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蘭修女:召喚慈悲》:在深深的苦難中看到耶穌渴求的化身

《德蘭修女:召喚慈悲》:在深深的苦難中看到耶穌渴求的化身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繼2009年《德蘭修女:來作我的光》揭露德蘭修女的靈修生活與掙扎,十年後同樣由修女摯友布賴恩.克洛迪舒克神父所編輯的《召喚慈悲》,呈現出她回應上主召喚,具體體現「慈悲」的事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德蘭修女(Mother Teresa)

【渴者飲之】
耶穌渴求的是世人的愛

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垂死時說:「我渴。」我們都渴求他人的愛——渴望他們特別用心不要傷害我們,為我們著想。這便是真愛的真諦——付出到會痛為止。——德蘭修女

「給口渴的人水喝」,這樣的慈悲在德蘭修女的一生中引起特殊的共鳴。耶穌在十字架上說「我渴」(《若望福音》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節),扼要總結了嬤嬤聽到的召叫,要她為十字架上的耶穌對愛、對靈魂無盡的渴求解渴。所以,每當遇見口渴的人,便提醒了她先前聽到的召叫,也一次次要她率先回應眼前貧民當下的需求,同時又在奧祕的層次也像是在為耶穌解渴,耶穌便透過她眼前的這人——祂在人世苦難的化身——要她「給我水喝」(《若望福音》第四章第七節)。

德蘭修女始終留心貧苦民眾的需要,特別是他們基本的生活需求,而以實際、必要的步驟去協助他們。只要哪裡缺乏飲用水,她都會聯合政府機構或是慈善組織去解決飲水供應的問題,這是她為貧苦民眾做的許多事情之一。

然而她的事工不止於此。她從解決飲水問題的經驗再推進一步,領悟到有許多人渴求的是「善心、悲憫、細膩的愛」。而她也努力將善心、悲憫和愛化做實際的表達,以滿足人性在這方面的基本需求,同時鼓勵追隨者效法。

不論一個人的「渴」是實體的(沒有飲水可以喝,取得飲水的途徑很少,沒有辦法取得飲水,或是一無所有垂死街頭),還是人性需要愛的「渴」,也不論渴的具體理由是什麼,去為人解渴,這樣的慈悲是我們萬萬不能輕忽的。德蘭修女的身教,激勵我們要去察覺出身邊是否有需要解渴的人,傾盡全力去為他們解渴,像修女一樣努力,為亟需要解渴的人「不僅找水給他們喝,也提供知識、和平、真理、正義還有愛。」

德蘭修女的言教
  • 耶穌渴求我們的愛

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垂死之時喊道:「我渴。」〔我們〕要為耶穌對人的靈魂、對愛、對善心、對悲憫、對細膩的愛的渴求解渴。我對每一位病苦、垂死的人所做的事,都是在為耶穌渴求那人的愛解渴——也就是將我身上天主的愛,施與我照顧的那一個人,沒有人要的人、沒有人愛的人、孤獨的人,還有……全天下貧苦的人。這便是我為耶穌渴求他人解渴的做法,把祂的愛以行動施與他們。


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垂死的時候說:「我渴。」耶穌渴求的是世人的愛,這是世間每一個人的試煉,貧富不計。我們都渴求他人的愛——渴望他們特別用心不要傷害到我們,為我們著想。這便是真愛的真諦——付出到會痛為止。


祂說:「我渴」,他們以為祂是渴求水喝。所以他們給祂醋,而祂沒有拿。但祂還是渴……渴的是對愛、對靈魂的渴望。如今,祂正對你我說著同樣的話:「我渴」,渴求愛,渴求靈魂。而我們要怎樣為耶穌解這樣的渴呢?現在,就在這裡,我們每一個人,為靈魂得以獲得拯救、成聖而努力。這是祂的渴,耶穌劇烈的渴望,讓釘在十字架上的祂十分痛苦,因為祂知道在祂受了這麼多苦之後,還是有那麼多人不接受祂。


我們一定要有願意承受貧困的能耐,即使是小小的事情上匱乏也好。這世上有千千萬萬的人沒有電燈可用。監獄裡的人在死亡邊緣打轉。只有一桶水,又要漱洗又要喝。我選擇只用一桶水,不是因為我只有一桶水可用,而是因為我願意。各位唯有嚐到了貧苦的真正滋味,懂得分享,才是真正的仁愛傳教士。聖母還有天主在世間的時候,用的就是這麼簡單的做法。

  • 祂渴求的是什麼?

祂派我們特別到貧苦民眾那裡去。各位遞給窮人、病人的一杯水,各位怎樣扶起垂死的人,各位怎樣餵小寶寶,各位怎樣教導懵懂的孩子,各位怎樣為痲瘋病人施藥……各位對待他們的態度和舉止——在在代表天主在現今這世界的愛。「天主依然愛我們世人!」

我希望這一句話可以印在各位的心版上面:天主依然透過你們、透過我在愛世人。我希望在各位的眼睛、行動中,在各位日常的行為舉止當中,看得到天主的愛。


我見過有形的苦難,很悲慘,看到衣索比亞那些民眾,你一早打開大門,他們就聚集在我們的大門那裡,張口喘氣,只求有一杯水喝。他們沒沾過任何食物;走那麼遠的路,只求要得到一點寬仁的愛、一點照顧,還有一點糧食。

  • 我們在哪裡?

