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高材生的坎坷棒球路:台灣其實不歡迎文武雙全的孩子

留美高材生的坎坷棒球路:台灣其實不歡迎文武雙全的孩子
Photo Credit: 徐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說,棒球是最平等的運動,幾乎任何體型的選手都有可能脫穎而出。所以有人說,棒球是最適合台灣人的運動。但是後來我發現,愛打棒球的台灣小孩只有兩條路。第一種,是不管書讀得好不好,一定要好好去打棒球,練好練滿。第二種,是不管球打得好不好,一定要好好去讀書,讀好讀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筆者國小國中並未有機會參與棒球校隊。高中時,為了堅持要打棒球,放棄就讀成功高中,赴美就學,可惜最終並未入選一軍校隊。大學又因為念的是建築系,幾乎與棒球競技絕緣了。

畢業後,曾在美國建築師事務所任職,但因緣際會接下了在美國職棒馬林魚球團翻譯的工作,後也曾協助情蒐相關工作,並完成一年的偏鄉替代役服務,擔任球隊教練。

然而,在過程中始終無法忘情在場上投球感覺,決心再起拚一次自己小時候的夢想。終於通過測試,現為宜蘭綺麗珊瑚成棒隊的投手,並有意參加今年中華職棒的測試會。

棒球是個精彩的運動。有人說,在棒球裡不需要超人的力量,只要你有過人的付出;有人說,你不需要有過人的身高,只要你夠快速靈敏。更有人說,棒球是最平等的運動,幾乎任何體型的選手都在這項運動裡曾有過成功故事。當然,成功背後總是少不了堅持的努力和自律的訓練。所以有人說,棒球是最適合台灣人打的運動,只要我們努力就有可能可以突破逆境,在國際上揚眉吐氣。所以,幾乎沒有間斷的,台灣人每年都守在電視機前,期待著我們國家隊的表現。

當初我就是那個坐在電視機前看著球賽、想像是自己站在場上的小孩。就如同所有其他愛好棒球的小孩,我也是下課空檔就抓著跟手套在操場傳接球的那群之一。不例外的,我也有個職棒夢。

小學時,幾乎身邊每一個人都說,我長大要變成____(職棒明星),我要打多少支全壘打。只是隨著時間過去,到了國中,慢慢的大家口中卻只剩下:我媽說要考試了不能打球。基測前一年,我表哥甚至完全被禁止打棒球了。後來我發現,原來台灣打棒球的小孩有兩種。第一種,是不管書讀得好不好,一定要好好去打棒球,練好練滿。 第二種,是不管球打得好不好,一定要好好去讀書,讀好讀滿。

的確,在競技舞台上,好選手很多,要追求更好的成績就要更專注於訓練。這樣的道理相信大家都是深信不疑的。不過當我們把這種概念,放在小學生、國中生身上,不禁讓人思考它還是真理嗎?

國小硬式棒球聯賽 卑南奪隊史首冠
Photo Credit: 中央社
107學年度國小硬式棒球聯賽,卑南奪隊史首冠。
是菁英化還是邊緣化?

剛剛提到的第一種小孩,他們的棒球路是走在菁英化的發展規劃上。有特定的學校,特定的班級,這是我們棒球競技文化過去的發展走向。然而,我們的棒球也是走在某種邊緣化的發展。很多球隊的運作,從小三小四就讓孩子練球到太陽下山,集中住宿管理,隨便在教室裏弄幾張床就在睡。而動不動就簽公假離校比賽;更甚者,有專門的課表、特殊的考試。比賽常常是是一個接著一個,在幾個月的時間內密集打完的。參與這些大賽的小選手可能有幾個禮拜以上的時間不在學校。在這些競技勝利的背後,犧牲課業幾乎是選手必須背負的代價。更別提競技水準更高的青少棒與青棒了;上課睡覺,考試直接發答案讓選手照抄的事件屢見不鮮。

長期下來,我們的棒球教育造就了一個特殊的職業學生階級,似乎這些小選手只要把球打好就沒有別的事了。就連升學都可以只看術科成績,更有球技優異的選手會得到各種贊助的好處,如此便強化了選手只要好好打球就可以的觀念。但是以結果來看,長期在學生時期就被職業化的棒球選手們,最後能站上職棒舞台的人畢竟是少的。又有多少選手,最終還是挑戰失敗,卻因為沒有受過良好的基本教育,而沒有第二專長呢?

