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預知夢」:夢見未來是真有其事,還是後見之明?

神秘的「預知夢」:夢見未來是真有其事,還是後見之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夢境被「實現」這回事,讓許多科學家議論紛紛。根據卡爾維羅(Dustin Calvillo)於2013年的研究報告指出,該現象是一種與預測結果有關記憶及傾向。這樣的後見之明(hindsight bias)可以解釋為何人們相信他們的夢能解釋未來的事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家銘

從夢裡放眼未來的可能

相信讀者或多或少都有這種經驗──夜裡所做的夢在未來某一天被發生時,雙手一拍地驚呼著:「我的老天鵝啊,這不會就是所謂的預知夢(prophetic dreams)吧?」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夢這種東西向來都有驗證上的困難,客觀而言很難說預知夢的預測為真。筆者相信,若非發生在心理學與意識科學蓬勃發展的近代,這個名詞對許多人而言,可能還比較像是江湖術士的行騙手段,畢竟,神秘的事總是特別令人著迷嘛。

說到作夢,大家一定都看過佛洛伊德的《夢的解析》(Die Traumdeutung)。但其實在更久以前,夢境的內容就已被視為來自神的訊息,也有人說那是一種超自然的力量。如古埃及法老王圖特摩斯四世(Pharaoh Thothmes IV)夢到太陽王告訴他要好好保護人面獅身像史芬克斯(Sphinx)、《聖經》裡雅各(Jacob)夢見的天堂與梯子,其事後的記錄顯然對一些人而言具有啟示意味。看起來,人們普遍用一種非常隆重而神聖的態度看待夢境的內容,然而,稍有一點科學家精神的朋友想必會發現,這些故事與銘文並沒有為夢境與未來事實間的連結提供證據。冷靜想想,還真的是這樣。

若要在一本科普雜誌裡討論這橫豎摸不著邊際的故事,恐有幫神棍打廣告之嫌。不過,既然這種跟你我實在沒什麼關係的小事都能傳上千年之久,想必人類仍試圖要從中破譯出某些有用的資訊。這事很值得鼓勵的,至少對筆者而言,又多了一些可以拿來破冰解悶的話題。

超脫凡俗的心靈⋯⋯施主您不是認真的吧?

現代社會把預知夢看作一種心靈能力(psychic abilities),而且似乎被熱烈地討論著。有些網站提供閱聽眾記錄夢境與未來事件的平台,當中也不乏教大家如何確切分辨其為預知夢的方法。不僅如此,也有許多研究者在這個圈圈裡,一邊尋找各種支持與反對的關鍵證據,一面嘗試理解這個現象。

根據一位具心理學背景的學生薩敦-史威(Jennifer Saxton-Sweet)所撰寫的〈預知夢科學〉(The Science of Prophetic Dreams),雜誌《The Science》於90年代的一篇評論指出,超自然信念的證據只不過是統計學上的謬誤。作者之一奧里瓦斯托(Dominic Olivastro)曾表示,「概率錯覺(probability illusion)」的產生,使預知夢發生的概率可能早已被扭曲,導致該領域的研究怎麼看都像是一門偽科學(pseudoscience)。

整個研究的演進,也不乏為預知夢重新定位的說法,如心靈研究者李切特(Charles Richet)曾於《神秘學與超心理大百科》(Encyclopedia of Occultism and Parapsychology)一書提到,預知夢的發生必定有2個前提:被發生的事實需獨立於做夢的人之外,且事實的宣稱無法被歸咎於這個人太聰明、或只是概率問題。然而,對預知夢持反對態度的學者則認為,這項能力比較像是「選擇性記憶」與「巧合」的結果。

既然講不明白,那還有什麼好研究的呢?或許,正是因為歷史記載的預知夢數量實在太過龐大,人們對於這事的真假定奪仍放不下心,便有了更後續的研究產生。

情報局特工真有神力?