那麼多人流落街頭……沒人要,沒人愛,沒人關心,渴求愛。他們附近放著三、四個瓶子,但他們喝那些是因為沒人給他們別的東西。你在哪裡?我在哪裡?在紐約、在倫敦、在歐洲這些大城市,這時候就有好多這樣的人。只有破報紙,躺在那裡。我們羅馬那裡的姊妹晚上十點到凌晨一點都會去街上,帶三明治給他們,帶些熱的飲料給他們喝。在倫敦,我見過有人站在工廠的牆邊,貼在牆上取暖。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我們在哪裡?

  • 渴望被了解

不僅餓得亟需麵包、米飯止饑,也渴望有愛、有人要,有人覺得我對他是重要的人,呼叫得出我的名,希望擁有深厚的悲憫,渴求。當今的世人對這樣的愛有極度的渴求。渴望被了解。

他在說:「我肚子餓。我口渴。我沒地方住。我誰也沒有。你們這樣子對我。」我一直強調我們不是社工,而是在世人心靈裡的默觀修女。在世人心靈裡面,我們餵養饑渴的耶穌。我們是在將慈悲、喜樂的飲水分送給我們的世人、送給我們的耶穌。

德蘭修女的身教:見證
  • 衣索匹亞——人間髑髏地

我們有姊妹到衣索比亞的阿拉馬塔看過之後,打電話給嬤嬤報告她看到的情形。嬤嬤十分難過,說:「修女啊,在他們還活的時候趕快做點什麼吧。」修女說:「嬤嬤,我們需要糧食、醫藥、衣服,尤其是飲水。」嬤嬤說:「我稍後再打電話給妳。」……嬤嬤〔打電話〕找〔美國的雷根(Reagan)〕總統:「我剛才接到衣索比亞那邊來的電話,說有好幾千人快要餓死、渴死了,請你們做點什麼吧。他們需要食物、飲水、衣物、醫藥。」總統很感動,對嬤嬤說他會再回電給她。

不出一天的時間,美國就加入救援,透過「天主教救助服務會」(Catholic Relief Services)安排〔大批〕物資給衣索比亞的仁愛傳教修女會。貨機和貨船運送大批糧食、衣物、醫藥到衣索比亞之後,嬤嬤由四位修會裡的姊妹陪同也同時抵達衣索比亞。嬤嬤她們也帶著的毯子、餅乾和衣物。每人都等著見她。她在機場遇見一名歌星。他〔見了〕嬤嬤就說:「衣索比亞是人間地獄啊!」嬤嬤直視他的眼睛,說:「衣索比亞是人間的髑髏地,不是人間地獄。你和我都可以盡一份小小的心力,便可以拯救人命。」

翌日,她心急如焚,要搭飛機到救濟站。衣索比亞總統提供他的專機給嬤嬤使用。她親眼目睹上百名垂死的饑民,骨瘦如柴,雙眼凹陷,餓到前胸貼後背,臉上盡是恐懼。另外還有數千人耐心坐在地上等候烹食,發送的時間是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修女們也為每人送分一杯水。嬤嬤四處巡視,為一個個人祝福,感受他們的痛苦。她提了一桶水,四下分送給他們喝。她還笑著對修女們說:「我羨慕妳們哪,因為耶穌說你要是分一杯冷水給別人,便能在天堂領受報償。各位特別幸運呢,因為各位都在為可憐人身上的耶穌解渴。

耶穌說:『你們就是對我做的。』耶穌說的沒錯,耶穌不會說假話。」嬤嬤眼看修女們那一份喜樂,便對省會長說:「你看她們,有的東西那麼少,卻那麼快樂,那麼健康。是啊,我們不需要多少東西便能生活。喜樂的祕訣,便在於我們雖然匱乏,但是全心全意、不計酬勞為貧苦中最貧苦的人服事。」嬤嬤為我們祝福,然後再轉往〔衣索比亞北部〕默克萊去。……

我們從機場直奔收容饑民的難民營地。病重的人躺在帳篷內。嬤嬤忽然注意到有一處小小的棚子,用叢林樹木臨時搭的,擺了許多屍體等候埋葬……他們說:「水荒死了好幾千人呢,嬤嬤,給我們水。」那天嬤嬤雖然早早就上床了,但沒怎麼睡。……她在等黎明的時候要趕回〔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修女們不時就會聽到嬤嬤說:「沒有水喝,多慘!這樣子口渴有多慘哪!」她在床上輾轉反側。


大饑荒那時候,〔衣索比亞的阿拉馬塔〕一滴水也沒有。嬤嬤前來巡視狀況。到處都沒水,連喝的也沒有。午餐的時候,我們每人都分到了一杯水。可是嬤嬤一口也沒喝,那天非常熱,每個人都覺得口渴,可是嬤嬤把她的那一杯水拿去給一名垂死的婦人。

