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甘噪祭幕後專訪:味覺與搖滾聽覺的古都祭典

台南甘噪祭幕後專訪:味覺與搖滾聽覺的古都祭典
Photo Credit:甘噪祭 Sweet Sound Festiva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南「甘噪祭」2018年橫空出世,取台南味覺和搖滾聽覺的特色為名稱,第一屆選址321巷藝術聚落、台南文創園區等地,今年則把場域從封閉空間移到人聲鼎沸的海安路商圈,利用大路口做主舞台,再結合TCRC、Seety兩間場館,一大片的風景都是遊樂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Nivek

糖、香料、美好的事物,再加上化學物X,這是製造飛天小女警的神秘配方,但若把X換成音樂或其它壞壞的東西,則會召喚出怪獸皮克波,皮克波嗜食甘甜,那是身為台南人的驕傲,比起破壞城市,牠更喜歡追逐噪動的吉他旋律,這是身為怪獸的天性。據聞有群人妄想把甘甜和噪動兩者結合成一個叫「甘噪祭」的音樂節,皮克波忍不住現身人間一探究竟,才發現自己並不孤單,決定在今年六月大鬧府城。

「甘噪祭」2018年橫空出世,取台南味覺和搖滾聽覺的特色為名稱,藉此便可看出活動目標充滿野心,以台南求學遊子、在地青年為核心的主辦團隊不只推廣音樂,也希望在這場祭典中融合古都文化。第一屆選址321巷藝術聚落、台南文創園區等地,今年則把場域從封閉空間移到人聲鼎沸的海安路商圈,利用大路口做主舞台,再結合TCRC、Seety兩間場館,一大片的風景都是遊樂場,任由吉祥物皮克波和樂迷肆虐。

而這群貪心做夢的團隊成員十分低調,其中一名朋友叫林耿弘,職稱是第一屆甘噪祭總召、第二屆顧問,他和夥伴多來自成功大學等校,背景跨出人們刻板印象中的愛樂同溫層,林耿弘主修工業與資訊管理,節目負責人分屬心理系、資源工程系,在地文化策展幹部分屬台文系、工業系,共同決策的副總召則是都市計劃系,近半成員在參與籌備前不認識獨立音樂,其中一半卻在甘噪祭後成為樂迷。

「我希望讓觀眾和加入團隊一起努力的朋友,都能體會到我們第一次參加音樂祭時的感動。」林耿弘的啟蒙來自巨獸搖滾3.0,時逢2013年,青年對社會的憤慨和想像正蓄勢待發,直到隔年爆發寫下歷史,那是台灣最有創造力的時代之一,正期待著進入大學的年輕人迎面趕上,接著春天吶喊、剛復活的大港開唱,這是一趟晚了雖然很可惜,但也永遠不嫌晚的旅程。

觀光只有噱頭 文化才是生活

18歲從台北來到台南,生活多年後在大五延畢期間被決定主辦甘噪祭,林耿弘和核心成員希望讓比他們更年輕,代代推陳出新的樂迷保存那種美好,決定把場景搬離校園,拒絕過度強化個人色彩,以團隊為整體對外宣傳,一是希望避免外界對「學生活動、年輕人」常見的誤解,二是避免排他性,不管你喜歡的是音樂或台南文化都能成為受眾,直接面對市場。

團隊大合照
Photo Credit:甘噪祭 Sweet Sound Festival

於是甘噪祭連兩年透過flyingV群眾募資平台募集經費,去年結束後立刻向來賓進行問卷調查,甚至把成效報告公開上網,許多人對活動完成度報予好評,更有台南離鄉遊子「為了參加故鄉舉辦的音樂節」特地回來,因為台南搖滾客都有此共感,雖然我們愛府城,這裡有說不完的故事、拒絕推薦給外地人的美食,感覺對的表演場所和酒吧卻太少了。

台南這座近年成功重塑文化紋理的古都依然充滿斷層,老台南人稱海安街一帶「沙卡里巴」,該綽號由日文盛り場(sakariba)音譯而來,意思是熱鬧場所,它匯聚了各式攤販,臨近舊魚市場和運河,近百年前位於一個響噹噹的街道上,名喚「台南の銀座通り」。

台南沙卡里巴在銀座通尾端,東京築地市場也在銀座旁邊,兩個鬧區都曾是運河匯聚之地,多年後因都市發展被迫轉型,築地在搬遷期間吸引全世界目光,網友們對它比自己老家附近的菜市場還熟,沙卡里巴範圍縮減為康樂市場,故事僅剩居民、學者、文青知悉,觀光KPI是做到了,但對實際生活在這城市裡的人們,台南應值得更多。

壓抑環境養出動手搖滾的人們

許多團隊持續在風氣、資源受限的情況下耕耘,目前又加入貴人散步、甘噪祭等生力軍,林耿弘形容「它有點像濃縮我們這幾年的感觸,在台南我找不到一起聽團的朋友,尤其是在成大二類組。」由於親身體會了另類文化如何缺席,甘噪祭團隊在最初期便訂下了方向,讓「有機會喜歡上音樂的人開始聽音樂。」

