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威脅罷工空服員的年終與調薪,在《勞基法》中如何規範?

長榮威脅罷工空服員的年終與調薪,在《勞基法》中如何規範?
Photo Credit:長榮航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現行勞基法對公司內部的年終獎金和調薪幅度沒有直接規範,但若以此來間接威脅參與罷工的人士,仍會有違反工會法之嫌,不過,優惠機票的發給,確實是有討論空間。

文:張榮成(實習律師)

台灣近年勞工意識抬頭,衍生許多罷工及勞工爭議,據勞工局統計,自2016年起,光勞資爭議每月均達上千件之多,雖不排除部分是勞方過失,但受資方無理壓迫的情形亦不在少數,相較於過往面對龐大資方,勞方僅能選擇消極服從或放棄,罷工不失為一種勞資雙方的溝通模式。

而據媒體報導,針對長榮醞釀罷工,長榮航空於罷工前即發表公開信,若影響到長榮運營,即停發年終、終止年度調薪以及取消員工優待票之福利措施,雖然長榮航空之聲明有違反《工會法》第35條之嫌,本文先暫不討論,僅以長榮拒絕罷工之手段,釐清勞工權益以及福利為何?

年終獎金非強制給予,但不表示可以任意不給

若雙方勞僱契約無明文規定年終獎金之給予方法,年終獎金僅於《勞基法施行細則》第10條2款將年終獎金定為非工資之非經常性獎金;次按《勞基法》第29條規定,「事業單位於營業年度終了結算,如有盈餘,除繳納稅捐、彌補虧損及提列股息、公積金外,對於全年工作並無過失之勞工,應給與獎金或分配紅利。」

換句話說,年終獎金乃雇主具勉勵、恩惠性質之給與,故年終獎金之發給應兼顧勞工利益及雇主經營獲利,視事業單位該年度營運情況及盈餘多寡,衡酌員工工作績效、辦事勤惰等關涉勞工對事業單位之貢獻等項之考核,以作為是否發放年終獎金及發放數額多寡之參考標準,即是否發放、發放數額及對象,悉由雇主依營利狀況及考核結果決定,倘事業單位營運狀況及獲利盈餘不佳,或經雇主考核後有正當理由認員工績效不應受發給年終獎金,則該員工對雇主即不具有年終獎金之給付請求權。

因此,如果長榮航空祭出若因罷工「未為獲利」得停發年終獎金,在公司有盈餘的前提下,若勞動契約有規定發放年終獎金之規定,即應發給年終獎金,更不能僅對未參加罷工之員工發放年終獎金,否則就是對員工恣意為差別對待,空服員有權依法向法院請求給付年終獎金。

而且,就算長榮航空以空服員該年度績效較差(不論因罷工或其他理由),因績效和過失是兩種不同的事情,雇主仍需要提出說明員工之過失為何,不能僅以泛泛指稱績效較差而拒絕發給年終獎金。

4agkmdh6xlymrtbd6uizmouadmj1f8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法令無規定應年度調薪,但也不能用考核來當壓力

調薪是「調整事項」,也不涉及法律層面所保障的「權利」,在法規並無強制年度調薪下,僅能依勞僱契約規定。

依筆者經驗,通常契約會規定,工作滿幾年,而年度考核為幾等,於次年提高薪資多少元,可預見長榮航空將以考核為武器,拒絕依契約為空服員調薪,如前所述,若參加罷工人士若無其他事由影響考核,長榮航空自然應「依契約」對空服員調薪,若僅以參加合法罷工為理由而拒絕為調薪,得向法院請求判決給付。

暫停優惠機票屬於公司內的福利,確實有討論空間

依長榮航空的聲明文判斷,長榮航空係依長榮航空公司國際航線員工優待機票福利辦法規定:「公司得視營業狀況暫停一定區間優惠機票之使用。」此規定由於長榮航空對於營運、福利發放等事由,公司有一定之決定權,而就空服員得否請求,還有賴實際影響程度判斷。

綜上所述,誠如行政法院所說:

「勞工擁有的唯一資本即為勞動力,此亦乃資方在僱傭關係中對勞工的唯一需求,是拒絕提供勞務,往往成為最強而有利的籌碼。然而孤掌難鳴,若勞工集結的規模未對其所屬單位造成相當程度壓力,處於弱勢之勞工,自無開啟對話、談判空間的可能。」

直言之,罷工本質就是勞工為了建立良好的工作環境,改善勞資不對等的情形而辦。勞動部亦表示,工會罷工是辛苦的事,若非不得已,沒有工會會輕易選擇罷工,罷工也不是工會目的,最終是希望長榮航空公司能正視勞方的聲音跟需求,因此,該公司對於工會行使合法罷工權應予尊重而不該介入。

s1w45u4jzp3vsvzinw882jhecreuv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然而,比較上次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筆者相信因大多數民眾對於該次罷工之認同,搭著蔡總統上任時喊話改變勞工就業環境之決心,空服員以幾乎全勝的姿態站出(包含事後組織罷工幹部遭清算記過,仍遭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認定無效)。話雖如此,近期隨著罷工事件越演越多,以及媒體特意報導特定人士之作為,導致民眾對於罷工支持度也越來越低,甚至產生厭惡心理,背負自私罵名。

此外,長榮在罷工前嚴正聲明其後果,其態度之強烈,不難預見其事後清算之可能,且長榮與華航不同的股權結構,政府介入能力較低,是否能取得與華航同樣結果,關鍵還在社會輿論是否支持。

身為過勞之島的一員,除了理解空服員願意承受上開風險,仍運用體制內的手段爭取自己的權利,在政府介入能力有限的情況,只能如蔡總統所言「自己去跟老闆說」,民眾應給予更多支持,並將支持化為輿論,以促使長榮在空服員實際罷工前,與工會完成協議,達到公司、空服員、消費者之三贏結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