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現代世界的四大觀念》:反啟蒙、法西斯、基督教與伊斯蘭──觀念的力量和人文學的重要

《創造現代世界的四大觀念》:反啟蒙、法西斯、基督教與伊斯蘭──觀念的力量和人文學的重要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世界已不再由少數西方強權所主導,啟蒙運動的自由主義面,是否可如此前那般,在未來數十年復興?

文:史考特・蒙哥馬利(Scott L. Montgomery)、丹尼爾・希羅(Daniel Chirot)

結論:觀念的力量和人文學的重要性

(前略)

反啟蒙

面對西方啟蒙運動的重大勝利,反啟蒙一直是、也持續會是一個無可避免的反動。法國大革命的過激(從暴民統治和恐怖統治,到拿破崙的軍事獨裁並向全歐洲開戰),鼓動了支持政治和道德傳統的宗教與君主制反動。但隨著十九世紀的開展,因為所有的經濟和社會變遷,事態變得越來越清楚:呼籲要回到過去,已經不夠了。欲動員意見想法,提出的回應不能只是希冀恢復革命以前的時光。在十九世紀後半,許多不同的思想線索匯合在一起,為以群眾為基礎的反自由主義提供了哲學根基。

在美國,南方的奴隸制、後來的吉姆・克勞法,以及持續往西部的擴張,為「優越」和「劣等」種族的理論,建立起意識形態正當性。某種非常相似的東西,也為侵略性衝動提供合法性,讓極度擴張的歐洲帝國主義在非洲和亞洲建立殖民地,特別是國內較傾向自由主義的英國和法國。最後,許多十九世紀晚期的歐洲知識分子,無論左派還右派,都有一個日益增強的想法,即自由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度,是異化、腐敗,無可救藥的虛偽,且非英雄、愚鈍,又循例呆板。這個想法促成許多有影響力的哲學陳述,呼籲一個新的、更有活力、反民主,甚至反啟蒙運動的回應,以清洗積累各種機能障礙的社會。

歐洲國家不斷茁壯的民族主義和殖民侵略性,導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浩劫,也讓上述傾向在一九二○和一九三○年代轉化為災難性的政治反動。法西斯主義不只崛興於歐洲,也出現在最能理解西方進步的亞洲社會,主要是日本。到了一九四○年,在英語世界之外(最強大的美國,及其最後的盟友英國),啟蒙運動似乎已死。歐洲大陸上,只有瑞士和瑞典仍維持自由民主。歐陸其他地區不是被希特勒及其盟友占領,就是被史達林統治。在拉丁美洲,法西斯觀念和各種不同的獨裁政權大行其道;在亞洲,日本帝國主義猖獗一時;非洲和中東則和之前一樣,主要是殖民屬地。

我們知道,法西斯主義最終被擊敗了,但代價極高。而法西斯主義背後的各種觀念並未消失。理解較自由的觀念源自何處非常重要,知道法西斯觀念為何及如何發展、增生,也同樣關鍵。新版本的法西斯主義已經存在,而且很可能會繼續壯大,而非萎縮過時。

最後,我們感到有必要處理兩種宗教極端主義。它們也否定許多(如果不是所有)啟蒙運動的解放和進步觀念。我們顯然不同意它們,但堅持要嚴肅看待其背後的觀念並加以理解。它們不是未加思慮、非理性情緒和迷信的簡單產物,這是它們有吸引力的原因。就像面對我們支持的那些嚴肅觀念,對可能有反感的觀念,我們也必須去理解、視其為真地加以關心。

法西斯主義

法西斯主義成功地動員群眾支持,對啟蒙道德做出反動。毫無疑問,在義大利和稍後的德國,法西斯主義回應的是自由秩序真正失敗之處。首先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繼之以一九二○年代的經濟不確定性,當然還有一九三○年代的經濟大恐慌。新蘇聯實踐的馬克思——列寧共產主義,以及墨索里尼和後來希特勒與日本軍方的法西斯主義,都允諾要解決這些問題。如此一來,在這些主要國家,在其拉丁美洲和較小型歐洲國家的旁支,以及在左翼的史達林蘇聯,自由思想、自由市場和尊重個人權利等啟蒙運動的基本原則,都被視為軟弱、腐敗和沒有效率而遭到摒棄。

