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國王的世界》:發現澳洲之前,歐洲人已相信「遙遠的南方必有陸地」

《獻給國王的世界》:發現澳洲之前,歐洲人已相信「遙遠的南方必有陸地」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遙遠的南方必然會有陸地」——這種沒有任何地理探索或發現為基礎的假想信念建構,可以上溯到古典時代。但這畢竟是個純屬假設的大陸,在不同製圖師手中會有不同形狀。

文:切特・凡・杜澤(Chet Van Duzer)

諾曼地圖上的南方大陸

諾曼地圖——包括迪塞利耶製作的地圖——最吸引目光的一點,就在於畫在圖上印度洋東南方,有些地圖稱之為大爪哇的大片土地。關於這塊大陸是否反映了歐洲人對澳大利亞的「早期發現」(亦即早於歷史學家多半接受的時間點,咸認荷蘭航海家威廉・楊頌在一六○六年為歐洲發現了澳大利亞),已經有很多人在這個問題上舞文弄墨了。

這塊大陸在諾曼地圖上的位置跟澳大利亞所在地至少是在同一個區域(只是跟澳洲實際的位置差了二十四個經度,這是很遠的距離),而且其輪廓有少數地方跟澳洲還真有點像,不難想見這種理論是如何崛起的。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最好快速談一下南方大陸在地圖上呈現的歷史發展。

「遙遠的南方必然會有陸地」——這種沒有任何地理探索或發現為基礎的假想信念建構,可以上溯到古典時代,而且實際上還真歷久不衰。馬魯斯的克拉特斯(Crates of Mallus)在西元前二世紀中葉讓這種看法更上一層樓,並且在地圖上表現出來。馬克羅比烏斯(Macrobius)在氏著《西庇阿之夢評註》(Commentarii in Somnium Scipionis,西元五世紀早期)簡化了這種信念,許多中世紀的《西庇阿之夢評註》手稿與印刷版都有地圖,圖上在南方畫出一大塊假想陸地。

第一張畫出南方大陸的非馬克羅比烏斯地圖,是由雕版師傅兼微型畫家法蘭賽斯科・羅塞利(Francesco Rosselli)在一五○八年前後印製的世界地圖,其中的南方大陸基本上就是個位於南極點的大島(圖37)。這畢竟是個純屬假設的大陸,你可以想像得到,這塊大陸在十六世紀不同製圖師手中,會有多少種不同形狀:有些地圖與地球儀上的南方大陸,甚至長得像圍繞南極點的大環。

獻給國王的世界_圖五
圖37:人工上色的法蘭賽斯科・羅塞利 印刷版世界地圖樣張,地圖約製作於一五○八年(Greenwich,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G201:1/53)|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法國製圖師歐宏思・芬恩在一五三一年發表了一張雙心型世界地圖(他後來把自己的寰宇學著作《世界形貌》獻給亨利二世),圖上有巨大的南方大陸,向北延伸幾乎到南回歸線。南方大陸上寫著Terra Australis recenter inventa, sed nondu[m] plene cognita(「南方大陸,近年雖有發現,但尚未知曉全貌」),雖說所知不多,但上面還是畫了山川。非洲東邊那塊向北突出的巨大半島,寫著Brasilelie Regio(巴西地區),之所以與巴西混淆,是因為日耳曼數學家兼製圖師——約翰・循諾的一五一五年地球儀畫錯了。

芬恩地圖上的南方大陸更東邊還有一大塊半島,上面有Regio Patalis(帕塔拉地區)的字樣。羅馬博物學家老普林尼曾經提到印度的這個地區,但神學家兼占星師皮耶・迭伊(Pierred’Ailly,一三五一年至一四二○年)後來錯把該地區南移。理查・亨利・梅哲(Richard Henry Major)將後面這個半島詮釋為澳大利亞的早期發現。

傑拉德・麥卡托在他名為《世界圖像》(Orbis imago)的一五三八年世界地圖上,按照芬恩的一五三一年地圖亦步亦趨來畫,包括南方大陸在內;但不過三年之後,他的一五四一年地球儀呈現的南方大陸形狀卻有天壤之別(圖39)。

