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狗說的人類文明史》:台灣的貓是怎麼來的?

《貓狗說的人類文明史》:台灣的貓是怎麼來的?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原住民各族語言經常無法互通,但在「貓」這個詞上卻有高度的共通性,而且有可供比定的來源,可以確知這些語言都是從閩南語借「niau」來指涉家貓,所以家貓很有可能是透過閩南人的中介才被他們所認識。

文:簡宏逸

貓咪過台灣

釐清家貓的本義、「貓/貍」兩字的競爭,以及閩南語中「貓/猫」三個讀音的來歷與演變之後,現在我們要從福建渡過黑水溝來到台灣。不過,在十七世紀初,東番、小琉球,或Formosa這三個名字可能比較響亮。前面已經提到,家貓隨著人類的腳步,從中東散布到全世界。因此,台灣的家貓也必然不是原生種,是跟著人類來的。

那麼,台灣的家貓究竟是跟著哪個族群來的?

台灣家貓從何而來?

語言學的資料可以提供解答的線索。

下表中所收集的「貓」,當代資料來自《原住民族語言線上詞典》,十七世紀的資料則來自荷蘭人編纂的西拉雅語詞彙表和Favorlang語詞典。從表中可以看到,目前官方承認的十六個原住民族中,有十一個族語的「貓」都很類似閩南語的「niau」。台灣原住民各族語言經常無法互通,但在「貓」這個詞上卻有高度的共通性,而且有可供比定的來源,可以確知這些語言都是從閩南語借「niau」來指涉家貓,所以家貓很有可能是透過閩南人的中介才被他們所認識。話說魯凱語沒有指涉貓的詞,是真的對貓陌生,還是編纂詞典時被略去了呢?

台灣原住民語中的「貓」

原住民語的貓

表格資料來源:

  • 原住民族語言線上詞典https://e-dictionary.apc.gov.tw/
  • 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紀要第二卷第一號新港文書(Murakami,1933)
  • Dictionary of the Favorlang dialect of the Formosan language(Medhursted.,1840)

再看看其他不從閩南語借用的語言。

阿美語的「posi」和「Favorlang」語的「bottoos」,兩者和菲律賓呂宋島中部「Tagalog」語、「Kapampangan」語和北部「Pangasinan」語的「pusa」有點類似,或許有點關係。南島語言的歷史語言學研究指出,菲律賓的「pusa」原本很可能是某種本土動物的名字,家貓被引進菲律賓後,當地人就用這個詞來指涉外來的家貓。

類似的語言借用也出現在西拉雅語的「rouklauw」。這個詞和其他南島語系語言的「條紋、斑點」同源。在巴宰語中,同源的「rangarang」指的是雲豹。西拉雅語的rouklauw,原本的意思也可能是雲豹或石虎等本土貓科動物。當西拉雅人看到家貓,就借用本土動物的名字來稱呼這種新動物。前面說過先秦的捕鼠動物「貓」,後來被用來稱呼從西域來到東亞的家貓,也是同樣的語言借用現象。

從以上分析的語言證據,可以推測家貓主要是透過閩南人的中介來到台灣,所以家貓抵達台灣的時間繫於十六世紀末,約是中國開放海禁之後,應該不算差距太大的推測。

當然,十七世紀以降還有荷蘭人和西班牙人在台灣活動,他們的亞洲基地分別在印尼和菲律賓,也會帶貓上船抓老鼠。台灣家貓的祖先,應該也有一些是跟著荷蘭人和西班牙人來的。

相關書摘 ▶《貓狗說的人類文明史》:中國歷史上的貓不是貓,而是「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貓狗說的人類文明史:「故事」團隊,請喵喵汪汪說故事給你聽!》,悅知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健安、宋彥陞、胡煒權、馬雅人、簡宏逸、蔡虹音、盧德昀、鍾宜芬、賴庭光、黃怡君、邱羽瑄、蔡佳慧
編者:胡川安

如果說貓狗史,就是人類的文明史,一點也不為過!

「人類馴服了狗,而貓馴服了人類。」
──法國人類學家 馬歇.莫斯

貓狗向來是人類最親密的寵物伴侶,我們如何對待牠們,反映了自身的文化,也體現了人類文明的高度。
本書從古文明的埃及、中國和馬雅為起點,探討貓狗是如何走進我們的生活。

最有趣、最有料的貓狗書!

  • 上野公園裡,西鄉隆盛銅像牽的狗不是本狗?
  • 日本「犬公方」德川吉綱為何讓江戶變成萬狗城?
  • 埃及貓超神,包你住好穿好生小孩,還保證轉世好人家。
  • 喵咪咧!把貓做成琴,把狗做成三味線,人類嘛咖差不多咧!
  • 做貓做狗在人世間不放過你,做貓鬼狗鬼還是不放過你!
  • 動物實驗的歷史,人類的傲慢史。
貓狗說的人類文明史
Photo Credit: 悅知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