在二次大戰及法西斯強權被擊敗後,右翼的反動看來好像已經告終,但事情並非如此。廣泛流行的反猶主義和其他形式的種族主義仍然存在;極端民族主義並未消失;而在世界許多地方,對西方(已經是以美國為主,而非英、法)自由主義的批評仍具說服力。到了二十世紀後期,共產主義和受馬克思啟發的左翼第三世界意識形態,都無法解決前殖民地地區的問題。這為更右傾的轉向打開一扇門,再次引發若干和二十世紀前期如出一轍,摒棄啟蒙運動的傾向。

在俄國和中國,獨裁、侵略性的民族主義是個強大的思想力量。結合市場經濟、國家干預,和偏袒特定腐敗、有政治關係的大企業,則重建了某種東西,與納粹德國和法西斯義大利管理其社會的方式驚人的相似。當然,無論是後共產的俄國,或仍宣稱是共產主義的中國,都不會承認自己是法西斯。但他們拒斥民主和西方,政治上不寬容,卻又同時嘗試扶植科學與科技創新,這和歐洲法西斯主義的思想先行者並無太大不同。這在較小的強國也是如此,特別是在中東。從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土耳其,到教權支配的伊朗,以至軍事統治的埃及,至少在二○一○年代中,和前述相似的元素似乎普遍流行,或是正朝此方向發展。所有這些例子的結果,都不是預先注定的。但驚人的是,許多相同的反民主、反啟蒙運動的市場與個人自由論點,都重新變得流行,猶如它們在二十世紀前半那樣。

回到這些較早的辯論,可能會令人震驚。只要改動一丁點用語和參照,它們看來就跟以往一樣具現實意義。

基督教基本教義派

在美國,許多自由派的知識分子和科學家,都為這件事感到十分吃驚:在過去數十年,針對啟蒙運動自由主義和現代科學的宗教敵意,事實上有所增長。這來自相當高比例的福音派基督徒及其眾多組織。從一九七○年代開始,他們便在較高層級上,投入反動的政治和社會行動。這群虔誠的美國人,強烈拒斥以達爾文演化論為主(但不為此限)的現代科學。他們認為,將權利擴及性別弱勢族群,和賦予女性合法的墮胎權,是在散播不道德、不信神的腐敗,否定《聖經》教誨,並威脅到整個國家。因為在上帝眼中,國家的地位將因此降低。尤有甚者,這種宗教性得到數十年來傳教工作的推展,在世界較貧窮的地區取得驚人成就,尤其是在拉丁美洲和非洲。


猜你喜歡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邀請網紅父母陳珮芬與林時民、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人,共同討論如何讓台灣育兒環境更加友善。

長期關注育兒家庭議題的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邀請到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一家、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進行對話,從不同的角度,分享如何從硬體環境及社會氛圍建構友善育兒環境。除了育兒家長到場發聲之外,現場也播放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支持議題愛心大使-林心如所拍攝的「小朋友,是讓人更好的朋友」形象廣告。心如說自己生孩子後的最大改變是變得更加有耐性,對待他人也更有同理心,教育孩子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看到孩子能力逐漸「解鎖」,一切都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在公共場合聽到孩子哭時,能多一點包容,給爸媽多一點支持。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致詞時表示,雖然現在政府提供多項經濟補助,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但較少關心家長帶孩子外出遇到的不友善狀況,希望藉由這次座談的分享,集思廣益來為爸媽打造方便外出的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也公布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結果,呈現當前台灣家長對育兒環境的親身經歷及滿意度。

兒福聯盟董事長_林志嘉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

育有六寶的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一起到場分享養育六個孩子的經歷。育兒11年的他們雖然感覺到政府對於育兒家庭的支持有變多,但育兒環境不論是硬體設施或是社會氛圍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媽媽陳珮芬表示硬體設施的部分親子停車位幾乎很難找到,就算找到空間也不夠大,難以讓嬰兒提籃順利上下車,以及買車票只有前兩胎有優惠,反倒像是在懲罰育有多胎的父母。

林叨囝仔The_Lins__Kids_六寶育兒心得分享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

黃瑽寧醫師則表示不同的家長有不同的教養方式,大部分的育兒困境反而不是硬體,更廣大的父母遇到的困境其實是「時間」,進入職場後很多產業對於育兒父母不友善的狀況就顯現出來,即使有育嬰假也很多父母還是不敢請,但孩子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陪伴的,建議企業都開始遠距工作的措施,成為一個常態。