  • 實在,具體

面對病苦、受難的人,嬤嬤流露的愛無與倫比。看她在卡利戛特(Kalighat ;德蘭修女一九五二年為垂死病人設立的安息之家,也叫做潔心之家)探視一張張病床上的病人,輕撫病人,看她實際表達的關懷,簡直就是在傳播福音,因為嬤嬤表達出了愛。嬤嬤是實際的女子,表達也講究具體,不論是送一杯水給口渴的人,還是分送巧克力給有小孩的父親,都流露著愛,而不是為了給我們看作榜樣。……她始終要我們多做犧牲,針對他們的需求趕快有所行動。她要求直接或是間接去全心全意地服務;而她一發現萬一必須把一個姊妹切成兩半才能照顧到兩方的需求,那她大概不會有一絲猶豫。她對他們流露的愛,無與倫比。

  • 在深深的苦難中看到耶穌渴求的化身

嬤嬤靈性的主要特質,有一點便是在貧苦中最貧苦的人身上看見耶穌於人世最悲慘的苦難化身。「苦難化身」這幾個字,意涵非常特別。不僅在於這是貧苦中最貧苦的人,也在於要在這當中看出耶穌苦難的化身,是非常困難、非常艱辛的事,但還是要相信耶穌就在那裡,耶穌口渴,因而要努力與耶穌同在。除非透過默想、透過禱告,尤其是透過彌撒聖祭(Eucharist)等種種祈禱方式,你是無法進入苦難化身的信仰裡去的。之後,她又會再說:「我從彌撒中領受到的耶穌,就是我服事的耶穌。這不是不同的耶穌。」……我覺得仁愛傳教修女會的靈性便全都是以這樣的臨在為中心的……「我要侍事、我要去愛貧苦人中的耶穌。我要過聖方濟各亞西西(Saint Francis of Assisi)過的日子,貧窮,服侍祂。」

默想

「我渴了,你們給我喝的。」(《瑪竇福音》第二十五章第三十五節)

「祂渴了,你會透過你的姊妹〔或是兄弟〕給祂悲憫、原諒的水嗎?」

「渴望善心,祂求你……你會當祂的『那人』嗎?」

有沒有小小的善舉做出來不會引人矚目,但是既可以為最接近我們的人解決缺水的渴,又可以解決缺少人愛、缺少關懷的渴?我可不可以為家人或是社群盡棉薄之力,做率先去服事而不是坐等別人來服事的人?我可不可以加入服務計畫去為缺乏飲水的人提供飲水?為了要和缺水的世人站在一起,我可以怎樣節約用水呢?

祈禱文

聖母瑪利亞,你第一個聽見耶穌喊「我渴」。你知道祂對我、對貧苦人的渴望有多真實,有多深。我全屬於你——教導我,帶我面對釘在十字架的耶穌聖心裡的愛。

聖母瑪利亞,依靠你的協助,我會傾聽耶穌的渴,那對我是「生命之言」(a WORD OF LIFE)。站在祢身邊,我會把我的愛給祂,我會把愛我的機會給祂,做你喜樂的緣由。

為此,我會解耶穌的渴。阿們。

——德蘭修女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德蘭修女:召喚慈悲》,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德蘭修女(Mother Teresa)
編者:布賴恩・克洛迪舒克神父(Father Brian Kolodiejchuk, M.C.)
譯者:宋偉航

繼2009年《德蘭修女:來作我的光》揭露德蘭修女的靈修生活與掙扎,十年後同樣由修女摯友布賴恩.克洛迪舒克神父所編輯的《召喚慈悲》,呈現出她回應上主召喚,具體體現「慈悲」的事蹟。

德蘭修女畢生為赤貧之人奉獻,獲得全球性的肯定。但她卻自認是個特別軟弱的罪人,日日夜夜仰賴天主施與愛、力量和悲憫。基於此,她的服事工作是體現基督的精神,在赤貧者中看見需要照顧的耶穌身影。

德蘭修女不推出大規模方案去解決世界各地的饑饉與急難,而在於遇到一個幫一個,一次好好幫一個。到最後,她的事工遍及世界。

除了物質的饑饉,德蘭修女還注意到:「不僅需要麵包止饑,也需要有愛止饑」,而且愛的饑饉更難消除。德蘭修女又發現,不論貧窮或富裕,不論階級、宗教,各處都有「靈性饑饉」。要消除這三種饑饉,所需唯有真誠的慈悲與積極的行動。

慈悲的真義不是施捨、不是上對下的憐憫,而是感受到別人的處境如同自己也在相同的處境。要對抗不義、撫平傷痕、消弭社會上各種對立歧視,需要我們召喚深藏心中的慈悲,從而召喚出充滿勇氣的行動,才能使這個世界成為更好的世界。

慈悲是存在每人心底的基本定律,能使我們誠摯地看待生命中遇到的每個人。——教宗方濟各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