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虛偽盛世的終結?美國對中共「愛與包容」的關稅衝擊

中國虛偽盛世的終結?美國對中共「愛與包容」的關稅衝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首先會針對川普上任後到今天雙方破局為止,美共貿易談判過程與其他影響美共關係的面向進行一個大略的回顧,說明美國現在的強硬絕非仗勢欺人,而是在歷經中共各種推拖後的忍無可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趙君碩(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中國沿海地區的官員十分清楚他們抵抗不了洋人的海軍;知道如果給了英國人開戰的口實,英國人的能耐有多大。他們的天真並非源於無知,而是相信貿易具有穩定大局的力量─尤其是認為只要英國人在廣州經商有利可圖,就絕沒有理由動武(附帶一提,英國政府裡面有權喙此事的人,一直以來也個個幾乎抱持這個看法)。」——《暮色帝國:鴨片戰爭與中國最後盛世的終結》,頁21。

以上的引文是美國的中國史研究新秀裴士鋒(Stephen Platt)對於1830年代鴉片戰爭開打前,中英雙方鴕鳥心態很好的概述,然而把這段話套用到近200年後美共貿易談判的過程上,卻也出奇的適用。只是中共這種不管眼前分歧巨大無比,總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定可以混過去的心態,已經被川普(Donald Trump)5月5日亞洲正值午夜時在推特上的兩則奇襲加稅文告,以及之後的一連串更強硬推文徹底粉碎。

本文首先會針對川普上任後到今天雙方破局為止,美共貿易談判過程與其他影響美共關係的面向進行一個大略的回顧,說明美國現在的強硬絕非仗勢欺人,而是在歷經中共各種推拖後的忍無可忍。其次會對雙方新一輪貿易戰的走向做出預測。 5月10日針對中共輸美商品2000億美金從10%升高到25%的稅率,其實只是川普總統實現去(2018)年9月底就打算開徵的稅率。

這是為了反制中共不但不在去年6月被徵收第一波關稅(針對以高科技產品為主的500億美元商品的25%關稅)後就好好坐下來談判,有關美方在2018年3月22日公佈的301調查報告中明確列出的種種貿易摩擦,還反過來兩次宣佈對美國的商品報復性關稅,但實際執行時從25%降到10%,其實是負責談判兩大要角之一的財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以怕影響聖誕節的消費為由說服川普總統接受的。

拖了8個月才正式對中共施壓,並讓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準備在四周後談判依然破裂時,對剩下的3200億美元輸美商品全面徵收25%的關稅,是美國誤信去年12月1日雙方在阿根廷G20峰會召開的會外會上習近平45分鐘的慷慨陳詞,並付出最大的耐心,在半年內進行了華府北京兩地八輪的磋商,卻看到共方在5月初對協商成果完全不認帳後的徹底領悟。

RTS1J4K1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然而這不是川普政府第一次被中共如此耍弄,在2017年,為了換取中共協助施壓北韓棄核,川普先低調的派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和時任中國副總理的汪洋進行談判,中方答應用更快的速度減產鋼鐵,進口美國的牛肉並向美國出口雞肉,但還是不願意開放金融市場。結果這個協議遭到外界的嚴苛批評,《紐約時報》的標題是「中國在第一輪貿易談判向美國投降不多」,羅斯本人更在後來的白宮會議中遭到川普的痛批,原本預定要和汪洋一起舉行的舉杯慶祝簽約儀式也取消。

當時川普和他的顧問就已經察覺到中共傾向於用無窮無盡卻沒什麼成果的談判來拖住美國。中方也意識到了本屆美國政府可能不好對付。之後中共又想出新的手段想討好川普,把貿易爭端呼攏過去,趁川普2017年11月訪華的機會,北京提議要和川普在人民大會堂開會的時機宣佈對外資開放銀行、證券和保險等領域,但美方覺這個開放來得太晚也太遲,當時和總統隨行訪華的萊特海澤更提醒川普:「他們在耍你!」

北京隨後在川普飛機從北京起飛後不久,單方面宣佈外資證券公司在中國合資公司的股份佔比可以從49%升高到51%。到了2018年4月初,在川普政府發佈了針對中共各種侵害智慧財產權行為的301調查報告,共方依然沒有相應動作後,川普準備要第一次祭出關稅威脅,此時財長梅努欽和中共副總理劉鶴通了電話,並說服總統讓雙方展開談判(儘管萊特海澤不主張馬上談判)。

耐人尋味的是,2018年到3月31日為止,根據官方記錄,梅努欽財長和他在高盛工作時的老長官,也當過財長並和中共國家副主席王歧山關係非淺的鮑爾森(Hank Paulson)已經見面談了11次,討論對中政策。到了5月美共雙方在北京進行會談時,美方陣營內部的分歧更是公開浮上檯面。談判的第一天,萊特海澤就開門見山的提出下列要求:

  • 中方在兩年內要把375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減少2000億;
  • 放棄扶植特定產業的政策和補貼;
  • 如果美方開徵關稅,中方不得報復。

這樣強硬的要求被美中商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資深副主席歐玉琳(Erin Ennis)形容成「不投降就是找死。」

但希望能和共方達成協議的財長竟然繞開整個談判代表團,和劉鶴進行一對一的私下會談,知道情況的白宮貿易和制造業委員會主任,知名的對華強硬派納瓦羅(Peter Navarro)氣得在會場外面的草皮上咒罵梅努欽。所以在2017的第一回合談判失敗後,2018年重開的談判一樣在雙方互相報復、美方內部有分歧的陰影下無疾而終,直到川普威脅要對高達200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課25%的高稅率並在期中選舉取得不錯的成果,粉碎了中共的希望後,雙方才在G20峰會決議暫時停戰、暫緩加稅、重新開始延續到2019的第三回合談判。

因為中共本身的經濟情況在2018不斷的惡化,大幅加徵關稅的陰影更讓從事加工出口的中外企業開始出走,中共只好開始認真應對美方提出的各項要求,在1月初僅是美方貿易副代表主談的會議中,劉鶴還意外現身在中方各部會官員高達一百餘人的談判會場。

AP_1912982023506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在1月中、2、3月雙方又各自進行的六輪高層談判,終於對美國農產品採購、中止強制技術轉移、保護智慧財產權、雲計算市場准入等議題雙方逐漸達成了協定,而美方為了確保中方這次不是紙上空言,堅持還要再納入確保協議能被實際遵守的執行條款——美方會視中方遵守協議的程度撤銷關稅或是加徵新的關稅,而中方不得報復,而這也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劉鶴在談判失敗,離美前的媒體訪問中,明確的提到了必須關稅全撤、和美國購買農產品的時程要符合實際需求以及協議文本的內容要「平衡」並兼顧雙方尊嚴這三個條件才能達成協議。中共商務部副部長在談判前稍早的記者會也強調中方是「重承諾、守信用的」,但是根據白邦瑞在《百年馬拉松》書中的說法:在當年中共談判加入世貿組織前發出來的關鍵訊息是「逐步淘汰國有企業、陸續推出自由市場政策、不會操縱人民幣匯率、不會累積巨大的貿易順差,美國的創新和智慧財產權會受到尊重。」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