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愛的傷也有痊癒力量》:遺憾自己欠栽培的母親,卻接受「男尊女卑」

《母愛的傷也有痊癒力量》:遺憾自己欠栽培的母親,卻接受「男尊女卑」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我生下了第二個女兒後,銷假回醫院上班,某位門診助理問我:「你第二胎生男生女生?」我很開心的回答:「又生了一個妹妹。」我掛在臉上的笑容還沒消失,助理居然自言自語補了一句:「就怪自己的肚皮不爭氣哦!」我簡直難以置信,難道我不該因生女兒開心嗎?

文:南琦

女人的折損,女人的心理病

「男尊女卑」(或重男輕女)這個極度政治不正確的字眼,表面上我們已看不見,但你仍舊可以在生活發現其存在。

當年我生下了第二個女兒後,銷假回醫院上班,某位門診助理問我:「你第二胎生男生女生?」我很開心的回答:「又生了一個妹妹。」我掛在臉上的笑容還沒消失,助理居然自言自語補了一句:「就怪自己的肚皮不爭氣哦!」我簡直難以置信,難道我不該因生女兒開心嗎?對方毫不掩飾的價值觀真讓我瞠目結舌,驚訝到居然沒有立刻反擊。

後來知道那位助理晚婚、努力懷孕而得到一個兒子,無怪乎得意若此。我一直很想搞清楚,女人對「重男輕女」、「男尊女卑」的態度,如何侵蝕著女人的自尊。當我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氣氛下的家庭裡,成為學歷最高的人之後,有時卻是母親的遺憾:「如果這個會念書的孩子是個男的(最好就是弟弟)就好了。」

這遺憾背後是矛盾,是邏輯上很難講清楚的事。母親一方面覺得自己當年欠栽培(只能念到初中),要不然也有條件去當老師(說自己當年成績很好的事至少講了八百次),一方面又要讓自己接受「男人有成就是應該,女人則不必」的觀念。

母親最常提及的得意事之一,就是有一次為念小學的我送便當到學校,小學生一見到她便舉手答禮說:「老師好!」母親好開心,直說自己當天只是隨便穿穿,還被誤認為老師,可見得自己的氣質和老師也相配。

「老師」,是她所能認知女人能做到的最好工作了,再往上進階的世界就是她無法想像的了。對於我後來從第一類組畢業、轉戰第三類組的研究所時,她無法想像亦沒有興趣知道。不知念到研幾時,有一天談話間,母親問我念的不是中文研究所嗎?我回:「不是,是心理研究所。」母親訕訕的說:「都搞不清楚你在幹嘛。」

母親當年渴望更好的學業與成就,她認為機會只有一次,失去的學業與青春一去不回,她只能認份的做好長女、妻子的工作,直到她不再有生活和經濟負擔。約在她50歲之後,有一段時期我們子女很積極(想想也很天真)的鼓吹母親去進修:「妳不老是說自己欠栽培嗎?那現在就可以去念補校,去念你想要念的啊,社大什麼的也都有很多種課可以選。」

不過她已經動不了了,也許已經從失望變絕望,她早已經不想動了,即使還不算太老,做什麼都應該還有點餘裕,但母親已經全然放棄,那種「反正這輩子就是這樣」的無望感,母親還在世時我常常可以感受到。

外婆身上也瀰漫著同樣的無力感,那也是她老人家還在世時,我唯一能感受到的。在外婆晚年,我們曾同住幾年的時間,都市小公寓不是她熟悉的鄉下四合院,她幾乎不出門,應該說連移動都很少,她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發呆,拿張小板凳坐在走廊上,除了偶而必要的吃飯、如廁,她可以從日出坐到日落,跟個雕像一般。我記得當時母親也像我們這樣勸她的母親:「妳就出去走走啊,公園就在附近,就學其他老人家做做運動啊,不要老待在家裡。」

母親比外婆好一點的地方是,照顧剛出生粉嫩可愛的孫女是她僅剩的活力來源,除此之外,那種對人生已無可改變的宿命感是一樣的。不斷複製下來的女人經驗,也讓我驚覺一定要想辦法顛覆與擺脫。

或許性格也佔了一些便宜。我這個做女兒的天生反骨,做事情要先問「為什麼」,這些傳統觀念的束縛通通成為我反動的來源。年輕時的我格外不屑那些聯誼時想著台清交、聯誼過大學生就要找研究所聯誼的女生,我自傲的想:「國立大學我自己來念就可以了,就算不能念國立大學,搞不好可以念國立的研究所。就算都不能,也不代表我以後不會教到國立大學的學生啊。」我下定決心要靠自己,自己成就自己賺,不要嫁給有成就的男人陪襯他,然後自己什麼都不是!

