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事件」50週年,族群政治幽魂依然纏擾馬來西亞

「513事件」50週年,族群政治幽魂依然纏擾馬來西亞
Photo Credit::Simon_sees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官方認為此流血衝突乃基於馬來民族對經濟資源分配的不滿,加上選舉結果顯示華裔開始撼動馬來人在政治的控制權,因而展開對華裔的反擊,部分華裔則認為這是馬來人針對華裔的屠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蘇天仁

近來,在非馬來人社群裡比較熱議的話題莫過於大學預科班入學比例的問題。在馬來西亞,進入國立大學的途徑基本上有,高等教育文憑(STPM)和大學預科班(入學)兩個途徑。基於大學預科班每年都被分配到更多的學額,因此如果想要進入國立大學,通過大學預科班會更加簡單。而比較爭議的是,大學預科班的招生是有族群配額的,意思就是特定族群有指定的學額。以現況而言,馬來民族有90%的學額分配,非馬來人則只有剩下的10%,因此非馬來人在學額上就是先天不利的。這樣以族群分配學額的政策是赤裸裸的種族歧視,然而馬來西亞為何實施這樣的種族其實政策?去年(2018)5月9日馬來西亞首次實現政黨輪替以後,為什麼希盟政府寧願得罪其主要支持者,非馬來人,選擇繼續保持這項種族政策?這背後的歷史原因,或許可以追溯到50年前的5月13日。

1969年5月13日,馬來西亞迎來獨立以後的第三次選舉。在該場選舉中,在野黨以得票率超過50%的姿態否決了當時聯盟政府3分之2的國會議席優勢。雖然以馬來西亞的政治體系,50%的得票率未必可以執政中央,但對在野黨來說,這無疑是一場大勝。選舉以後,在野黨的華裔支持者在首都舉行勝利遊行,這刺激了執政聯盟的馬來人支持者,雙方最終在首都爆發流血衝突。這場流血衝突造成至少196人死亡,而根據西方媒體的報導,死亡人數甚至可能達到600人,且以華裔為多數。執政聯盟隨後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國會等機構隨即停擺長達2年,馬來西亞的行政機制由國家行動理事會取代。

官方認為這場流血衝突是基於馬來民族對經濟資源分配的不滿,加上選舉結果顯示華裔開始撼動馬來人在政治的控制權(當時在野黨支持者主要為華裔),因而展開對華裔的反擊,部分華裔則認為這是馬來人針對華裔的屠殺。另一個具有陰謀性質的論述,則表示這衝突其實是馬來民族內部權力鬥爭的結果。但無論什麼論述,這場衝突背後的原因和各民族自身的濃厚民族意識有著無法切割的關係。

513-old-photo005
馬來西亞學者柯嘉遜博士著作《513:1969年暴動之解密文件》

先談談馬來民族主義吧。二戰後,馬來民族主義興起,馬來民族開始鼓吹民族自治,認為馬來亞半島屬於馬來人,並且認為華裔和印裔是外來者。而在英殖民政府宣布成立馬來亞聯邦,並賦予華印裔平等的公民權時,馬來民族認為這是英殖民政府的背叛與吞併,因此展開示威反對馬來亞聯邦。馬來組織於1946年3月在吉隆坡舉行泛馬馬來民族大會」,並在同年5月成立馬來民族統一機構,即巫統。從舉辦大會到成立政黨的速度來看,馬來民族對於馬來亞聯邦的平等政策是十分反感的以一些馬來人知識分子所舉的類比來說,華人就像是工人,而工人在房子裡工作,只能領薪水,但不會有房子的所有權。因此他們認為,賦予華裔印裔平等公民權就像是將房子」,即國家的所有權,交給華印裔。