文宣照_海報
Photo Credit:甘噪祭 Sweet Sound Festival

「我們沒有追求特定形式,只希望貼近這城市的生活,讓它自然融入,慢慢讓大家習慣這城市可以舉辦表演,可以有看表演的習慣。」

林耿弘認為,街區型音樂祭的優點就是吸引路人,在一個原本搖滾樂還不夠多的地方,讓他們開始接觸到我們喜歡的事物,壞處則是會讓部份居民不適應,但衝擊久而久之會產生平衡,不一定是好或壞,必須先經過嘗試,才能在這個地方創造一些改變,他笑說「有可能我們當天就被檢舉到爆。」

梳理文史、承接古今、再造新意,甘噪祭為了達成這些龐大目標下足工夫,第一屆在321巷藝術聚落召集攤商,重現已拆除多年的民族路夜市,邀請滅火器成員楊大正、鄭宇辰談他們如何用音樂孕育家鄉,由操刀拍謝少年、李英宏專輯封面的設計師廖小子主持工作坊,28組演出者包含茄子蛋、康士坦的變化球,台南主場選手則有甜約翰、饒舌組合榕幫、近年鮮少登台的聲子蟲等。

第二屆甘噪祭仍將提前舉辦幕後講座,探討獨立音樂的影像設計,活動會場則移師鬧區海安路,加上臨近正興街、神農街、國華街的地緣優勢,盼彌補去年場館間距離過遠的缺憾,讓步行成為一種樂趣,台南演出者比例更從25%提升至40%,讓大家知道台南也有這麼多樂團。文化面除了持續揭露在地故事,其實神獸皮克波不只是吉祥物,連周邊商品都是彩蛋,牠將成為這場實境體驗的關鍵元素。

這部份林耿弘語帶玄機,僅僅透露了「甘噪祭今年的副標題叫『閃熠的世代』,因為這城市曾經光輝過、黯淡過,又再度復興起來,像是不斷閃爍的燈光,我們會讓參加者看到歡樂以外的層面,認識不同年代的沙卡里巴。」

音樂祭需要更多養份和敘事

但堆疊名詞和數量只是枝枒,樹根才能決定它站得多穩,當活動越來越多,觀眾數量成長和稀釋並存,每個單位都希望長出不同特色時,甘噪祭對自己的定位?甘噪祭和同樣舉辦在台南的南吼音樂祭、貴人散步又有何不同?

「可能因為初體驗是巨獸,當時整個人的想像力被打開了,所以對我來說,音樂祭是一種慶典,在演出、卡司陣容以外,活動本身帶來什麼感受,除了辦表演,你還想透過音樂祭傳達什麼?那是應該花心思琢磨的地方。」林耿弘直言。

他進一步分析,南吼的性格更在地,有社區營造精神,音樂之外還包含民俗技藝表演,參加者也不見得是樂迷,貴人散步的演出者和參加者比較資深,活動整體強調產業交流,策展概念強;甘噪祭則位於兩者之間,風格較為大眾取向,是個「讓樂迷知道台南的其它樂趣,讓台南人看見這城市也有令他們驕傲的音樂文化」的入口。

除此之外,這和團隊選擇用flyingV募資也有關,林耿弘延伸說明「一方面是預算考量,同時想兼顧我們企劃的完整性,售票平台通常只能放純文字,配上幾張簡單的圖片影片,募資則能使用整個頁面,詳細介紹甘噪祭的故事和理念,它可以是一種溝通管道,讓大家贊助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有點像線上策展的感覺。」

接下來不只他們的事 做夢是每個人的權利

去年首創活動時,團隊自10月底籌備至隔年6月,中間設下多個停損點,逐步確認經費、場地可行性,直到春節後才正式確定「可以辦!」並在第一屆落幕10天隨即宣布第二屆的開跑資訊,每階段都提早設定目標、文案,加上募資過程、活動現場、皮克波尚未揭露的伏筆,所有細節串連成一段龐大敘事。

甘噪祭將在6月7日、8日登場,上個禮拜則是同樣剛出生的基隆海湧祭,而活動來到第二年,前後兩屆的團隊成員因為畢業大換血,也讓他們多了一層顧慮:

「如果體質不健康,怎麼辦都會是在ㄍㄧㄥ,應該讓它自給自足,至少補助和售票後能打平虧損,否則讓團隊或樂迷習慣這種狀態的話並非好事。」

這種嚴謹度反映在採訪過程,若是事前已做足準備的問題,林耿弘會在接話前先興奮回答「這題我有寫小抄。」一字一句確保流程順暢。但忍不住逼問他「你是不是很怕剛剛談音樂祭的特色那題講錯話?剛剛的意思就是還不確定有沒有第三屆吧?」林耿弘笑倒靠在椅子上感嘆「對啊!」

「其實我們連退場的話都先想好了,如果顧慮無法解決的話,至少這兩年已經證明,在台南街區辦音樂祭是有可能的,接下來是不是我們也無所謂,任何人都可以繼承這個精神。」他說。

果然骨子裡還是個誠實的搖滾青年,這和來自何方、今年貴庚、主修什麼都無關,即使是怪獸皮克波也能愛美食、愛音樂,只要提到音樂祭,每個人都有貪心做夢的權利。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flyingV』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