這樣獨立強悍的個性,所往來氣味相投的異性朋友註定不典型,包括有許多同志朋友,以及個性上必得是不具威脅性的草食男,遵守「女男平等」;那種會說「政治妳們女生不懂」的臭沙豬,馬上會被我打入十八層地獄。

婚後我生了兩個女兒。第一個女兒的誕生是家裡長期淡漠氣氛下的一股暖流,傳統上老大是女生,也被賦予「可以照顧弟妹」的典範,所以她在眾望所歸之下出生,身為孫子輩的第一人,可說是備受長輩寵愛,男尊女卑的差異在此也暫時無影無蹤。第二胎我還是懷女生,但並不太擔心「次女的命運」會再次上演,因為老二有我這樣的娘,而我絕不會讓這種情況再發生。

當然家裡會有些期待與小失望,但由於孫子輩內外有別,如果可以的話母親更期待剛結婚的弟弟可以生個長孫。於是我這胎在「有比沒有好」、沒得挑的情況下迎接她的出生。

母親依舊很疼愛第二個外孫女,同時開始殷殷盼望弟媳的肚皮,時常對我說:「我有預感這次是男的!」、「已經有兩個女生了,所以這次『一定』是男生。」奇怪的邏輯,我冷眼旁觀,心中想的是別打老天爺的如意算盤了。

果然老天爺有感應到我的念力,弟弟這胎依舊是女生,我可樂了,偷偷跟先生說:「你看,這就是報應啊,愈是重男輕女的人愈要好好修煉這件事。」

這幾年關於子女性別的新聞,都會引用2011年英國對於子女數與性別的研究,指出幸福指數最高的家庭組合,第一名就是擁有兩名女兒。

此研究針對數千名有16歲以下孩子的父母進行調查,結果發現父母幸福感最高的性別組合排名分別是:兩個女兒、一子一女、兩個兒子。根本不必去特別理解這研究的信效度,因為我及其他擁有兩個女兒的朋友們已經點頭如搗蒜。

女兒,多美妙的禮物啊!我不只一次告訴我的女兒們,我擁有她們十分十分的幸運與幸福。當母親還在世時,她常看到我擁著女兒左親右抱,一臉陶醉滿足樣。有一次她忍不住笑著說:「妳很滿足厚!」我回答:「那當然囉!」

我母親也有兩個女兒,可惜我沒有被擁在懷裡的印象。

我很期待母親在3個孫女的圍繞下,能夠將執著慢慢放下,可惜過沒兩年母親病重,沒機會感受孫女、甚至女兒圍繞身邊的種種好處,只能留給家人慢慢體會了。

相關書摘 ►《母愛的傷也有痊癒力量》:母親本來就「應該」是慈愛的?

書籍介紹

《母愛的傷也有痊癒力量:說出台灣女兒們的心裡話,讓母女關係可以有解!》,橡樹林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南琦

那些母女之間以愛為名、在彼此關係上的種種挫折與傷害,作者南琦絕對是不在話下的過來人;而也因為她看懂自己與母親之間的愛恨情仇,更能同理且心疼有相同經歷的女兒們!所以她在書中說了一些故事,也呈現了部分台灣母親的樣貌,盡力從許多真實案例中提供不同的思考面向,期許各年齡層的讀者們都有屬於自己年紀所能想到最好的因應方式,有機會從母愛創傷裡省思、然後在受傷的母女關係中喊卡,回過頭來好好照顧自己,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本書不僅是作者與朋友們、個案們的療癒筆記,更是作者從自身所遭遇的母愛傷害中,一路尋找碰撞出的「痊癒力量」!作者說,我們無法把人生切斷、重新來過,但卻可以帶著現在的成熟與智慧,給自己一個能夠好好沉澱觀看的機會──把過去看懂,即能有所領悟,從已經破壞的母女關係裡,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getImage_(1)
Photo Credit:橡樹林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台灣的優勢在哪裡,能夠讓世界第三大商用網通大廠 Ubiquiti(UI)2010 起就將全球研發總部佈局於台灣,更持續投資、重用在地人才呢?