說到振興棒球,我們多了許多球隊,又讓更多的小朋友有機會能夠參與棒球,甚至多了許多社會球隊提供選手出路。可是回頭來我卻想問,如果能打職棒的機率只有接近千分之一,究竟我們是創造了一個更好的棒球環境給小朋友,還是只是拖著更多人下來淌這池渾水?越來越多的高中大學組隊,一味地沿用體育班或設立運動休閒管理系招生,這是否有貫徹高等教育的初衷呢?

謝國城盃少棒 台東16日爭4強門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會讀書的才去打球」?問題在觀念和教育!

近年來,品德教育在球界裡似乎成了教練們教育選手的第一件事。它基本的內涵主要就是有禮貌、見到人要問好、要對球場敬禮、服裝儀容整齊、不抽菸不喝酒。其實我並不能理解,教育為什麼只談品德。為什麼這個幾乎社會上大多數人都能做好的事情,到了棒球場上竟然變成教育的首要目標?

柯林頓曾在1992年的競選中提過「笨蛋!問題在經濟」。若我稍加引述,台灣棒球最大的問題,是教育!是我們放棄了基本的教育,所以才連品德一起跟著淪喪。台灣運動普及最大的困境就是,仍有多數人認為四肢發達的人頭腦必定簡單。導致大部分的家長不相信進體育班練棒球的孩子會有未來。「不會讀書的才去打球」這句話,不就應證了這環境所建立的價值偏差嗎?錯誤的制度不僅傷害基層球員發展,無力普及棒球運動,而且更加背離了棒球的本質是教育這一點。

此外,這樣的傳統棒球教育難道不是一種資源的壟斷,並在棒球教育上創造出一種獨特的階級嗎?這也是為什麼剛剛說的第二種小孩,明明對棒球運動也抱有熱情,卻無法繼續參與。當傳統資源集中在少數的棒球科班學校上,黑豹旗在短短幾年內卻已創下超過200隊報名的盛況,背後又有著多少悲傷的追夢失利故事?如果說棒球是最平等的運動,那為什麼台灣喜歡棒球的小朋友沒有平等追求夢想的機會?如果說,教育是最平等的人權,那體育班的孩子們又為何沒有平等受教的權益呢?

筆者服替代役時期擔任學校棒球隊教練
Photo Credit: 徐樂
筆者服替代役時期擔任學校棒球隊教練。

以我自己的經驗,台灣其實並不歡迎文武雙全的孩子。這是一句認真的實話。我們只是假裝羨慕外國的體制比較健全,可以讓小孩有更多的選擇。但現實是,跨領域的學習在台灣往往到了某個時間點後(例如要升學時),都會被當成是不務正業。而一個成績好的孩子打棒球,也往往會被人說,讀書的、來打球做什麼。若球界大部分的管理者都自我設限,不鼓勵追夢,棒球普及的腳步又怎麼能擴張到社會上絕大多數沒機會參與的人身上呢?

對傳統框架的挑戰

回過頭來想,我縱然熱愛棒球。但是鼓舞著我堅持挑戰棒球的,其實是台灣這個環境所給我的框架。就算念的是建築系,也無法掩蓋我從小對於棒球的熱情。就算是沒掌聲、沒聚光燈,也還是會想走回自己想要的路上。其實在現在中職的測試會上,我非常明白一個25歲的選手是沒有人會注意的。但我們也需要一個標竿,告訴所有在努力、懷抱夢想的小朋友,那些所有愛棒球但是沒有在科班學校的,只要你肯努力,你也有機會。那會帶給多少孩子希望?而台灣需要那樣的刺激,讓棒球的種子可以真正普及到孩子們的心中。

筆者所屬球隊宜蘭綺麗珊瑚隊投手群
Photo Credit: 徐樂
筆者所屬的「宜蘭綺麗珊瑚隊」投手群。

很有可能,我不會是爬過高牆的那個。 但如果說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我希望以我為鏡,可以讓大家真正看見幾十年台灣體育發展背後的問題,並理解透過整體教育的改變是可能的。或許我高中大學的求學環境和台灣不同,但畢竟我也是在台灣成長到國中畢業的孩子。在體制外努力的訓練,也許能提供為另一種參考。一個25歲的非科班選手參加測試會或許是憨夢不醒,但說實話,那又怎麼樣呢?所有的改變,不都是在衝撞倒地後的荒地上,才渺茫的看見希望嗎?

我更想透過行動提醒的是, 如果球界的改革能培育更多像我這樣的選手,體制才會更健全,而更多的家長也才會信任地放手讓孩子參與運動。

若有天成為家長,我也會希望自己的孩子,一樣有接觸棒球的環境外,也能有平等的受教權益。因此不論我在球場上的表現,這都是我始終相信的價值。或許這樣的挑戰,就是我所能想到的愛棒球方式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徐樂』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