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二八前一天,台灣人最關心是「誰偷了我們的米」

在二二八前一天,台灣人最關心是「誰偷了我們的米」
Photo Credit: 汪刃鋒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1946年下半年開始的查緝走私,到了1947年2月要收網的時候,可以說是查到了動搖島本的地步,但到了二二八之後就沒人再提起,或許才是整個事情裡面最令人不可思議的部分。

文:張若彤

我們來談一談米,前二二八時期的米荒問題(以下稱「米荒問題」)。

如果你生活在戰後的台灣,具體來說是1945年的8月15日以後,你會怎麼看待當時的米荒?我們從一個台灣人很可愛的小故事開始鋪陳這一段歷史:「十三公司」。

就在大家都沒有米可吃的時候,有一群可愛的基隆人,一共13個,他們就叫自己「十三公司」。這個公司當然不是真正的公司,他們也不做別的事,就是到處去跟囤米不賣的商家敲門,向他們傳教,說民眾有多麼多麼痛苦,求求他們趕快把米賣出來。記者跑去採訪,可愛基隆人只是淡淡的說,我們不是想紅,只希望民生安定。(資料來源,〈基隆「十三公司」,對囤戶勸誘平賣,米荒嚴重下之新現象〉,《民報》,1946年2月19日)

這當然是一個個案,因為大部分的台灣人,並非都像基隆人那樣可愛,而是進入了無米可吃的狂暴狀態。如以下這個例子:


作者提供

【本報訊】十二日米價再告飆漲,其價紛紛不一,又喝至卅二元者,其勢難以想像。十二晨,萬華方面有一部分民眾打鑼糾集民眾到各米舖取出庫存糧米,運到龍山區公所平糶。探其原,係萬華某米商對購米民眾謂無米,然而滿載二車輛的米,欲搬到板橋藏匿,被民眾發見,因此民眾怒入骨髓,一面喊打,一面將該米運到龍山區公所平糶。 此事遂致一波生萬波,萬華各處藉此機會,民眾自動檢舉奸商。到十時半許,市長游彌堅得訊,緊急趕到龍山區公所即席對約有三千多隻民眾演說,略謂:本市不是無米,余曾對李糧食局長,要求確保台北市全市民糧食,據聞昨日糧食局對本市各配給店,有配給了一千五百包。今日殘糧尚有六百餘包,而下午將可配一千六百包。市面無米原因,就是奸商囤積。請市民團結,對此囤米不顧民生之奸商,予以檢舉,以民眾力量搬出平糶。對此,市民有提出三項要求:一、請市長代市民檢舉奸商隱匿。二、請糧食局將米交付合作社區公所平糶。三、增加配給所。 (資料來源:〈萬華民眾檢舉囤米,奸商匿米不賣,民眾憤怒,喊打將米搬出平糶。游市長趕到,民眾提三項要求〉,《民報》,1947年2月13日)

民風剽悍的萬華,大家是直接衝進米商的倉庫,把米搶出來送到區公所,要區公所幫忙降價出售。米商一家家都被民眾端了,驚動了市長來跟民眾安撫。民眾還是不滿意,又在隔天2月13日從龍山寺集合遊行到市政府,遞交請願書。


作者提供

再往前追溯,台北市民稍早也自發性地組成「台灣民眾反對抬高米價行動團」,在元宵節(1947年2月5日)散發傳單,內容如下:

「本省為產米巨區,全省所產米量,不僅供全台消費有餘,且可輸出外地,絕非糧荒之因,純乃各地奸商巨賈囤戶操縱之故。⋯⋯既可痛恨,又極該殺。本團為生活之驅使,為全台民眾之生命爭鬥,⋯⋯決定於三日後,率領民眾實行搶米運動,並制裁囤積魁首,以申正義。特先警告三點:一、自即日起,限囤戶以屯糧出售;二、米價最高不得超過二十元;三、奸商應以孽財捐獻,救濟餓死者之遺孤及失業民眾。」

(轉引自:翁嘉禧,《戰後台灣經濟與二二八事件》,頁44)

如果你是當時的台灣人,你不會不知道,整個事情的脈絡,是民眾痛恨奸商囤積食米不賣,希望政府拿出魄力來打擊囤積。

結果這一段歷史,奸商囤積的部分不見了,現在大家最多只會引述後半段民眾遊行的部分,整件事就變成了民眾抗議對象是政府。有興趣要看這種解讀的,可以參考維基百科目前的二二八事件條目,「糧食極度匱乏」這一段。

