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現今的政治板塊,正值歷史上最脆裂位移的時候

台灣現今的政治板塊,正值歷史上最脆裂位移的時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明年的總統大選,藍綠都有提名分裂的可能,分歧也從原本的階級、世代、性別與赦扁等,到去年九合一公投後更多的矛盾,而台灣政治版塊支離破碎之際,兩大黨都得要迎合五顏六色、更難討好的選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馬克思有句名言:「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政治鬥爭的本質就是階級對抗,窮人與富人對立,被剝削者向剝削者抗爭。然而政治鬥爭絕非如此單純,否則所有民主國家都會變成共產社會,因為窮人的票數遠多於富人。

雙面向的政治版塊

如果民主國家沒變成共產社會,那表示階級對抗不是政治鬥爭唯一的面向。在所有的民主選舉,代表少數權貴的政黨都會提出「非經濟」主張,迎合多數庶民的社會價值,以確保贏得過執政所需的過半票數。例如代表美國富人的共和黨,選舉時會提出迎合普羅大眾的社會主張,包括反墮胎、反移民、反同性戀,反槍枝管制等。

台灣的「非經濟」政治議題則是國族認同,也就是統獨與省籍的對立。在台灣三十年來的民主化過程,政治板塊相對穩定。國民黨傾向財團,並倡導大中國認同;民進黨對勞工比較友善,同時主張本土認同。這個「雙面向」的政治座標,切出四大板塊:外省權貴、本省權貴、外省庶民、與本省庶民。

理論上,外省權貴會支持國民黨,本省庶民則支持民進黨。兩者的政黨傾向明確,因為他們的經濟利益與國族認同一致。有疑議的是本省權貴與外省庶民。經濟導向的本省權貴理應支持國民黨,但本土認同讓他們接納民進黨。外省庶民的中國認同傾向國民黨,雖然他們的經濟利益較受民進黨的照顧。

仗著國族認同優勢,國民黨囊括了多數外省庶民的票。藉著利益交換,國民黨也掌握本土財團與地方派系的票(同屬本省權貴)。這樣的政治板塊,讓外省權貴支配台灣政局數十年。幾無外省族群票源的民進黨,只能靠著地方派系倒戈取得政權。一旦地方派系回籠,國民黨就可以輕易拿回政權。隨著中國的所得提高,國民黨也開始把統獨當成經濟議題操弄,騙取本省庶民的票(例如貨出去,人進來,發大財)。

明年的大選,台灣的傳統政治板塊將出現結構性的脆裂,這也是目前兩大政黨總統提民紛擾的源頭。就國民黨而言,群雄並起將引發一場前所未有的階級對抗。民進黨蔡賴之爭的面向複雜,包括世代與性別的對立,還有赦扁的爭議。

藍初選前哨戰  郭韓朱振臂高喊團結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郭台銘是國民黨外省權貴的一顆棋子,用來壓制韓國瑜崛起,國民黨這一場權貴與庶民的階級鬥爭,在總統大選前不會輕易落幕
國民黨的階級對抗

外省庶民一向忠於國民黨,因為外省權貴在吃香喝辣之餘,總會留下一些剩菜。這個統治模式一直延續到李登輝主政的時期。馬英九在任時打破了這個傳統,特別是軍公教年金改革的提議,鬆動了外省庶民對國民黨的效忠。這是朱立倫在上次大選輸了三百多萬票的重要原因。

蔡英文上任後力推被馬英九擱置的年改。有趣的是,國民黨高層態度曖昧,最後半推半就的讓年改法案通過。以軍公教基層為主的外省庶民,對實質掌握黨機器的外省權貴滿腔怒氣。韓國瑜的意外崛起,提供他們一個宣洩怒氣的出口。

在韓國瑜身上,年改受害的外省庶民看到自己的影子。韓國瑜眷村出身,既沒有家世,書也沒讀好,只能從軍混口飯吃。退伍後雖在政壇浮沉幾年,最後仍不敵權貴打壓。復出後的韓國瑜被充軍到綠營票倉當砲灰,宣稱靠著一碗滷肉飯和一瓶礦泉水,贏回高雄市長寶座。