獻給國王的世界_圖六
圖39:傑拉杜斯・麥卡托一五四一年世界地圖上的南方大陸,西邊有第二座桑吉巴島(Sint-Niklaas, Belgium,Koninklijke Oudheidkundige Kring; composite image created by CornelisStal et al.)|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麥卡托研究過所有自己能找到、與南方大陸有關的傳聞,用自己的心得來修正過去繪製的圖案。在麥卡托的一五四一年地球儀上,有個往北延伸、指向非洲南端的半島(圖39中沒有顯示),還有一段圖說告訴讀者這塊半島是一五○○年由葡萄牙人發現的;葡萄牙人沿海岸航行了兩千哩路,因為在看到陸地上有許多大鸚鵡,因此稱之為鸚鵡地區(Region of Parrots)。羅伯・金恩(Robert King)表示,麥卡托把這條傳聞所說的土地詮釋為南方大陸(而非巴西),是因為《前所未聞的新世界各地區與諸島嶼》所收錄的喬凡尼・馬特奧(Giovanni Matteo)信件(題為〈克里特島〉〔‘Il Cretico’〕,一五○一年六月二十七日)翻譯有誤。

麥卡托一五四一年畫的南方大陸最顯著的特徵,是從大陸往北向小爪哇島延伸的巨型半島,北至南緯十六度。這個半島的北部標了兩個地名,Beach provincia aurifera(「產金的貝阿克地區」)和Maletur regnum (「馬勒托王國」)。半島更南方有段圖說,表示只要參閱馬可・波羅與盧多維科・德・巴爾特瑪遊記的特定段落,就會相信此處有遼闊的土地。半島上這兩塊有命名的區域,是他詮釋馬可・波羅的兩段文字所得的結果,但他用以指稱的土地,卻比馬可・波羅的原意更為偏南。此外,「Beach」是「Boeach」的另一種拼法,實為波羅所說的「Locach」或「Locac」的訛誤。

重新回到一五四一年地球儀,麥卡托在上面畫了一塊遼闊的土地,向北朝小爪哇延伸,早於任何現存的諾曼地圖。更有甚者,有充分的證據顯示諾曼製圖師深受麥卡托對這些地區的描繪所影響。他在這塊從南方大陸向北延伸的巨型半島西邊,擺了一座大島,寫上Zanzibar visa insula sed nondum perlustrata(桑吉巴島——曾有人目睹,但未經探勘)。

這座「桑吉巴島」的大小與位置完全出人意料:比真正叫這個名字的島嶼大得太多,而且距離其所在的東非海岸也非常遙遠。但諾曼製圖師們卻在自己的地圖上採用了這座錯置的桑吉巴島——約製於一五四二年至四四年的哈雷地圖在相同位置上也有座大島,寫著Zanzibar ysle des geants(「桑吉巴島,巨人之島」);紀堯姆・布魯斯孔的一五四三年世界地圖(圖10)在同樣的位置有座無名大島;一五四七年的瓦拉地圖集在相同位置上,有一座輪廓一致的島嶼,寫著lille des geans(巨人島);迪塞利耶同樣也採用了這座島嶼(圖27以及圖33)。諾曼製圖師確實受到麥卡托一五四一年地球儀影響,而麥卡托在南方大陸上畫了一塊往北延伸的巨大半島,也就很可能是諾曼製圖師在相同位置畫上巨大半島的重要緣由。

獻給國王的世界_圖二
圖10:紀堯姆・布魯斯孔的一五四三年世界地圖(San Marino, CA, Huntington Library, MS HM 46, binding)|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獻給國王的世界_圖三
圖27:皮耶・迪塞利耶的一五五三年世界地圖。此圖原為約翰・涅博慕克・維爾切克所藏,今已遭毀;圖片收入尤金・歐伯胡莫的《皮耶・迪塞利耶的一五五三年世界地圖》,一九二四年於維也納出版|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獻給國王的世界_圖四
圖33:皮耶・迪塞利耶的一五五○年世界地圖 (London, British Library, Add. MS 24065)|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諾曼地圖上的南方大陸通常都包括一大塊往北深入南印度洋的陸地,有時候會標上Jave la Grande(大爪哇),其中又有若干地圖的大爪哇會跟一大塊在南方海洋上東西向延伸、與火地群島(Tierra del Fuego)相連的土地連在一起。第一位描繪南方大陸的諾曼製圖師或許是尚・梅拿,此君曾為法蘭索瓦一世寫了一部名為《首部世界全海港紀實》(Premier livre de la description de tous les ports de mer de l’univers)的手稿,內容是用詩體描寫世界各地港口(但並不完整,而且梅拿大方承認自己並未造訪這些地方)。

