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從印尼模式談台灣與中國的民主化

評《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從印尼模式談台灣與中國的民主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作為一種制度,在實行層面上並非可以在一夜之間無縫接軌。印尼作為一個人口超過2億的國家,在1998年蘇哈托(Suharto)因為亞洲金融風暴危機下台,印尼結束長達30年的威權體制,接著印尼展開長達20年的民主化過程。

文:青年外交官 劉仕傑

編按:本文為《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1998-2018)》書評

由季風帶文化出版,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戴維信(Jamie S. Davidson)所著《印尼: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 1998-2018》一書,對於所有想要了解印尼這個國家,以及政府目前大力推動的「新南向政策」的讀者而言,是一本值得閱讀的工具書。

本書將印尼最近二十年來所歷經民主化的各項選舉、主要政治人物的背景以及印尼的政經社會結構,做了一次完整詳盡的爬梳。尤為難能可貴者,本書一開始的「背景:印尼國情」部分,用相當的篇章列出印尼國家歷史年表、印尼34省地圖、印尼國家政治體制、印尼與包括台灣在內等亞洲其他國家之經濟發展數據以及2019年印尼大選的各項觀選指標等。對於多數對印尼整體而言相當陌生的台灣讀者而言,這些貼心的編排資料大大降低了一開始的閱讀障礙。另外一方面,作者戴維信教授刻意避開使用太多的艱深政治學學術用語,改用淺顯平易的描述代替,訊息清楚,輔以譯者用心精準的翻譯,全書讀起來流暢舒服。

本書評寫作的同時,印尼甫於4月17日完成總統及國會大選,雖然完整開票預計要至5月22日方能完成,但現任總統佐科威(Joko “Jokowi” Widodo)根據快速點票的結果,已經宣佈以接近10%的差距順利連任成功,但弔詭的是,挑戰者普拉伯沃(Probowo Subianto)也公開聲稱當選,所以正式的大選結果,還是得等到5月下旬才能確認。

我認為觀察印尼近年的民主化發展,有兩個面向值得我們思考,一個是從印尼的民主化經驗出發,思索中國未來有無可能民主化?另一個則是印尼的民主化經驗對於台灣民主化以及民主鞏固的啟示。

RTX6S17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佐科威和夫人4月17日完成投票後和記者致意。
印尼 VS 中國

許多人在思考印尼近二十年來民主化的過程時,常常忽略一項基本的事實:人口。印尼是一個擁有2.64億人口的大國,族群多元,同時印尼是一個島國,光是擁有住民的島嶼就達8千個。這些結構性限制,讓印尼在學習成為一個民主化國家的道路上崎嶇顛簸。也因為這些結構性限制,使得訊息的溝通成本很高,人民在接收民主化訊息的過程會出現其他人口規模較小國家所不會發生的問題。

f_3-印尼相對位置 圖表


目前正在進行的總統及國會大選開票就是一個有趣的觀察指標。有一個新聞可以參考,由於幅員廣大,長時間以人工點票,目前已經有超過270個選務人員過勞死亡,另外有將近2千個選務人員因為工作疲累而生病。根據印尼選舉委員會的說法,每個死者家庭將得到一筆2千5百美元的賠償,這金額正是印尼一年的最低工資。

因為選務工作過於繁重而導致過勞死,這類新聞倘若發生在台灣,那怕是一個選務人員,都將會成為新聞頭條。但這次在印尼,竟然有將近3百個選務人員過勞死,這是多麽令人震驚的事。這件新聞也說明一件事,民主化,或所謂選舉,除了制度的建立之外,在實務上還是牽涉到許多基本技術層次的問題,包括是否熟悉選務制度、選務人員的素質、選舉過程媒體的角色等等,而這些操作層次上的小細節,需要一次又一次的選舉實務來讓選舉(或所謂民主化)的參與者更加熟練順暢以及產生更大的信心。

其實類似的問題也正在印度發生。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它的人口有13億,在今年4月份的國會議員選舉中,光選民人數就高達9億,投票站達1百萬個,選務人員達1千萬。印度的面積為全球第7大,國內各地的經濟社會程度有巨大落差,光投票日就超過1個月(4月11日至5月19日)。有關印度浩大民主選舉工程如何實行,有興趣者可以看看BBC這篇報導

印尼和印度當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國家,在選舉及民主發展上各有不同的難題,但某個程度上他們都回應了一個在西方政治學上常常爭辯的命題:西方式的民主選舉制度,到底是不是普世適用?而這個命題,也是目前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拿來抗拒西方式民主的說詞。中國政府面對西方國家要求中國進行民主化的壓力時,常以西方式民主不適合中國這類說法回應。誠然,中國人口龐大,族群眾多,地理面積巨大,各省各地政經社會結構差異炯大,倘要進行民主化工程,當然是一個浩大複雜的工程,一不小心,甚至有可能造成社會動亂。老牌民主國家美國的人口為三億多,但它的總統選舉方式因為歷史因素採用了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選舉人團」制(electoral college)。換言之,全世界尚未有如中國之人口規模等級的民主國家(最接近者為印度)。