國台辦_韓國瑜 澳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對外省庶民而言,韓國瑜當選高雄市市長的故事太勵志,因此也寄望他能進一步取得大位讓小蝦米戰大鯨魚的故事更完美

對外省庶民而言,韓國瑜一人救全黨的故事太勵志了。若韓國瑜能進一步取得大位,這個小蝦米戰大鯨魚的故事會更完美。問題是,自認根正苗紅的外省權貴打從心裡瞧不起韓國瑜。在講究論資排輩的國民黨,更不可能把他們認為十拿九穩的總統寶座,讓給出身寒微的韓國瑜。這是郭台銘加入戰局的背景,隱約可看到外省權貴的黑手在操弄。

不論郭台銘是否參選到底,他都會是外省權貴的一顆棋子,用來壓制韓國瑜崛起,進而延長他們對台灣政局的掌控。對這次外省權貴的插手,外省庶民的韓粉會抵死不從,因為他們對韓國瑜受到打壓感同身受。國民黨這一場權貴與庶民的階級鬥爭,在總統大選前不會輕易落幕。

面向複雜的蔡賴之爭

賴清德挑戰蔡英文的連任,其實有明顯的脈絡可尋。賴清德的支持者可分為三群,代表裂解綠營版圖的三個面向。這三群支持者的集結,不是因為賴清德討喜,而是因為蔡英文可恨。

賴清德的第一群支持者,就是一票白髮蒼蒼的獨派大老。他們把一輩子無法實現的台獨夢,寄託在蔡英文身上。由於蔡政府的兩岸政策謹慎,這群獨派大老早就心生不滿。更因為蔡英文屢勸不聽,這群大老轉而支持賴清德。問題是,多數大老長居國外,與台灣社會嚴重脫節,和天然獨世代幾無交集。嚴格講,蔡英文與賴清德的統獨立場並無歧異,兩人之爭其實是大老與後輩的「世代」對立。

賴清德第二群的支持者,就是拿著放大鏡檢驗蔡政府的綠營選民,與政經看民視的觀眾群高度重疊。只要蔡政府的施政有缺失,他們一概要蔡英文負責。反過來,如果蔡政府表現良好,他們不會給蔡英文任何功勞。有趣的是,這群對蔡英文百般挑剔的綠營選民,對曾任行政院長的賴清德百般呵護。說穿了,這是一群有「厭女」情結的男性,加上喜歡「為難女人」的女性。就這個面向而言,蔡賴之爭也是「性別」的對立。

賴清德最後一群支持者,則是投機的阿扁們。在馬英九任內保外就醫的阿扁,一直對蔡英文的當選有期待。但不論阿扁如何軟硬兼施,蔡英文對特赦議題就是不表態。懂得觀風向的阿扁於是轉而支持賴清德,藉此對蔡英文施壓。所以蔡賴之爭也是「赦扁與否」的另一種對立。

蔡賴之爭的這三個面向,讓民進黨的總統提名充滿變數。不論民調的結果如何,民進黨選前分裂的可能性正在增高。就算選前沒分裂,民進黨在選後也一定會重新洗牌。除了外部的統獨與階級對立,民進黨還要面對內部的世代、性別、與赦扁的對立。沒有任何政黨可以同時面對這麼多矛盾而不分裂。

被傳將宣布退選 賴清德呵呵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蔡賴之爭的這三個面向,讓民進黨的總統提名充滿變數。不論民調的結果如何,民進黨選前分裂的可能性正在增高。就算選前沒分裂,民進黨在選後也一定會重新洗牌
公投釋放出來的精靈

去年九合一大選,選委會一口氣核准了十項公投案。當中有四項與核能發電有關,五項與同婚平權有關。這九項公投案進一步脆裂台灣的政治板塊。特別是同婚平權公投,暴露選民內心深處的偏見,也重組了兩黨的傳統政治勢力。

