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黨代表集會場至今未改名,面對轉型正義,德國選擇把傷口留下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至今未改名,面對轉型正義,德國選擇把傷口留下
紐倫堡黨代會集會場檔案中心|Photo Credit: KaterBegemot@Wiki 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轉型正義不只是空話,也不是只有掛牌就可以憑空運作。轉型正義其實應該落實在日常的生活中。德國過去曾有因歧視的分別心而造成的屠殺,所以他們的轉型正義著重於減低日常的歧視與尊重多元不同的族類,達到族群融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身為一個德國的外籍人士,最近參加了針對外籍婦女的一個訓練。這個訓練叫做「反對極右派排外及性別歧視的論點訓練」。這個課程是排在週末白天六小時的課程,讓我見識到德國針對成人與外籍人士的教育。

授課的地點是紐倫堡,主辦單位是巴伐利亞邦承辦相關外裔人士及族群融合業務的協會。對於德國來說,紐倫堡曾經是納粹中央黨部的大本營。過去的納粹中央黨部留下來的基地現成了轉型正義的機構,稱之為「紐倫堡黨代會集會場檔案中心」(Dokumentationszentrum Reichsparteitagsgelände),它至今沒有被改名,而是把過去的名稱保留住,藉以提醒民眾歷史的過往。

過去納粹時期的中央黨部基地,建築宏偉龐大,可以看出納粹當年的「雄偉」企圖,現今成了展覽過去屠殺歷史的地方,除了硬體的設備展示,還有對納粹崛起有詳細的資料展示,機構內也設有讓人諮詢歧視問題的專員。

這個德國過去的加害機構,就如同現今台灣正在處理中正紀念堂存廢的問題一樣。德國沒有把過去加害者的歷史建築物剷除,反而是用來做轉型正義,並且除了硬體外,也賦予諮詢民眾的教育功能,目的是除了用以參觀外,更有教育民眾與年輕學子的使命,希望透過人與人的諮商討論來排除社會上的各種歧視,引導民眾討論與論述。

這次訓練課程中,一位來授課的講員就是來自以上文獻中心的講員。另一位是邦政府特別設立的反極端右派歧視的行動諮詢專員。反極端右派歧視的行動專員說,他們經常接受邀約或主動出擊到中學學校和年輕人座談討論有關右派排外的問題。可見德國人自己對於過去是加害者的身份毫不迴避,並希望藉由對年輕人的教育來減少右派狂熱者。在德國的政治議題,經常會被人討論,當我們把心中在意的問題與他人交流,才可能避免封閉的思考而走向極端化。

AP_1819448068428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互動與分享式的授課

參加上課的人都是外籍的女性。其中有的來自哈薩克、有的是來自越南、匈牙利及英國的女性。專員的第一個活動就是要我們自我介紹,除了介紹名字之外,也要提出自己名字的由來。活動用意除了可以闡述自我的認同外,也讓參與者更清楚每個人的來歷。個人的名字不再只是個簡單的代名詞,它其實都含有家族期待。

許多排外與性別歧視的現象,是來自於人對人的差別心。而對於外籍女性來說,經常是雙重的弱勢。透過各個外籍女性的經驗分享,除了讓人不感到孤單外,也讓人體會到日常生活中,不經意的言語所構成的歧視,而說話者毫無自知。

一個越南護理師提到,她在紐倫堡市健康局主管衛生管控,經常必須忍受同事對她的冷言冷語,更有德國同事在同仁會議中不留情地糾正她德語用字。有時她一出健康局的大門,就會冷不防被過路人問,她何時完成清潔的工作。她說,在德國被歧視令她很無奈。在無法避免的情況下,外籍人士還是要自己出招回擊,否則會被逼到忍無可忍。

例如她面對工作同仁自以為是的糾正,乾脆諷刺地說,「我因為沒有德國配偶可以練習德語。您這樣辛苦的糾正,要不要請您來當我配偶,這樣可以滿足您整天糾正德文的樂趣?」大家聽了,都愕然大笑。沒錯,這就是在德國生存必須練就的功夫。她說,她在德國不能老是忍讓,否則會被欺負得體無完膚。

在德國亞洲人經常會遇到陌生人的語言騷擾,尤其是迎面而來的「青槍衝」,感覺很不友善。剛開始個人覺得莫名其妙,說的人還露出洋洋得意的微笑。「您的中文說得真好」是我多年來訓練出來的回馬槍。通常我會很認真地用德語這麼說,聽到回話的人,他們的臉馬上轉紅。分享彼此經驗,讓受委屈的外籍婦女都笑成一團,感覺好像給打了一針有效反極右派言論的預防針。

民主需要對話與多方交流演練

轉型正義不只是空話,也不是只有掛牌就可以憑空運作。轉型正義其實應該落實在日常的生活中。德國過去曾有因歧視的分別心而造成的屠殺,所以他們的轉型正義著重於減低日常的歧視與尊重多元不同的族類,達到族群融合。

而台灣的轉型正義內容該是什麼呢?除了去除威權獨裁的建築及路名外,台灣也必須知道過去獨裁的來由,並透過和不同族群的對話來看待過往的歷史,從不同的角度面對面交流,才能讓生活在台灣的人有堅定的民主的基礎。選舉只是民主的一項表徵,民主實質的內含,應該是朝向多元的理性對話,並演練回應煽動性言論,讓民主的根可以紮得更深。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劉威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