梅拿在一五三九年至一五四一年間為英王亨利八世效力時,把這本書回收再利用,變成《法語修辭學世界上卷》(Le premier livre de la Cosmographie en rethorique Françoise)。這卷為亨利八世製作的手稿包含一張世界地圖,圖上巨大的南方大陸向北延伸之遠,彷彿連爪哇與其他若干島嶼都屬於其範圍(圖40)。

獻給國王的世界_圖七
圖40:梅拿的世界地圖,約一五四○年(London, British Library, Royal MS 20.B.XII,f. 4v)|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雖然這座大陸在圖上標的名字不是Java-la-Grande(有些諾曼製圖師以此命名自己地圖上的類似半島),而是La Gatigare——指的是老普林尼曾經提過、皮耶・迭伊誤往南移的卡提加拉(Catigara)地區,但海倫・沃利斯仍然稱之為「今謂大爪哇之最早描繪」。梅拿所繪的半島西海岸輪廓雖然跟其他諾曼地圖相當類似,但東海岸卻非常不同,少了其他地圖上向東突出的三角形半島。

尚・侯茨一五四二年的《水文誌》裡有張世界地圖(圖41),上述半島在圖中的輪廓堪稱典型。小爪哇(此圖標示為the LytilJaua)跟名為Londe of Jaua的大半島之間隔了一條狹窄的海峽。該半島北緣及於南緯八度,其西海岸突然往南轉折,然後是一座朝東北開口的海灣,之後侯茨就不願意畫出接下來的海岸線了;半島東岸陡然往南延伸,而後是一塊指向東方的三角形半島座。

獻給國王的世界_圖八
圖41:尚・侯茨《水文誌》(一五四二年)兩半球世界地圖的東半球(London, British Library, Royal MS 20.E.IX, f. 30r)|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威廉・A・R・理查森(William A. R. Richardson)指出,這個三角形半島是把大爪哇「認成澳大利亞時最難自圓其說的一部分」,因為澳洲東海岸沒有類似的輪廓。侯茨還把東海岸延伸到南緯六十度,遠比澳洲本土海岸實際延伸的範圍(約南緯三十九度),甚至比塔斯馬尼亞南端(不到南緯四十四度)都遠得多。侯茨在《水文誌》ff.9v–10r所繪的爪哇島與該半島的北半部有更多細節,包括地名在內,但地名幾乎無一不在島嶼與半島的北岸,東西兩側相當稀少。同一張地圖上,半島西岸外海還畫了一座大島,標示為Islonde of ye geants(「巨人之島」)。其他好幾張諾曼地圖上的大半島旁也出現了這座島,這又是試圖把該半島跟澳洲畫上等號時的另一個難題。

相關書摘 ▶《獻給國王的世界》:法國繪製地圖的聖城,竟是因海盜猖獗而興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獻給國王的世界:十六世紀製圖師眼中的地理大發現》,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切特・凡・杜澤(Chet Van Duzer)
譯者:馮奕達

現存最華麗的十六世紀地圖,獻給國王也獻給你!
世紀珍藏,隨書附贈100*60公分日本進口紙全彩復刻巨幅海報

本書特色

  • 獨特詮釋視角,全彩硬殼精裝,大開本完整呈現現存最華麗的十六世紀地圖。
  • 第一張描繪澳洲大陸、以「亞美利加」對比指出南、北美洲的地圖。
  • 詳盡轉譯、解析原圖圖說,協助愛好者掌握地圖的背景知識與細節。

世界上最早的海圖,出現在一二○○年。未經修飾的海圖,主要用於航行,由於飽經摧殘,經常無法久用。有時繪圖師也會為顧客量身訂製海圖,畫上精緻圖案,栩栩如生地描繪出各地的風土人情。這等特製的精采地圖價值不菲,通常做為贈禮,象徵權力,供王室貴族蒐藏展示。

法國亨利二世年輕時即熱中寰宇學及地圖學,沉迷於托勒密的《地理學指南》,對於各地經緯度、子午線等相關內容更是著迷,蒐藏了許多相關手稿。原本深受法國國王法蘭西斯一世信任的海軍元帥克勞德・德・阿內博,在亨利二世繼位後失寵,擔心自己政治生涯即將不保,為了討好亨利二世,決定獻上一份精美的禮物給國王。於是,他商請有法國「水文地理之父」之稱的諾曼製圖師皮耶・迪塞利耶(Pierre Desceliers)繪製精采地圖。

獻給國王的世界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