實際上,陳儀有沒有拿出魄力呢?有的。陳儀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逼囤積商現形。這一系列的動作,到了1947年的2月底,已進入收網的階段。

引爆二二八事件的報導就在隔壁,但我們不要被它吸引過去。

在陳儀進逼之下,估計400萬石的囤糧,糧商已經主動申報了100萬石。四分之一,也代表還有更多人在觀望,這也是前面萬華糧商把米搬去板橋藏的原因。看樣子,官方似乎是打算獻祭一隻大老虎來讓大家屈服,這隻大老虎就是被查到囤了54萬斤米的台灣巨商「板橋林家」。


作者提供

【中央社訊】台省警備總部參謀長兼糧食調劑委員會主任委員柯遠芬於(廿七)下午接見中央社記者稱:人為之糧荒,不日即可解決,糧戶自動登記之存糧,目前已達一百餘萬石,約佔各囤戶之囤糧總數四分之一,連日在各地破獲廿餘囤戶,將送法院訊辦,彼等之屯糧刻正清理中。又關於外傳查出故林熊徵家屬之囤米五十四萬餘斤之大囤積案,渠謂係與林本源行有關。 (資料來源:〈講究抑平物價措施,柯遠芬談米荒即可解決〉,《民報》,1947年2月28日)

簡單換算一下,54萬斤是32萬4千公斤,每市石(市石為100升,容量單位)約為69到75公斤的米,姑且以75公斤換算為石,則約為4320石。依照1946年5月中央公布的〈非常時期違反糧食管理治罪條例〉第4條,囤積穀5000市石以上處無期徒刑或死刑,同條第3項,穀2等於米1,表示囤積的如果是米,2500市石就掰了,林家肯定有人要倒大楣。官方估計民間尚有約300萬石的囤糧,更不知要還有多少商人要倒大楣。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然後二二八就發生了。


關於米荒的成因,大家都在說「一定是陳儀把米糧運去中國」,但很顯然的,這個說法在二二八前根本不存在,後來不知從何時開始傳,一傳就是幾十年。

2014年,蘇瑤崇教授從各種史料反覆考證:根本沒這回事,陳儀反而還向中央要糧。

但在考證的最後,他還是百思不解,為什麼米荒當時,陳儀明明封存了大量的米,卻又不拿出來?他於是下了這樣的結論:封存導致米荒,米荒造成米價暴騰,使偏鄉飢荒與弱勢民眾餓死,民怨累積,終致二二八事件的發生。(資料來源:蘇瑤崇,〈戰後臺灣米荒問題新探(1945-1946)〉,《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86期 (民國103年12月),頁95)

我們其實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解決了前面蘇教授百思不解的問題:為什麼陳儀不把封存米拿出來?原因實在很簡單,因為市面上根本不缺米。

最初陳儀封存的軍糧,大概是11萬噸,不到150萬石,而1947年2月底的二二八事件之前,官方徵收的米糧,也僅佔很小的一個部分,如果在民間其實並不缺米的狀況下,貿然拋售軍需米把米價拉下來,則只是讓囤積的商人更方便把貨掃起來。(轉引自:翁嘉禧,《戰後台灣經濟與二二八事件》,頁45)


作者提供作者提供

陳儀會這麼傻嗎?我們來看他怎麼做。

陳儀首先一直拋出政府要用台灣的煤向福建換米的消息,數量是「20萬石」。但我們現在一查,實際上運來台灣的,最多2萬石,也可能是不到5千石,這是因為中央發現這筆交易後下令不准福建米移出省境,已經移出的就算了。(資料來源:〈抄送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接管工作報告本院〔行政院〕審核意見〉,收入《館藏民國臺灣檔案匯編》,冊 195,頁 7)

但光是放出閩米將至的消息,就足以使米價下跌。這隱隱然表示,市面上是有米的。

到了1946年5月底,早稻即將登場,由於同時期福建、浙江正在鬧米荒,陳儀再度下令,米穀及其他食糧暫禁移出省境。結果是6月米價直接重挫。(「臺灣省米穀及其他食糧暫禁移出省境公告案」(1946年05月25日),〈省參議會會議〉,《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檔案》,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典藏號00301910005010。)

同時期還有著嚴重的通貨膨脹,但這次一重挫,花了半年才漲回原來的數字。(轉引自:蘇瑤崇,〈戰後台灣糧荒問題新探(1945-1946)〉,《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86期(民國103年12月),頁121)


作者提供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