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稱霸歐洲歌唱大賽,以色列能否以軟文化化解百年恩怨?

四度稱霸歐洲歌唱大賽,以色列能否以軟文化化解百年恩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同一個舞台上競技的許多表演者,來自僅僅幾十年前,還在戰場上,因數十、乃至數百年恩怨而廝殺的各個國家。

從某種角度來看,歐洲歌唱大賽有時不免成為民族主義展現的場域。1960年代的西班牙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政權,就砸下不少資源,希望能在比賽中出頭,展現西班牙與西歐先進國家平起平坐的形象。1969年,當西班牙獲得主辦權時,佛朗哥政權更是砸下大筆資金,將比賽辦得蓬蓽生輝;甚至在舞台展示一尊國寶級藝術家達利(Salvador Dalí)打造的雕像。同一年,為了杯葛獨裁的佛朗哥政權,奧地利選擇退賽。

當以色列在1979年、建國31年後二度蟬聯歐洲歌唱大賽冠軍時,許多以色列人覺得他們彷彿揚眉吐氣,展現國家在文化層面的正常化。當以色列歌手們站上國際舞台,穿著流行的緊身褲,輕鬆愉快地搖擺並演唱當年的比賽歌曲,而獲得冠軍,這似乎證明了以色列不再是一個搖搖欲墜、四面受敵的國家,而是一個在文化及其它層面,可以和歐洲先進各國相提並論的同儕。

在今年歐洲歌唱大賽前,似乎來勢洶洶的杯葛運動(註5),從某種角度看來,並非新聞。1978年,現場直播歐洲歌唱大賽的約旦電視台,在以色列歌手表演時,順勢進了廣告;不過當以色列被宣布奪冠時,約旦電視台慌亂地將畫面換成在比利時常見的水仙花,並宣布當年歐洲歌唱大賽,由實為亞軍的比利時奪冠。

更廣義地來說,有時歌手們的表演,也會被以「政治化」的眼光受到批評。比如說,2018年奪冠的妮塔所穿的一席日式和服,就被少部分評論家批為是「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的霸權展現。

撇開嚴肅的政治,歐洲歌唱大賽其實在文化層面,與歐盟這個區域政經組織有某些可以相提並論的理想。這個在1950年代,也就是二次大戰結束短短幾年內,被提出來的文化活動,在當時的轉播技術及歷史脈絡下,展現極大的野心與企圖心。當觀眾在觀賞比賽時,不妨思想,在同一個舞台上競技的許多表演者們,來自僅僅幾十年前,還在戰場上,因數十、乃至數百年恩怨而廝殺的各個國家。從這個角度來說,人們對歐洲歌唱大賽似乎可以抱持一絲希望,冀望這個國際歌曲大賽,也許能在某種程度上實踐創辦者的初衷,以文化交流為所謂的「和平」有些許貢獻。

註釋

  • 註1:儘管最常見的中文翻譯是「歐洲歌唱大賽」,較為恰當的翻譯應為「歐洲歌曲大賽」,除了字意以外,這場國際比賽的主題其實是原創歌曲的競賽。
  • 註2:從字面上看來,一個常見的誤解,就是只有歐洲國家有資格參加歐洲歌唱大賽,但其實不然。比如澳洲從2015年以來,就是參賽國之一。
  • 註3:以色列代表在1978年與1979年,連續兩年奪下歐洲歌唱大賽冠軍,但是在1979年主辦後,基於預算因素,婉拒了再次主辦的機會。最後是由荷蘭主辦了1980年的歐洲歌唱大賽。
  • 註4:這個看似瞎扯文字組合而來的歌名,其實是來自以色列童言慣用語助詞,用可愛的口吻表達「我愛妳」。
  • 註5:在得知以色列將成為2019年歐洲歌唱大賽主辦國後,許多名人或私人團體,特別是與「抵制、撤資、制裁」(BDS)運動有關的人士,開始推廣杯葛賽事。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