有「夢境探子(dream detective)」之稱的羅賓森(Christopher Robinson),曾於英國蘇格蘭場(Scotland Yard)與情報局擔任臥底特工,傳聞他能在夢裡預見自然災害、恐怖攻擊或犯罪事件的發生。有學者曾針對羅賓森的夢境內容進行實驗,然而第一次研究投稿就被《超心理學》(parapsychology)期刊給駁回,他們認為這些數據並不精確,基本上可以用知覺促發(perceptual priming)與選擇性注意力來加以解釋。

這個案例引起史瓦茨(Gary Schwartz)博士的注意,因此他們決定於美國亞利桑那州進行一項新實驗。在羅賓森抵達亞利桑那州以前,實驗者甲從該州選出20處,將地名寫下後裝入信封內彌封,並寄給位在加州的實驗者乙與丙(在此之前,羅賓森與甲並不知曉兩人的身份)。羅賓森的任務,是要將連續10個晚上的夢境內容記錄下來,再由實驗者考證其所記錄的地點與事件是否相匹配,看來這些任務設計,的確有意避免心理因素的干擾。

不過這個實驗仍存在一些問題。首先,羅賓森是夢境的擁有者與經驗者,實驗者每晚造訪查看夢境內容期間,他們的對話是否使其知覺被促發進而改變記錄內容?其二,羅賓森的夢境內容對他個人而言,可能是一些需要破譯的象徵,在意義上來說也未必與實驗有關。很顯然,在提供經驗證據的同時,當實驗者從訪談中得知要尋找的標的為何時,其實也產生了心理學上的確認偏差(confirmation bias)──僅選擇搜集有利於實驗的資訊,忽略其他可能產生矛盾的地方。

預測未來與事後諸葛

除此之外,夢境被「實現」這回事,也讓許多科學家議論紛紛。根據卡爾維羅(Dustin Calvillo)於2013年的研究報告指出,該現象是一種與預測結果有關記憶及傾向。這樣的後見之明(hindsight bias)可以解釋為何人們相信他們的夢能解釋未來的事件,大概跟強者我朋友常說「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講而已」的態度有87分像。而卡爾維羅也提到,預知夢發生的必然性(inevitability)、可預見性(foreseeability)及記憶扭曲(memory distortions)等特質,也往往是形成後見之明的原因。

從這項研究來看,這些夢的發生可以推測出一種可能:在災難性或創傷性事件發生後,人們可能試圖從記憶中擷取部分內容,並聲稱他們能夠預知某些事件的發展,這聽起來比較像是某種預感。更別說在夢境之後,人們通常很難記得所有夢境的內容,因此這種把夢境與未來事件做連結的說法,其實還是有待商榷的。

與過去的記憶及自身感受相反,預知夢也有可能是一種展望。早在十幾年前,就有實驗於自然實驗條件下發現,預知夢是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he self-fulfilling prophecy)」與「讓事件成真的信念」,這很有可能是人為直接或間接影響的結果。好比說,小時候夢想著能成為科學家(或某類型的社會菁英)並逐步地實踐這個夢想,或是某人心裡強烈的負面感受可能導致夢見自己被粗暴對待。當事情真的發生時,他們就可以聲稱自己有預知能力,那只不過是因為他們早已對於未來的事件發展有某種傾向,並期待看到特定的結果,從而改變了自己的行為。

1
Flicker-Kevin Dooley, https://flic.kr/p/qCRT8T
夢,還沒醒⋯⋯

其實與夢境有關的還有很多,本文僅針對一些心理學的過往研究,歸納出預知夢可能的本質。人們從作夢、回想到對應未來事件,都有很高的主觀意識參與其中,如何才能客觀地驗證這些內容呢?除了期待更具突破性的科學方法與實驗設計,或許科學家能嘗試「以夢解夢」,哪天說不定就夢到答案了(咦?)。

參考資料
  1. Gary Schwartz, Exploratory blinded field experiment evaluating purported precognitive dreams in a highly skilled subject: Possible spiritual mediation, The Journal of Spirituality and Paranormal Studies, Vol. 34 (1): 3-20, 2011.
  2. Dustin Calvillo, Rapid recollection of foresight judgments increase hindsight bias in memory desig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 Cognition, Vol. 39 (3): 959-964, 2013.
  3. Jennifer Saxton-Sweet, The Science of Prophetic Dreams, Exemplore, 2018.

本文經科學月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科學月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