而對1946年年的大多數華裔甚至印裔來說,他們認為馬來亞不是他們的國家,他們對於祖籍國的關心和重視是多過馬來亞的。因此他們並不關心本土政治的走向。以華裔為例,在二戰時期,馬來亞的華裔便組織起來支援中國抗戰,也是歷史著名的南僑機工。大馬首富郭鶴年的父親郭欽鑑也曾出任華僑籌款組織主席,籌款支援中國的抗戰。而著名商人陳嘉庚甚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直接參與中國在內戰後的重建工作。因此,在馬來人強烈反對,且華印裔並沒有對馬來亞聯邦的概念表示支持的情況下,英國最終被迫解散馬來亞聯邦,並以賦予馬來人和馬來統治者特權的馬來亞聯合邦取代之。

雖然馬來人最終獲得馬來西亞的政治控制權,但是華裔在馬來西亞的經濟擁有更多的話語權是不爭的事實。即使到今天,從首都吉隆坡到巴生的巴生河流域地區,作為馬來西亞的經濟重心,人口分佈依然是以華裔為主。這點,與獨立時期時馬來人多數聚居於鄉村從事農漁業的狀況形成鮮明的對比。而當華裔在政治上似乎開始撼動馬來人的統治地位時(1969年選舉結果),馬來人對於華裔權力提升的不安似乎到了臨界點。從這個角度來看,513似乎成為無法避免的事件。當然,如果直接推論說513是無法避免的,這似乎有些武斷,畢竟馬來民族自1949年年開始至今都掌握了國家的政治權力,那麼從新分配社會資源似乎不是辦不到的。但是1957年獨立以後,國父東姑阿都拉曼的經濟政策並沒有特別扶植馬來民族,這直接造成馬來民族主義分子的不滿。因此513事件發後的結局是國父東姑引咎辭職,取而代之的則是馬來至上主義的代表:敦拉薩。

Tunku_abd_rahman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東姑阿都拉曼,馬來西亞第一任首相,亦被尊為馬來西亞國父。

作為馬來西亞第二任首相以及馬來民族主義的代表,敦拉薩政府成功推行「新經濟政策」。這項法令旨在重新塑造社會的經濟架構,以拉近馬來人與其他民族之間經濟的差距。這項政策實際上是回應了官方對於513事件的解釋,目的在消除各族之間的經濟鴻溝。而這項政策的主要內容,就是在各個層面都實施了種族固打制(音譯自英文配額),其中就包括了文章開頭提到的大學入學資格的優先權。這項政策很大程度上是拉近了馬來人與非馬來人之間的經濟差距,但是過度的重視一個族群的發展也讓非馬來人感覺被邊緣化。因此側面上來說,這項政策也導致非馬來人對於馬來西亞人這個身份的認同感始終無法被建立。而馬來民族方面,經濟地位雖然得到提升,但是這更加深了許多馬來人的民族意識,認為所有特權都是他們應得的。這些都讓希盟政府更地推行民族平等的政策,甚至需要保留和推行保護馬來特權的政策以保住政權。因此對於整個國家來說,政府對於513事件的解釋和反應反而造成國家民族意識形態上的分裂。

AP_568666609124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513事件是馬來西亞歷史上一道十分深的傷疤。很長一段時間,513在馬來西亞可以算是禁語,關於513的書籍也是近十幾年才能被出版。而在過去的選舉也有不乏國陣的政治人物不停地提及513,試圖威嚇選民,讓選民放棄支持在野黨。國陣政府企圖通過這些論述製造恐怖氛圍來維持政權,當然,這些論述最後並沒有阻止人民在去年實現政黨輪替,但這次政黨輪替的動力並不完全來自於對平等政治的渴望,更大程度是因為對於前首相納吉貪污醜聞的反感。因此,對於剛剛執政的希望聯盟政府而言,513事件的餘波依然是實現各族平等理想那邁不過去的坎。

2019年是513事件發生後的第50年,然而族群政治的幽魂卻依然纏擾著馬來西亞。筆者雖然相信類似的流血衝突並不會再度發生,但要徹底擺脫族群政治,讓所有馬來西亞人都以馬來西亞人的身份為先,在短期內似乎是無法完成。當然,這也將成為包括筆者在內所有下一代馬來西亞人的挑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