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早有一天,Facebook上的「先人用戶」會比活著的使用者多

遲早有一天,Facebook上的「先人用戶」會比活著的使用者多
Image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身後遺留在網絡上的足跡,會成為人類共同的網絡數碼遺產,不只會被歷史學家認為是無價之寶,也有助於未來世代對歷史紀錄與自我認識的理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Rachel E. Greenspan
譯:曾勢喨

Facebook上已故使用者遲早會比活著的還多,而我們也該藉此思考保存集體數碼歷史的重要。

根據牛津大學網絡學會(University of 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4月23日發表於《大數據與社會》(Big Data & Society)期刊上的研究指出,這個現象可能會在50年左右(也可能會更久一些)發生。研究的作者卡爾.歐曼(Carl J. Öhman)與大衛.華森(David Watson)結合了聯合國預估人口死亡率與成長率和Facebook使用者成長率的數據,指出大概在50年多一點後,Facebook上已死亡與活著的使用者會出現交叉。作者承認,他們的計算假設2018年後Facebook的使用者成長出現停滯,但公司仍持續成長,但不論Facebook的使用者是否持續成長,這樣的交叉仍會在22世紀第一個十年發生。

歐曼和華森希望他們的研究能提供一個有效且周全的政策,回應這樣的問題,處理我們身後遺留在網絡上的足跡。

「去世的人遺留在網絡上的數碼遺產,會成為——或至少部分成為——我們共同的網絡數碼遺產,」作者寫道,「未來不只會被歷史學家認為是無價之寶,也有助於未來世代對歷史紀錄與自我認識的理解。」

研究者表示,他們做這樣的研究並非是為了批判社群媒體,而是要啟動數碼資產與自我認同的對話。「我們想要帶進一個更為社群式的觀點,反思人們死去後在網絡上遺留下數碼遺產這件事,對整個社群的意義是什麼。」歐曼向《時代雜誌》回應道。

一位Facebook發言人在聲明中回應,雖然他們不同意這個研究所做出的預測,但了解他們試圖提出的議題。「我們對於每個人生活中扮演的獨特角色有深度尊重,也會對於數碼時代中建立起偉大遺產(legacy)這件事嚴肅看待。」

事實上,Facebook已經採取了幾種方式來因應使用者的消亡。首先,根據Facebook的支援中心,一旦Facebook主動發現或家屬通知該用戶過世,他們的帳戶就會變成紀念帳號,發言人指出,現在Facebook有數十萬的紀念帳號,「隨著Facebook和旗下系列軟體用戶與服務增長,我們會持續致力幫助人們應對他們失去親友的傷痛。」

Facebook也正在處理使用者的頁面跳出已故親友的資訊,造成使用者不舒服的問題:例如出現在「推薦好友」欄,或寄出活動邀請等等。Facebook的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4月9日的新聞稿則寫道,公司希望能保留一個「能稱頌與延續已故親友精神與回憶的地方。」

memorialized-profile-facebook-640x612
Courtesy of Facebook Newsroom

就像生前遺囑一樣,Facebook使用者可以事前設定死後誰能夠進入他們的頁面,也可以選擇要不要在死後刪掉這個帳號。但這個功能不適用於未成年人,因此若家長想要進入他們已故小孩的帳號,他們必須另外申請。為了避免這個功能被濫用,讓還在世的人被標記為已故,申請紀念帳號需要證明文件,家人必須提供訃聞或是其他證明讓Facebook進行審查。

若經親友在使用者死亡後申請,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也有提供紀念功能,但是帳號會被從此被凍結而無法登入,也不會再出現在Instagram的探索頁面,但原本的私隱與可視性設定則會保留。而Twitter,只允許死亡使用者的親人來申請刪除帳號。

歐曼和華森則不只關注個人用戶的數碼歷史,他們自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一九八四》(這本反烏托邦主義的書,講述了一個萬能政府與充滿無所不在監視裝置的未來)中引用了一句話:

我們,黨,掌控了所有的紀錄,所有的記憶,然後我們就掌握了過去,不是嗎?

華森告訴《時代雜誌》,《一九八四》是一個適切的比喻,因為個人歷史的總和就成為了我們集體的歷史,「掌握過去的力量絕非小事,而將這樣的力量集結於一間或少數幾間公司,就如同把這樣的力量賦予極權政府一樣有問題。」

歐曼表示,引用歐威爾的著作並非對Facebook的一種批評,而是一種警告,讓我們了解不小心看待集體歷史的可能下場,「我們需要建立適當的機構和基礎設施,來處理這個問題。」其中的部分工作需要請求歷史學家、檔案學者和政策遊說的幫助,」華森說,他相信這樣的工作對於Facebook來說太巨大了,「我們不能認為能夠依賴一間以追求每季營利為目標的美國公司,處理這樣的世界數碼遺產,這不現實。」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