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府隻手遮天的社會中存活,大馬媒體何時能掙脫束縛?

在政府隻手遮天的社會中存活,大馬媒體何時能掙脫束縛?
Photo Credit: Lai Seng Sin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種種嚴厲的法令下,除了媒體,連人民都產生「馬來西亞式」的處事態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文:黃雪瀅

近期,馬來西亞前首相夫人羅斯瑪又因砂拉越學校太陽能計劃被控上法庭,這不是我第一次在政黨輪替後在媒體見到羅斯瑪的「真像」,但還是讓人好不習慣。之前與馬來西亞Astro娛樂公司的一位前員工聊天,原來羅斯瑪規定只能使用她所提供的個人像去進行曝光,不能將媒體工作者所自行拍攝的照片公佈於各個媒體上,以保持形象。

從這件對馬來西亞人民有點詼諧的小事,我們可以悲哀地發現,馬來西亞人民生活在政府隻手遮天的掌控中,更別說是新聞自由。

馬來西亞從英殖民中獨立後,其所留下來的有關限制媒體法規並沒有被政府解放,反而為了控制輿論,各個當權者更是著手於控制媒體,將媒體作為工具,而不是監督政府的第四權。

第一位干預媒體的先例正是第一位首相東姑阿杜拉曼(Tunku Abdul Rahman),他將獨立前反殖的《馬來前鋒報》收歸巫統所有,而第二任首相敦拉薩(Abdul Razak)也不遑多讓、收服了《海峽時報》;而將媒體牢牢掌握在手裡的便是第四任、如今政黨輪替又再次上任的首相:馬哈迪。

1970至1980年代是馬來西亞社會運動最為旺盛的年代,華社運動、綠色環保運動、伊斯蘭復興興起;巫黨黨內派系鬥爭、馬哈迪險勝對手東古拉沙里,而巫黨因黨選合法性問題被法院宣判為非法社團,此外,還有各個醜聞的爆發,如土著金融醜聞等。馬哈迪在各個圍剷中,終於等到反攻機會。

1987年10月18日年一名軍人持槍在吉隆坡秋傑地區(Chow Kit)瘋狂掃射,一人中彈身亡,使得人心惶惶。一周後,106位黨內外異議分子遭到《內部安全法令》扣留、《星報》等媒體出版准證被吊銷。馬哈迪展開的報復可不只這些,當初宣判巫黨為非法政黨的最高法院院長和法官也被革職了。馬來西亞再次噤若寒蟬,直到10年後的「烈火莫熄」(Reformasi)運動。

之後,馬哈迪通過修改法令,如《印刷機與出版法令》,給與內政部長絕對的權力,管制印刷機執照、出版准證,並對不受歡迎的刊物、假新聞有絕對裁量權。

馬哈迪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現任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

而最讓馬來西亞人民無力的,便是讓政黨去壟斷媒體,巫統的《首要媒體》(Media Prima)不斷通過併購去提高市場佔有率,橫跨三大語言的各電視台、廣播台等,壟斷所有免費有線電視,近年來為了走向數位化併購了「Rev Asia」公司,媒體巨獸胃口越來越大。

納吉(Abdul Razak)更是成為第一位控告媒體誹謗的領導人。在眾所皆知的一馬公司貪污案中,納吉不斷通過吊銷執照,甚至起訴媒體以打壓輿論。在上任前期,他也多次向民眾示好,廢除與修訂一些法規,但後來都只是空頭支票。網路的興起讓馬來西亞人民與媒體有了抒發管道,但納吉也從第五任首相阿都拉敗選中吸取教訓,不輕視網路所帶來的影響,著手修訂《1998年通訊與多媒體法令》,強制所有網路媒體必須向政府註冊。

煽動法令更是當權者的殺手鐧,通過闡述六種煽動傾向,把所有對其不利的輿論,冠上煽動民族情緒、引起友族仇視等大罪,其刑罰除了罰款,更會被判監禁5至20年。馬來西亞的多元種族,一向是政府的利器,真正可以煽動民族的情緒的,究竟是誰?

在種種嚴厲的法令下,除了媒體,連人民都產生「馬來西亞式」的處事態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似乎沒了自己的主見,新聞所能提供的娛樂八卦都來自其他國家、連政治新聞的報導也極為片面,僅僅「有關當局表示」陳述事件、欠缺深度,更別說監督政府。

父母的擔憂,阻擾了年輕人積極參與政治討論,就怕惹禍上身。而在社會運動展露身手的參與者,卻都投入政治活動,似乎陷入參與政治等於入黨參政的迷思。

如今,馬來西亞在去年成功經歷了獨立以來第一次的政黨輪替,傳統媒體和社群媒體不斷地以英雄形象去誇大馬哈迪,各個民族似乎忘記了馬哈迪之前的所作所為。無國界記者(RSF)在2019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中,其中馬來西亞因前朝政府的倒台,得分36.74,在全球180個國家排名123,榮登東盟榜首。

在一片欣欣向榮的狀態,馬來西亞各個媒體在前朝的教訓下,仍然唯唯諾諾,處於試水溫的狀態,也還在尋找當朝政府的底線。巫統倒台後,也因財政危機脫售首要媒體的股份,但媒體巨獸仍然存在、不合理的法令仍然存在,希望馬來西亞媒體有朝一日能掙脫這些束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