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稱霸歐洲歌唱大賽,證明以色列是媲美西方的文化國度

四度稱霸歐洲歌唱大賽,證明以色列是媲美西方的文化國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觀眾在觀賞比賽時,不妨思想,在同一個舞台上競技的許多表演者們,來自僅僅幾十年前,還在戰場上,因數十、乃至數百年恩怨而廝殺的各個國家。也許人們可以冀望這個國際歌曲大賽,能在某種程度上實踐創辦者的初衷,以文化交流為所謂的「和平」有些許貢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2019)年5月14至18日,以色列歡慶獨立紀念日一週後,該國濱海城市特拉維夫(Tel Aviv)將迎接第64屆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註1)。就連流行樂教母瑪丹娜(Madonna),也受邀前來表演。在這個由歐洲廣播聯盟(European Broadcasting Union)主辦的國際音樂大賽中,參賽的各個國家(註2)會推派一位歌手或一組樂團,演唱一首原創歌曲,獲得冠軍的國家,就成為下一屆賽事的主辦國。在亞洲也具有相當知名度的瑞典阿巴(ABBA)合唱團,就是1974年的冠軍;另外將近20年前,因演唱電影《鐵達尼號》主題曲而在全球爆紅的席琳・狄翁(Céline Dion),則在1988年代表瑞士出賽並榮獲冠軍。

由於賽事不僅邀請選手,還會吸引大批歌迷、粉絲前往主辦國觀賽,很多國家或城市都認為,主辦這場大賽的殊榮,能帶動觀光,紛紛卯起來推廣。在今年的廣告影片中,特拉維夫市長胡爾戴(Ron Huldai)與1998年代表以色列奪冠的達娜國際(Dana International),就用有些搞笑、詼諧的方式,邀請迷哥迷姐來特拉維夫共襄盛舉。

  • 影片解說:2019歐洲歌唱大賽宣傳短片

5月13日晚間,在特拉維夫的舞台廣場(Habima Square),主辦單位鋪上了象徵特拉維夫不夜城印象的橘色地毯,來自41個國家的代表們,在當晚走上「橘地毯」亮相,為比賽揭開序幕。

以色列歷年戰績

首屆歐洲歌唱大賽於1956年於瑞士的盧加諾(Lugano)舉行。以色列在1973年開始參賽後,曾分別在1979年與1999年,因為前一年奪冠,而勝任過兩次主辦國的角色(註3),並且兩次都是在耶路撒冷舉辦。在睽違二十年後,今年移師到特拉維夫。

今年代表以色列出賽的是27歲、有著渾厚嗓音的柯比・馬利米(Kobi Marimi)。按照從2014年以來的慣例,馬利米因為在以色列歌唱選秀節目《閃亮新星》(The Rising Star for Eurovision)脫穎而出,獲得冠軍,也同時獲得歐洲歌唱大賽的入場卷。

  • 影片解說:柯比・馬利米參加《閃亮新星》時的表演

最近兩次代表以色列在歐洲歌唱大賽奪冠的歌手,不約而同因舞台下的經歷受到矚目,在以色列國內外引起一些旋風。1998年奪冠的達娜國際,當年在舞台上風姿綽約地搖擺,完美地詮釋《Diva》這首歌;她出生時其實是男孩,在展開歌唱事業初期,到倫敦進行變性手術,隨後將自己身分證上的名字由男性化的亞榮(Yaron Cohen)改為女性化的莎朗(Sharon Cohen)。

  • 影片解說:達娜國際在1988年歐洲歌唱大賽的表演

1998年,其實是達娜國際第二次爭取代表以色列出戰歐洲歌唱大賽,她曾在1995年試圖爭取這個機會,卻不幸以亞軍落敗。1998年,當達娜國際成功爭取到代表權時,有些宗教人士或保守派人士基於她跨性別的身份,企圖阻止她代表以色列出賽。

自從在歐洲歌唱大賽中奪冠後,達娜國際被許多LGBTQ人士及團體,視為具有代表性及啟發性的重要人物之一。她開始在國際媒體上曝光,除了她精湛的歌藝,「跨性別」的身份往往成為媒體訪問的焦點。

2018年5月12日以色列時間晚間,全國上下許多民眾都守在電視機及酒吧、或城市的大型螢幕前,看著從葡萄牙里斯本現場直播的歐洲歌唱大賽決賽。將近凌晨兩點,代表以色列出賽、年僅25歲的妮塔・巴茨萊(Netta Barzilai)傳來捷報,獲得冠軍。在飄著綿綿細雨的特拉維夫拉賓廣場,數千位群眾聚集揮舞著國旗歡呼,一些人甚至興奮地跳入廣場中的水池,舉國歡騰般地大肆慶祝這場勝利。

  • 影片解說:妮塔在2018年歐洲歌唱大賽的表演

在比賽中,身著和服的妮塔,在許多招財貓構成的背景襯托下,用洪量的嗓音詮釋了一首搭上「MeToo」運動風潮、拒絕女性被物化的歌曲《Toy》。歌曲開頭、聽起來像是挨打的人聲,象徵妮塔小時候,在學校因為太胖被霸凌、嘲笑的過程;妮塔和伴唱們在演唱中穿插模仿雞叫等特殊的人聲,則象徵霸凌者內心深處、對多元的恐懼。

