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5》:所有事物都需經過詮釋嗎?問題思考與哲人看法

《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5》:所有事物都需經過詮釋嗎?問題思考與哲人看法
羅馬的聖依納爵堂|Photo Credit: 大家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各種觀點的主觀特性不會因為使用共通語言而消失。蘇格拉底指出,某些字眼留下了極大可供詮釋的邊界。各種話語的特性正是「玩弄文字遊戲」。

文:侯貝(Blanche Robert)等

【問題思考】

Q1:詮釋是否都是任意的?

當界定某個情境的明顯特徵,不足以解釋該情境的時候,這個情境就需要詮釋。例如:單從犯罪現場很難判定犯人身分,必須尋找各種跡象並加以詮釋。這全是建立在某些假說的基礎之上,也因此就是建立在某種武斷的觀點之上。各種詮釋的多元性,難道不都是一直存在的嗎?

1. 一個事件或是一個論述經常有多種詮釋方式

某些情境不需要任何詮釋,因為它有清楚而直接的意涵。例如:紅燈禁止駕駛人繼續前進。抽象的概念、感受或是感覺印象更難以得到共同的定義。例如:兩個人不會以同樣方式界定藍色與淺藍色之間的界線。

各種觀點的主觀特性不會因為使用共通語言而消失。蘇格拉底指出,某些字眼留下了極大可供詮釋的邊界。各種話語的特性正是「玩弄文字遊戲」。

2. 一個人的詮釋,取決於他的信念與偏好

每個人對於世界的主觀感知讓人認為「一切都只是觀點的問題」。永遠都有多樣觀點,每個人也都用自己的方式來詮釋實在。例如:在運動的競爭中,有爭議的決定,永遠都會是雙方支持者的討論主題。根據尼采的看法,關於真、善、正義等各種價值,我們應該拒絕給予客觀論述。每個觀點都只是表達某種局部的視角,我們無法從任何觀點出發來建立絕對真理。

3. 詮釋是可以討論與挑戰的

人們可能會認為,詮釋的特殊性格,使得任何論證性的討論都變得不可能。事實上,能夠被制服和打敗的詮釋是更好的詮釋。例如:人們在白板前或是電影結束後彼此交換意見。某個詮釋若成為討論的對象,會讓自身更精確、更一致,更因他人的判斷而更豐富。高達美說明了詮釋的相對特性,鼓勵批判性的討論,也促進人們從更全面的觀點來探究。

詮釋純然任意的面向,因此可被超越。透過有系統的論述組織並結合專家的不同觀點,可得出一些共同的詮釋,而其客觀性亦可得到承認。人們因此可避開「所有主張都有價值」這種相對主義立場。


Q2:所有事物都需經過詮釋嗎?

如果我們可以將某個人的行為賦予不同於他所意識到的意義,或是如果某個事件可能具有某種隱藏的意義,那我們就會想對一切做出詮釋。

1. 詮釋的工作豐富了人類的存在

詮釋並不滿足於「沒有什麼好理解的」的狀況,即某個行為的進行是「偶然」或「沒有理由」的情況。在直接的意義上加上某個假定的意義,並接受多種詮釋的共存,詮釋的技藝豐富了實在,同時也滿足了想像與智性的好奇。例如:神話以各式各樣存在物和超自然事件豐富了現實,但這些神話也為自然事件提供了某種解釋。

人在衡量這些情況時,可以從自己的反思中豐富他所察覺的事物。康德描述我們在場所與對象面前所體驗到的愉悅,這些場所與對象以令人好奇或奇特的外貌,激發進一步的詮釋。尤其是藝術,還有宗教儀式與場所,為我們提供了這種可能性。

2. 詮釋一切可能是有用的

詮釋工作受人類活動所激勵,這些活動彰顯了對世界的表述與描繪之努力。例如:藝術活動乃至於宗教儀式。象徵的向度在其中是直接可見的,並且要求詮釋。但為何要把詮釋的努力限制在這樣的活動上呢?我們可以假設,所有人類的行為都可以詮釋,包括日常生活中的行為。例如:遺失某個我們覺得很重要的物品,或是說出某個字詞去取代另一個字詞。如果人們承認一個人會部分忽略其行動或是意圖的原因,佛洛伊德所分析這些日常生活事件就會有新的意義。

3. 詮釋的努力應該避免意識形態偏差

為了提高客觀性,詮釋人類行為整體的計畫就得有系統地組織起來。例如,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的基礎,便是假定人類的無意識衝動影響著思想和行為,其中以伊底帕斯情結的假說為要。至於馬克思主義,則是將個人與社會的一切行為連結於階級鬥爭。他認為一個時期的政治、宗教等信念或主張,應該從該時代的社會經濟關係出發來詮釋。例如:社會上的優勢階級能間接得利於宗教信仰。

這樣的詮釋原則有助於在人文科學中建立嚴格的方法。但這些原則也具有某種風險,人們有可能只會系統地運用這些原則,卻排除其他理解世界或證成行動合理性的方法。這就違背了詮釋本身的概念,也違背詮釋所包含的觀點多樣性(包括科學)。波普解釋,企圖達成科學客觀性的詮釋性假說,就應該能被驗證


【哲人看法】

Q1:詮釋是否都是任意的?

要超越字詞、影像與印象的曖昧模糊性似乎非常困難。每個人在採納自己的詮釋時,甚至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進行詮釋。

  • 文本閱讀1-1 柏拉圖:某個言說之詮釋的邊界

蘇格拉底與斐德羅試圖界定某個用於表達真理的話語之特性。一個字詞的意涵可以是相當模糊,並可能被不同人理解成不同的事物。所有言說豈不都受詮釋所支配?