台灣的環團本就反核、反空汙,挺綠能,三者並無違和。在國民黨的操作下,擁核團體卻推出一個「以核養綠」的公投案,把核能包裝為通往綠能的必經之路。這個明顯是詭辯的公投案,最後竟然低空通過,成功的把環團這個政治板塊切成兩半:挺綠能「反」核能與挺綠能「擁」核能。

在「以核養綠」的詭辯下,國民黨又推出禁止日本核食進口的公投案。如果日本核食真的這麼可怕,國民黨沒理由擁核。反之,如果核能可養綠能,國民黨就不應視日本核食為洪水猛獸。這個自相矛盾的公投案,最後得到七成多的選票支持。換言之,國民黨成功結合「反核」與「反日」的選民,創造一個全新的政治板塊。

去年的同婚平權公投,是台灣社會首次的價值議題對抗。反同團體大獲全勝,證明他們政治動員的能量,也暴露了隱藏在選民內心深處的恐同偏見。這場價值議題的公投動員,在台灣社會狠狠割下一刀,切出兩個敵對的政治板塊。諷刺的是,過去因統獨分裂的南北教會,卻因共同的反同立場而握手言和,成為一個新的政治板塊。

婚姻平權公投所釋放出來的分裂因子,就像脫離瓶子的精靈,再也回不去了。這是國民黨首次拿價值議題做政治動員,而且成果豐碩,日後將成為國民黨的慣用手法。這就像美國的共和黨,雖然代表權貴的利益,卻慣用價值議題迎合庶民(反墮胎、反移民),遂行其劫貧濟富的經濟政策(減稅、縮減福利)。

公投綁大選 民眾大排長龍等待投票
Photo Credit:中央社
公投所釋放出來的分裂因子,就像脫離瓶子的精靈,再也回不去了。這是國民黨首次拿價值議題做政治動員,而且成果豐碩,日後將成為國民黨的慣用手法
充滿變數的板塊重組

數十年來,台灣的政治板塊只有省籍與階級兩個面向。明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與民進黨各自有提名分裂的可能。國民黨要消除猛爆性的階級對立;民進黨則要處理長期醞釀的世代,性別,與赦扁等三大對立。去年的九合一公投,讓台灣的政治版塊更支離破碎。除了內部的矛盾,兩大黨還要迎合五顏六色、更難討好的選民。

對選民而言,明年總統大選這張票也不好投。報載新北市有對男同性戀者,去年九合一選舉支持的是侯友宜。經過去年的同婚平權公投,這對戀人決定出櫃為同婚喜餅代言。對他們而言,明年大選這張票不好投。基於傳統的投票傾向,他們應該支持國民黨。但從同婚平權的角度看,他們應該票投民進黨。

傳統的綠營支持者也一樣面對掙扎。就以阿扁的律師鄭文龍為例,過去的總統大選一定票投民進黨,沒有任何猶豫。明年的大選,鄭文龍這張票也不好投,除非代表民進黨參選的是賴清德。如果最後是蔡英文勝出,鄭文龍可能會跑票,因為蔡英文不支持正名制憲,是穿裙子的女性,而且還拒絕特赦阿扁。

萬一柯文哲也參選,那選民的總統票會更難投。原來統獨兩邊站的選民,多了一個「兩岸一家親」的第三選擇。如果國民黨提名被視為權貴代理人的郭台銘,柯文哲可能吸收到年改受害者的票(也就是韓粉的票)。如果國民黨由韓國瑜參選,柯文哲將無法獲得任何韓粉的支持。

明年大選的政治板塊重組,充滿不確定性。短期因素包括階級對立是否會讓國民黨分裂,以及民進黨的老綠男是否出走。長期而言,除了階級與統獨對立,台灣社會能否承受第三個政治競爭面向。如果可以,這個第三面向會是類似挺同與反同的價值對立,或核能與綠能的環保衝突,甚至是目前尚未成形的政治議題(例如英文是否該成為第二官方語言)。

延伸閱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