回到本文先前論點,民主作為一種制度,在實行層面上並非可以在一夜之間無縫接軌。印尼作為一個人口超過2億的國家,在1998年蘇哈托(Suharto)因為亞洲金融風暴危機下台,印尼結束長達30年的威權體制,接著印尼展開長達20年的民主化過程。以任何指標來看,印尼是一個相當年輕的民主國家,而它的民主鞏固(democratic consolidation)憑心而論做得令人刮目相看(儘管不是完美)。與台灣相較,印尼的民主更年輕,而且民主化的難度也更高(以人口、面積及多元族群而言)。我認為,所有關心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民主化的朋友,都應該閱讀這一本書。印尼的民主化經驗,雖然是跌跌撞撞,但到目前為止仍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印尼 VS 台灣

我在閱讀本書時,常常試著把距離拉遠,用宏觀的角度來比較印尼與台灣的經驗。事實上,印尼的民主化過程有些部分的確遇到與台灣極為類似的經驗。本書的作者戴維信教授十分貼心,特地為了中譯本寫序,他在序中提到:

「印尼向各區域與地方政府下放重要的行政與財政權力…這些族群組織因而能夠透過各種裙帶關係與國家合約分沾國家龐大資源…這種分權安排也許會令貪腐問題變得嚴重、妨礙國家經濟增長,但卻為各族群組織擁護民主政制提供了重要誘因」。

我讀到這一段的時候,不由得想起在台灣的民主化過程,李登輝前總統扮演的角色。論者曾謂,李前總統當年身為國民黨的本土派台籍精英,為了讓台灣進行民主化,不得不跟台灣的黑金政治及地方派系妥協。當年李前總統的做法,的確讓台灣進行了總統民選(及之後的政黨輪替),但也導致地方派系及黑金政治成為直到今日仍然無法根除的政治毒瘤。但試想,當年的妥協,難道不是一種必要之惡,成為一種擁護民主的誘因嗎?又以今日的彰化的離岸風電為例,丹麥風電商沃旭從今年年初與經濟部及彰化縣政府在躉購費率的爭執,以及後來對於國產化的要求,直至日前終於塵埃落定決定設廠,過程都涉及中央與地方的資源分配,在不完美中找到最大公約數,讓各方(包括地方派系)能夠達致共識。政治,的確就是妥協的藝術,在印尼如是,在台灣亦然,只要隧道的另一頭能看見民主的光。

最後,我想談談宗教及族群這兩個因素在印尼民主化所扮演的角色。

宗教因素,對台灣讀者而言,是相對陌生的。台灣是個世俗(mundane)國家,儘管我們的民間信仰及各種宗教活動熱鬧頻繁,每到選舉,各候選人總是廟裡進廟裡出,甚至到了逢廟必拜的程度,另外也不忘同時爭取例如長老教會朋友的支持,但整體而言,台灣仍是個世俗國家。印尼雖然目前也是世俗國家,但其百分之85的人口是穆斯林教徒。印尼會不會在未來變成伊斯蘭國家,是個政治學上值得關注的議題。就目前而言,伊斯蘭教因素,也的確是總統大選的重要影響變數。

談到族群,我認為華人在印尼政治的角色十分敏感複雜。猶記得2014年鍾萬學(客家小名為Ahok)因為佐科威當選總統之故,以華人副省長身份接任成為雅加達省長。原本他應能在2016年省長選舉中順利當選,卻因被指控褻瀆伊斯蘭教(鍾萬學是基督徒)而最終敗選甚至鋃鐺入獄。其實華人人口只佔印尼的百分之3不到,但印尼過去曾出現嚴重的排華暴動,包括1965年的反共大屠殺中,不少華人因而遇害,社會的結構性主因是華人富有,導致印尼人心生不滿。現任總統佐科威傾中,在外交上支持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政策,主張跟中國合作貸款,以強化印尼的基礎設施,但另一派選民則對中國及中國移民持有疑慮,尤其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目前在歐美遭遇強大批評,認為是中國政府用來獲取當地國基礎設施使用權的工具。未來華人(包括台灣僑胞)在印尼社會的角色會如何發展,值得在台灣的我們持續觀察。

結論

本書篇幅不多但內容紥實,是一本相當好用的工具書及入門書。印尼距離台灣不遠且有班機直飛,在當地有許多台灣僑胞落地生根,台印兩國的經貿文化往來頻繁,如果你對這個兩億多人口的大國有興趣,相信可以從這本書獲得一些啟發。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1998-2018)》,季風帶文化有限公司

作者:戴維信(Jamie S. Davidson)翻譯:鄺健銘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學者戴維信(Jamie S. Davidson)在《印尼模式:國家民主化二十年史(1998-2018)》聚焦於印尼民主化時期的各種動態轉變,梳理印尼龐雜民主實驗的政治得失。2019年4月17日印尼大選在即,《印尼模式》既是閱讀印尼極其複雜國情不可多得的簡明入門讀本,於全球民主退潮當中,《印尼模式》對亞洲乃至世界民主進程亦有啟示。

螢幕快照_2019-04-04_上午3_31_12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