相較之下,以色列在1978年與1979年的奪冠時,呈現了截然不同的曲風。1978年以色列歌手伊薩爾・柯恩(Izhar Cohen)帶領樂團Alphabeta,以一首朗朗上口的《A-Ba-Ni-Bi》奪冠(註4)。活潑的曲調配上環繞「愛」為主題的字句,歌詞包括「愛是神祇、愛無所不在……愛是自由、愛一直善待我」(Love is God, Love is all around... Love is free, Love's been good to me)。

  • 影片解說:以色列在1978年榮獲歐洲歌唱大賽冠軍的歌曲 《A-Ba-Ni-Bi》

1979年讓以色列在歐洲歌唱大賽蟬聯冠軍的《讚美神》(Hallelujah),再次呈現輕快、帶點世界大同的曲風及歌詞意境,歌手們輕輕地唱著「為凡事讚美神,讚美昨日與今天,讚美神並手牽手」(Hallelujah for everything, Praise tomorrow and yesterday, Hallelujah and hold each other's hands)。

多年來,在北美許多招收猶太裔小朋友或青年的夏令營中,這兩首歌曲都成為備受傳唱的營隊歌曲之一。

  • 影片解說:以色列1979年蟬聯歐洲歌唱大賽冠軍的決賽曲《讚美神》
藝術與政治

從某種角度來看,歐洲歌唱大賽有時不免成為民族主義展現的場域。1960年代的西班牙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政權,就砸下不少資源,希望能在比賽中出頭,展現西班牙與西歐先進國家平起平坐的形象。1969年,當西班牙獲得主辦權時,佛朗哥政權更是砸下大筆資金,將比賽辦得蓬蓽生輝;甚至在舞台展示一尊國寶級藝術家達利(Salvador Dalí)打造的雕像。同一年,為了杯葛獨裁的佛朗哥政權,奧地利選擇退賽。

當以色列在1979年、建國31年後二度蟬聯歐洲歌唱大賽冠軍時,許多以色列人覺得他們彷彿揚眉吐氣,展現國家在文化層面的正常化。當以色列歌手們站上國際舞台,穿著流行的緊身褲,輕鬆愉快地搖擺並演唱當年的比賽歌曲,而獲得冠軍,這似乎證明了以色列不再是一個搖搖欲墜、四面受敵的國家,而是一個在文化及其它層面,可以和歐洲先進各國相提並論的同儕。

在今年歐洲歌唱大賽前,似乎來勢洶洶的杯葛運動(註5),從某種角度看來,並非新聞。1978年,現場直播歐洲歌唱大賽的約旦電視台,在以色列歌手表演時,順勢進了廣告;不過當以色列被宣布奪冠時,約旦電視台慌亂地將畫面換成在比利時常見的水仙花,並宣布當年歐洲歌唱大賽,由實為亞軍的比利時奪冠。

更廣義地來說,有時歌手們的表演,也會被以「政治化」的眼光受到批評。比如說,2018年奪冠的妮塔所穿的一席日式和服,就被少部分評論家批為是「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的霸權展現。

撇開嚴肅的政治,歐洲歌唱大賽其實在文化層面,與歐盟這個區域政經組織有某些可以相提並論的理想。這個在1950年代,也就是二次大戰結束短短幾年內,被提出來的文化活動,在當時的轉播技術及歷史脈絡下,展現極大的野心與企圖心。當觀眾在觀賞比賽時,不妨思想,在同一個舞台上競技的許多表演者們,來自僅僅幾十年前,還在戰場上,因數十、乃至數百年恩怨而廝殺的各個國家。從這個角度來說,人們對歐洲歌唱大賽似乎可以抱持一絲希望,冀望這個國際歌曲大賽,也許能在某種程度上實踐創辦者的初衷,以文化交流為所謂的「和平」有些許貢獻。

註釋
  • 註1:儘管最常見的中文翻譯是「歐洲歌唱大賽」,較為恰當的翻譯應為「歐洲歌曲大賽」,除了字意以外,這場國際比賽的主題其實是原創歌曲的競賽。
  • 註2:從字面上看來,一個常見的誤解,就是只有歐洲國家有資格參加歐洲歌唱大賽,但其實不然。比如澳洲從2015年以來,就是參賽國之一。
  • 註3:以色列代表在1978年與1979年,連續兩年奪下歐洲歌唱大賽冠軍,但是在1979年主辦後,基於預算因素,婉拒了再次主辦的機會。最後是由荷蘭主辦了1980年的歐洲歌唱大賽。
  • 註4:這個看似瞎扯文字組合而來的歌名,其實是來自以色列童言慣用語助詞,用可愛的口吻表達「我愛妳」。
  • 註5:在得知以色列將成為2019年歐洲歌唱大賽主辦國後,許多名人或私人團體,特別是與「抵制、撤資、制裁」(BDS)運動有關的人士,開始推廣杯葛賽事。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謝宇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