)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Shenghung Lin @Flickr CC BY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