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居世界的海外越僑:從反共親美的「反動份子」,到越南在國際社會裡的支撐力量

散居世界的海外越僑:從反共親美的「反動份子」,到越南在國際社會裡的支撐力量
Photo Credit:Wikip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今海外越南人中,有將近半數居住在美國。超過7成是在1975年後南越滅亡以難民身分進入美國。美國越僑主要集中在加州與德州等地。然而,如果我們與其他亞裔比較,越裔人士在教育程度跟就業情況都比印裔、華裔、日裔、菲裔為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越南在革新開放後,政治上與西方對抗的態勢緩解,許多海外資金投入越南的建設,其中有一支十分重要的力量深刻了影響了越南的經濟發展,那就是海外越僑,他們從世界各地帶來了資金與技術,加上對祖國的情感,這些海外的越南人不論在政治還經濟上都牽動著越南未來的走向。

在1970年代,居住在越南以外的越裔人士僅僅只有10萬,這些人主要散居在其他中南半島國家或者前殖民母國法國。然而,隨著1975年西貢淪陷,南越正式滅亡後,大批的意識形態不同的越南人為了逃離越共統治而離開家鄉。在西方國家與南越過去同盟關係下,許多前往了美國、澳洲。現今海外越南人約有400萬。

在南北越統一之初,越共把這些親美的海外越南人視為反動分子,而隨著時代演進,這些過去曾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海外越南人,也逐漸變成越南與世界各國的重要橋梁。2004年,越共中央發表決議稱:「海外越南人是越南民族不可分割的一份子,為越南與各國間合作與友好關係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展開對居住世界各地越南人的工作是國家與人民的重要任務。」

那之後,每年有3-5萬的越南人返回他們的祖國,包含了許多科學專家跟資本家,帶來了許多投資項目,到2013年,海外越南人投資的項目高達3559個,總投資格高達112億美元。光是在2011年的僑匯就達到90億美元。

看到海外越南人帶來的巨大效益,越南政府也推出了許多政策,允許海外越南人恢復越南國籍,放寬其購買土地與房屋的限制,給予簽證上的特殊寬限,讓海外越南人與其眷屬可以5年內免簽證等等。

現今海外越南人中,有將近半數居住在美國。超過7成是在1975年後南越滅亡以難民身分進入美國。美國越僑主要集中在加州與德州等地。然而,如果我們與其他亞裔比較,越裔人士在教育程度跟就業情況都比印裔、華裔、日裔、菲裔為差。這主要的原因是其他國家的亞裔移民在1950年代後多半為該國社會的上層分子,透過留學或經濟移民,與越裔大批量的政治難民情況不同。

但即便如此,兩百萬的越裔美國人仍有十足的影響力。在美國已經有上百家的越語報紙刊物、數十家越語廣播電台與電視台。越裔美國人也在美國成立了超過18萬家的各類型企業,越裔企業營收總額每年高達200億美元。

AP_050416014350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曾競選加州聖荷西市議會代表的越裔美國人Madison Nguyen(右)
AP_050415016141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以越南船民身份抵達美國的Thanh Nhat Pham,目前在加州東灣亞洲青年中心(East Bay Asian Youth Center.)協助青年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的越裔美國人都是前南越政府的官員、軍人與其後代。如果以1949年國共內戰後以後國民黨來台的撤退情況對比,可以比較好理解。也因此,這些越裔美國人大多有強烈的反共色彩,許多越裔美國人至今仍高舉前南越的黃底三線旗,並且使用南越時期不同於河內標準音的西貢腔以及拼寫方式。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外國人對越南菜的印象都是南越酸甜辣的風格。

因為在政治上反共,這些越裔美國人不乏有企圖推翻越共統治權威的人在。在美國有許多反對越南執政黨的政治勢力,比如「越新黨」、「自由越南政府」、「海上難民SOS組織」等等。這些組織有時在越南國內陷入政治示威帶來騷亂時,會被越南當局指為在地下運作的恐怖組織。近幾年越南的反華示威中,輿論也認為與越僑海外反共勢力有聯繫。

800px-South_Vietnamese_flag_parade
Photo Credit:DHN CC BY SA 3.0
越裔美國人在越南新年慶祝活動上舉著南越旗幟

新一代的越南移民也不斷上升,有越來越多的越南留學生前往美國,人數也逐年遞增,這批新一代的移民也正在逐漸改變過去以南越舊政權人員為主體的美籍越南人社群生態。

而海外越南人聚集的地方除了美國,歐洲也是一大看點。在歐洲中,德國與法國是越南人較多的地方。法國自從殖民越南後,就有許多越南人前往留學與生活,一次世界大戰時,法國在中南半島徵召大量軍伕以補充兵源不足,當時就約有3千人在戰後選擇繼續留在法國。南越滅亡後,又有許多難民前往法國,至今有近30萬越南人在法國生活。但不同於美國,在法越南人因為教育制度與社會氛圍的關係,大多已不會講越南話。法國越南人中的挺共與反共派則是旗鼓相當。

而德國的越南人則是有完全不同的時空背景,二戰後德國裂土而治,東西德各自引進了大量的外籍勞工彌補勞動力不足。東德與社會主義同盟的北越合作,引入大量越南工人。雖然也有一些是1975後的政治難民,但是整體而言在德國的越南人較為安逸,沒有政治上的特殊傾向。

AP_700643876640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前德國副總理呂斯勒(Philipp Roesler,左)為越南裔德國人,1973年生於越南,父母於越戰中身亡,後被一對德國夫婦收養

在澳洲也有為數眾多的越南人,至今有超過25萬的越南人生活於澳洲,情況與美國類似,在1975年以前,澳洲的越南人只有2千人。生活在澳洲的越南人主要居住在雪梨、墨爾本等城市地區。對於文化認同較強,也會開辦越南語學校傳承語言文化。

而台灣也是海外越南人的一大目的地,過去南越滅亡時也有部分的越南難民來台,大多是高級官員,包括了南越總統阮文紹跟前總理陳善謙等,但是這些人都沒有久留,而是以台灣為中介站繼續前往第三國,許多留下來的都是越南華人。

1997年以後,因為跨國婚姻的興起,又讓越南人移居台灣的情況成長。其後加上外籍移工與留學生,預估在台越南人從20萬到40萬不等,因為包含了短期的居留以及失聯移工等等,準確的數字較難掌握。由於越南文化與台灣相近,相較於其他地區的外籍配偶,越南人更融入適應台灣,加上其勤奮的民族性格,未來勢必會在台灣社會中成為一個重要的支柱。

這些海外越南人是越南在國際交往中重要的支撐力量,也成為了越南與世界各國的橋樑。目前在台灣為數眾多的東南亞移工與移民,也能以這樣的思維,成為台灣與東南亞交流的樞紐,為雙方帶來實質利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