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吶走進來,高雄發大財?高雄市政府如何賠錢又摧毀獨立音樂場景(下)

春吶走進來,高雄發大財?高雄市政府如何賠錢又摧毀獨立音樂場景(下)
Photo Credit:Spring Scream 春天吶喊臉書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春吶是一個台灣最悠久,市場差異性也已經很明確的音樂祭,要累積成如今的聲望和成績要多久?高雄市政府是否知道,如果真的有心要經營獨立音樂產業,這個傷害有多徹底,有多致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春吶移師來高雄的記者會上我們可以看到「無成娛樂文化股份有限公司」這個娛樂公司的執行長是個20幾歲的年輕人陸保綱,他何來這麼大的本事買到春天吶喊。還以為真的是英雄出少年哦,陸保綱的公開背景是台灣靖天媒體的董事長特助。而他沒說的是他的父親正是靖天集團的創辦人、也是知名的媒體人陸醒華,是出身左營的軍眷。

然後呢?這件事情就變成政黨政治場價的戲碼,在野黨的政治人物譏笑又是一個韓市長雷聲大雨點小的戲碼,然後是潘恆旭局長就上議員的臉書說這是在野黨扯後腿,吵來吵去群眾回歸本位主義,原本支持誰就幫誰講話。韓粉繼續出征議員臉書,覺青繼續譏笑草包市長。

然而這件事情不是在開玩笑,春吶已經26年了,而且品牌故事如前所述其實非常完整,在這個音樂祭昌盛的時代,有心要把春吶辦好,甚至賺錢,一點都不難。但政府的手法卻是找一堆主流卡司進來,把春吶音樂祭的價值徹底的破壞,淪為笑柄。

這是一個台灣最悠久,市場差異性也已經很明確的音樂祭,要累積成如今的聲望和成績要多久?到底知不知道如果真的有心要經營獨立音樂產業,這個傷害有多徹底,有多致命!

從春吶看政府治理地下音樂產業的不足之處

金音獎才剛頒發終身成就獎給JIMI,感謝他舉辦的春吶對獨立音樂的貢獻。正宗春天吶喊在台灣音樂祭史上,當然有無可取代的神主牌地位,但更有重要的文化價值。首先它是毫無中斷,舉辦最久的音樂祭。搖滾樂文化中非常重視「場景」(SCENE),春天吶喊在搖滾社群中確有許多無可取代的重要場景。這在許多書寫中可見一斑。

陽光很冷淡,心情很吉普賽,沒人能擋住我,跟平凡拜拜。
方向盤指向南,一路都不轉彎,除非我看到沙灘,看到大海,看到未來。
爽要吶喊,不爽更要喊,壓力要甩,憂鬱要推翻。
爽要吶喊,用力的吶喊,喊到流汗,喊到沒遺。
一生能有幾次,跟世界宣戰。
一生能有幾次,終於沒人管。
一生能有幾次,跟世界宣戰。

——五月天《春天吶喊》

春吶對整個產業的價值在哪裡。春天吶喊音樂祭在所有台灣音樂祭的知名度絕對排得上前三,但其他知名音樂祭如大港開唱、覺醒,走的形式都是大團出演,國外樂團來台灣參加音樂祭的稀有場景。春吶的宗旨就是在讓初生樂團有表演的機會。

因此春吶遴選的都是剛開始經營的樂團,並且規定要有創作曲。這樣的形式相當可貴,其核心價值絕對能助長行銷策略或是成為音樂祭的品牌DNA,但我們所看到的事實卻是春吶已經不合時宜了。這一次,這個別具台灣音樂祭歷史意義的品牌卻賣給一個令人不解的公司來操作,著實令人一頭霧水。

參加過破爛節以後,隔年邀朋友到墾丁去玩,而開始的「春天吶喊」;在暗夜的河濱、在山腳的某堆營火邊、在某個人租屋處的庭院⋯⋯她的身影穿梭其中,讚嘆朋友穿著自己製作的衣裳,隨手撿來的的材料做成項鍊、手環等,用各種方式,戲耍、試驗身體的各種可能性,歡鬧起來脫光衣服,手舞足蹈,算是平常事。於是身體,包括頭腦,透過「改編」的衣服,回應她們當時的認同與傾向⋯⋯

——吳音寧〈夢幻九十:穿在她們身上的衣服〉,《中國時報》,2008年9月24日

今年大港、覺醒和山海屯音樂節的票都提早完售,這是過去很多這個產業的人不敢想見的光景。獨立音樂之所以能產業化,確實是過去二、三十年有許多熱愛獨立音樂祭的人,即便燒錢也努力維持每年舉辦音樂祭,並努力用講座、小型表演去推廣討論這樣的文化。

同時在獨立廠牌的音樂產業裡,早已有了相當的變遷。早期經營樂團靠一股莽氣,湊錢借錢壓唱片、跑LIVE HOUSE,但現在獨立樂團往往在一出道時,樂團的品牌形象、作品風格、樂團成員的設定都非常成熟和完整,這並非獨立音樂產業才有的現象,而是普遍出現在各產業中,它與現今的品牌公關、行銷意識以及自媒體、串流音樂的崛起有很大的關係。

很可惜春天吶喊並沒有跟上這樣的腳步,事實上現在閱聽人的習慣喜歡音樂祭更勝於去聽LIVE HOUSE,因為一次就可以聽到很多團,又往往是兩天一夜,很適合周末渡假放鬆。

春天吶喊的品牌形象有一定程度的行銷空間,然而不但沒有那樣操作,加上墾丁的沒落,更加速春天吶喊的消亡。

也許有人會問,政府在大港開唱及春天吶喊之中扮演的是一個指導單位的掛名角色,責任應該是在民間啊。但獨立音樂產業這一塊,民間已經積極經營了二、三十年,也證明這個產業能帶來人潮、觀光財,但高雄市政府卻是請首長來演唱一首《讀你》留下荒謬的畫面之後,摧毀一個辛苦堆疊26年才有成績的音樂祭。

我們選一個政府出來就是要搞這些嗎?我們的稅收不是應該要拿來讓政府好好考察地方產業,然後扶植其不足之處,讓產業可以自體營運,地方可以創生?

五月份大家要繳所得稅,哀嘆一筆錢將從帳戶消失的同時,是不是也該思考一下我們的稅收,到底有沒有雇用到一個合宜的公僕。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鹹派』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