石易平副教授也提到,現在社會對於育兒家庭的不友善是讓人不願生育的一大原因,並舉例新聞時事,有店家要求小孩背完圓周率後面30位才可以進入,小孩在現代社會似乎被貼上不能控制自己、髒亂的標籤。石易平副教授建議友善親子的大方向是「時間」,包含父母上下班工時和學校的上下學時間設計,可以更親子友善,才能有工作時間和陪伴孩子成長的平衡。

王婉諭立委也到場表示,政府一直以來多著重在經濟面的補助,但現行育兒津貼排富條款仍不太合理,育兒家庭的負擔其實非常大,即使是月薪十萬的父母,一個月光安親班也需要負擔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所得,且只有經濟面補助很難讓民眾有感或成為大家願意生育的原因,育兒友善的硬體設施和社會氛圍應並重。

聽爸媽的話_綜合座談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聽爸媽的話綜合座談時間。

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

今(2022)年初,兒福聯盟邀請已生育一個孩子的夫妻及未生育孩子的夫妻,辦理4場次的焦點團體,透過彙整與會者對育兒的期待及分享育兒經驗,發表「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兒盟指出,根據育兒家長及育齡夫妻所傳達的心聲可知,台灣當前的育兒環境存在「硬體設施不友善」、「社會氛圍不友善」兩大困境:

(一)硬體設施不友善,帶幼兒出門障礙重重
育兒家庭提到帶幼兒出門的日常,免不了會碰到硬體設施設備缺乏的問題,如:親子車廂一票難求、餐廳廁所或公共空間男廁沒有尿布台、親子停車位被占用、上下車空間太窄等問題。此外,與會的育兒家長也提及,適合幼兒活動的戶外空間明顯不足,尤其都會區之外的地區,可以讓幼兒活動的公園或公共場館更缺乏,少有讓育兒家庭安心的空間可供孩子們活動放電,難以促進幼兒身心平衡發展。

(二)社會氛圍不友善,育兒家庭承受諸多壓力
除了具體的設施設備問題外,育兒家庭帶幼兒出門、用餐,免不了會在意其他路人看待自己和孩子的眼光,如果正好孩子哭鬧,又遇到包容度比較低、甚至想干涉、批評家長教養狀況的陌生人,育兒家庭往往需要同時處理孩子,又得回應他人的指責和抱怨,十分困窘和難熬。未生育夫妻也表示,雖然還沒有帶孩子外出的經驗,但對於社會氛圍是否友善育兒,也有很深的感觸,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異樣眼光和壓力。

兒福聯盟白麗芳執行長表示,兒福聯盟從2012年調查發現,育兒家長面臨「行路難、如廁難與搭車難」的外出困境,之後促成「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增訂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等友善育兒環境的條款。雖有相關法條加持,但實體環境改善的速度,仍跟不上家長的需求;兒盟2017年調查發現,近6成媽媽覺得外在環境不友善、帶孩子到公共場所很有壓力;兒盟今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也發現,家長仍覺得當前育兒環境不夠友善,雖然法規有進步,有各式親子友善設施的設立,但設施似乎不符合家長需求,像是親子停車格不夠大、親子車廂不夠多等等。因此,兒盟呼籲政府,應普設從育兒需求出發的各項硬體設施,營造同理、體諒育兒家庭的社會氛圍,讓台灣家長更可以安心育兒。

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共同呼籲3大訴求:普設育兒設施、同理取代指責、多聽爸媽的話

綜合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及親子天下爸媽心聲,對於已生育及未生育家庭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共同提出以下三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家長的需求,回應家長的困境與期待,讓台灣的育兒家庭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一)普設育兒設施
我國雖有設置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的法源,但實際設置與使用情形,至今無從得知,建議政府對於友善育兒設施進行全國性盤點,並針對設置情況不佳的地區持續追蹤改善,以增加育兒設施的普及率,讓育兒家長帶孩子出門安心無礙。

(二)同理取代指責
在公共場合遇到帶孩子出門的家長,請社會大眾多點耐心,多點禮讓,多點體諒、包容和支持,藉此提升整體台灣社會友善育兒的氛圍,讓每位育兒家長出門在外,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同理與善意。

(三)多聽爸媽的話
檢視政府近年來推出的育兒政策,多聚焦於加碼育兒津貼及幼托補助,對於育兒家庭日常使用的公共空間友善度關注不足,建議政府應從家長觀點出發,訂定相關法規時,多邀請家長參與,廣納家長意見,才能規劃出對育兒家庭更友善的公共空間,減輕家長外出的壓力。

更多調查結果與相關報導,請見【兒福聯盟】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和林心如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章內容由「兒福聯盟」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