斐德羅:「我想我理解你所說的,但請說得更清楚些。」

蘇格拉底:「當我們說『鐵』或是『銀』這個詞的時候,我們心裡想的是同樣東西,是吧?」

斐德羅:「絕對沒錯。」

蘇格拉底:「那當我們說『正當』或是『不義』這個詞的時候,用法是否不同?我們會彼此甚至對自己表示不同意,是吧?」

斐德羅:「完全正確。」

蘇格拉底:「因此,在某些事物上我們彼此同意,在另外一些事物上則非如此。」

斐德羅:「確實如此。」

蘇格拉底:「在這兩個例子裡,哪一個讓我們更容易搞錯?哪一個所運用的修辭學(la rhétorique)擁有更大力量?」

斐德羅:「顯然是那些能讓我們的意見為之飄浮不定的事物。」

——柏拉圖,《斐德羅篇》,L. Mouze譯本,口袋書,2007年,278頁。

Q1: 請準確指出並證成蘇格拉底對字詞所區分的兩個範疇。
Q2:「 我們的意見飄浮不定」指的是什麼理念?修辭學可能由此情境獲得什麼利益?
Q3: 被包含語言中的詮釋邊界,會對共同理解造成哪些障礙?

  • 文本閱讀1-2 尼采:每個詮釋都有賴於所採納的觀點

根據尼采的看法,所有人都是從個人的偏好出發來描繪現實,這是他所謂的「評估」(évaluation)。沒有任何理由讓人認為,對世界的某種特殊觀點會比其他觀點更為客觀。一個詮釋只有從它所採取的視角(perspective)出發才能成立。

我們新的「無限」。——存在(Dasein)的視角之特性延伸得有多遠,或者甚至它是否還有其他任何特性,或者是否存在沒有「解釋」、沒有「意義」並不會就恰恰成為「荒謬」,另一方面,或者是否並不是所有的存在根本上都是一種解釋的存在——合理的,這一切即使透過理智最勤奮的、最認真嚴密的分析以及自我檢驗都無法被澄清:因為在此分析中,人類的理智不得不以它的視角之形式認識自己,並且只在視角的形式中[ 認識自己]。我們無法環視我們的角度:想要知道對於其他種類的理智與視角而言還可能存在著什麼,這是一種沒有希望的好奇:舉例而言,是否有某些生物能夠以倒轉的方式,或是以前進、後退交替著的方式,來感知時間(如此,就會有生命的另一種方向以及另一種因果概念)。但是,我想我們現在至少已經遠離了這種可笑的厚顏無恥,遠離了從我們的角度宣布只允許由這個角度獲得視角。更確切地說,世界對我們而言再次成為「無限的」:只要我們無法駁斥世界包括了無限的詮釋這個可能性。

——尼采,《快樂的科學》374節,KSA3 626-627,根據原文校譯。

理解命題的論據——文本閱讀1-2
命題:
每個詮釋都是相對的,比較不同個人的詮釋並無意義。
論據一:一個視角(觀點)只有從自身出發才有效。►Q:為何自此不可能主張某個詮釋優於另一個?
論據二:對世界的視角(觀點)具有無限的視角(觀點),我們甚至可以想像虛構的視角(觀點)。►Q:文本中給出了什麼虛構視角(觀點)的例子?
確實理解了嗎?為何,對尼采而言,詮釋的多樣性讓世界變成「無限的」?為何覺得某種詮釋優於其他詮釋會是「厚顏無恥」的?

  • 文本閱讀1-3 高達美:真正的詮釋需要與他人的討論

在本文中,高達美界定詮釋者與他人的判斷之間所應建立的關係。良好的理解與接受批判性討論,是真正詮釋技藝的條件。

然而,詮釋學(L’herméneutique)總是包含了一個要素,這個是單純的修辭學所沒有的:詮釋學總是包含了一種與他者的相遇,亦即遇見他者所表達出來的見解。這種相遇,同樣發生在理解文本的過程中,也及於所有其他文化以文本形式創造的作品。文本必須發揮自身的說服力,才有可能被理解。因此,詮釋學就是哲學,因為詮釋學並不局限為一種技藝學說——僅僅「只是」為了理解某個他者意見的技藝。

詮釋學的反思,其實包含更多——一切對於其他事物或某個他者的理解,必定伴隨了自我批判。一個能夠理解的人,不會認為自己據有優越的地位,相反的,他會承認自己所設想的真理可受到挑戰。所有的理解,都包含了這個要素,因此,每一個理解過程都有助於開展和續造「作用歷史的意識」。

一切有關理解的基本模式,就是對話、交談。每個人都知道,若有一方參與者堅持認為自己據有較優越的地位,亦即與對方相較之下,有時自恃優越的一方會認為對方囿於成見,而這些成見早在自己掌握之中,然而正因如此,自恃優越的一方反而落入了自己的成見。基本上,當對話的一方並未真正讓交談自由地開展,那麼就不可能有一場對話的理解。[…]

——高達美,〈古典詮釋學與哲學詮釋學〉(1968), 收於《真理與方法》(德文版下冊:補充文獻),Tübingen:Mohr出版,1986年,116頁,根據原文校譯。

Q1: 作者提出某種詮釋與修辭學之間所建立的關係為何?
Q2: 我們是否可以理解某種詮釋卻不完全贊同?
Q3: 在什麼意義上詮釋學的反思包含了「某部分的自我批判」?


Q2:所有事物都需經過詮釋嗎?

許多人類活動都有象徵與讓人迷惑難解的面向,我們可以在其中找到多元的涵義。但如果許多行為的意義都比表面上所見的更多重,那是否便需要去詮釋一切?

  • 文本閱讀2-1 康德:詮釋當中存在著愉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