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戲劇技驚四座,但離「公共媒體」的目標卻還很遠

公視戲劇技驚四座,但離「公共媒體」的目標卻還很遠
Photo Credit:公共電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視近期數個優質的影劇節目得到觀眾群的一致讚賞,但這個以「公共利益」為設立目的的電視台,至今卻仍大量的參與政府標案,與製作團隊的合作模式也多以「買斷」而非「分潤」的方式進行,恐有造成在內容中無法中立,國家資源無法下放茁壯創作能量的疑慮。

文:徐瑞希(公視董事、台灣外籍工作者發展協會理事長)

中正大學教授、前公視總經理胡元輝撰文〈我們需要一場公共想像運動〉,呼籲恢弘的公共媒體來自遠大的公共想像,並強調媒體獨立是公共媒體的命根,一旦失去獨立性的堅持,公共媒體也就不成其為「公共」,而只是一個魚目混珠的膺品。

筆者以民間NGO代表擔任公視董事兩年多以來,再加上過往在報紙、雜誌及電視新聞方面的工作經驗,十分同意胡老師的論點,但當台灣社會如此盛讚公視、特別是其戲劇表現時,公視這些年來在實踐公共媒體角色確有遠遠落後社會期待的怠惰之處。

舉例來說,公視標榜獨立,卻主動參加政府採購、與一般民間電視及製作公司競標視為理所當然。

公視的獨立性始終備受關注,在各界嚴加監督之下,近年來政府也小心翼翼的維持與公視的一臂之遙,但實際上,公視至今仍以公媒之姿勇於參加政府諸多採購案,與眾家「沈淪」於紅塵俗世的商業電視爭奪競標,而主責此項任務的公視公共銷部,在2018年的收入將近一半經費來自政府採購競標案。

筆者多次在董事會提出此一問題,公視主管只說明,參與政府競標據說是依《公視法》第28條規定可「受託代製節目之收入」做為經費來源之一,問題是這些標案多是公視內部自行決定參加競標,並非招標單位主動委託,此外,協助代製節目就算了,竟還包套在主頻時段播出,相對於眾家媒體學者積極護衛公視獨立性的努力,公視以經費不足、為小利輕賤出售標榜「公共性」頻道資源的邏輯令人費解。

此外,在媒體匯流的快速發展中,公視積極編列經費及人力建置、實驗新媒體的諸多作法值得肯定,但近年來民間新聞新媒體也有極多令人耳目一新的表現,例如關鍵評論網、報導者等,強調公共性的公視,除了傳統上採取的議題報導多元化之外,在公共內容資源的開放性,亦即創用CC開放協作的腳步卻停滯不前。

歐洲廣電聯盟EBU,在「VISION2020跨國研究報告」給網路時代公共媒體的十個建議也指出,公共媒體的公共服務將重新定義,特別是對於分享內容應持開放的態度。盡量數位化、並開放其資料庫,區隔不同的商業模式,在不違背編輯獨立自主的前提下,支持民間社群團體的傳統,建立合作結盟關係共創數位公共財。

公視紀錄片拍總統府日常(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以台灣民間的創意能量來看,公視如可制定好自製節目、特別是新聞的創用CC開放協作規範,開放更多影音內容資源,民間就能自行依創意改譯創作,這樣一來,公視要發展的一些議題內容及節目,何勞政府樣樣出資編經費呢?

這幾年來,政府積極推動提供開放生態資料給民間做創意應用及發展商機的政策,雖然公視的影音資料類型不同一般生態資料,著作權也更為繁複,但在媒體匯流、自媒體盛行的浪潮中,標榜獨立的公視新聞或節目是一個足以引導觀眾正確獲得資訊的公信力媒體平台,公視必須主動盤點資源,積極提供民間社會更多開放資料、與民間協作出多樣性的數位內容,這才是公視數位時代發揮公共媒體影響力最直接的方式之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