這幾年台灣受惠中美貿易戰,外資大舉回流,加上疫情助長遠距協作、線上交易,各界看好台灣迎來新的黃金十年,搶抓數位經濟。

蛻變為數位韌性之島,網通設備正是數位轉型的不可缺少的基礎建設,特別是全球第三大商用無線網通解決方案大廠 Ubiquiti Inc.(UI), 2010 年正式將全球研發總部設於台灣。究竟,台灣有何強烈吸引力,讓這家美商持續加碼投資,深挖在地人才價值?

除了半導體,我們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台灣之光

未來要在全球舞台出頭,靠的是創新!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競爭力報告評比台灣連續兩年在「創新能力」,亞太區排名第一、全球第四。確實,除了舉世聞名的半導體晶片,還有其他可關注的面向,網通產業就是其中之一。

UI 台灣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點出我們的強項,「UI 創辦人 Robert Pera 在事業開展初期,就是看中台灣有首屈一指的技術供應鏈,而且逐漸發現台灣不單單有硬體技術人才,還有軟體開發實力,因此持續擴大台灣在軟硬整合的統籌設計能量。」

02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 - 楊宗樺

事實上,UI 研發總部設置台灣後這幾年的人數擴編態勢,正與他們的全球營收數據,呈現高度正相關。UI 在 2021 年締造 18 億美金營業額,過去五年平均營收成長近 30%,目前仍在快速飆漲中。

楊宗樺解釋,「2010 年台灣研發團隊僅 10 多位,後來持續奠定設計開發基礎,加上產品線多元化, 2017 年之後,成員數開始以翻倍速度增長,從 100 多位員工成長到今年預計招募規模上看 700 多人,UI 的創意心臟來自台灣,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03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2021 年締造近 18 億美元營業額,過去五年營收快速成長。

台灣是孵化創新的首選場域,人才寶庫擁有三大優勢

04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位於台北信義區的台灣研發中心。

如今,UI 的產品原型發想、概念確認、功能驗證、再到產品落地,許多流程都是在台灣誕生,甚至 UI 的產品線也從消費型網通設備,跨足到辦公室 EoT(Enterprise of Thing)裝置、監控解決方案。除了仰賴研發總部有絕佳的實驗場域,充沛的人才能量,更是讓創意點子源源不絕的關鍵。

不光是 UI 讚許台灣有高素質人才,連同為外商的 Google 台灣人資長也曾表示,在 Google 眼中,台灣人才如「隱藏版珍珠」。有趣的是,Robert 早在十多年前「慧眼識英雄」,把研發基地瞄準台灣,而不選擇其他國家,正因為台灣人才庫有三大優勢。

「台灣有多元性人才是很重要的一點」楊宗樺回應,從軟硬體研發、產品規劃、行銷到生產人員,等於一條垂直供應鏈,都能找到對應的人選。其次是台灣的開放性,熟稔與國際團隊合作模式,展現快速反應能力與機動性,搭配最後一項能夠中英文溝通,呈現台灣人才獨特優勢。

曾有人說「台灣科技産業只能做代工,因為我們缺乏創意…」果真如此嗎?

楊宗樺表示,「台灣在過去產業分工模式,沒有獲得從零開始的規劃機會,並不代表我們沒有創新的實力。」自從 UI 把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等於幫在地的人才開了一扇連接國際的窗,更有機會打造世界級產品,甚至對產業發展扮演關鍵影響力角色。

UI 成長方程式:全方位展現品牌思維,優化與使用者的每個接觸點

除了營收亮眼,UI 之於網通產業所貢獻的價值,更來自破壞式創新的使用者體驗。有人這樣描述「UI 是網通界的 Apple 」,原因是 UI 打破通訊設備的冰冷,拿到產品一剎那,從開箱安裝到設定軟體,極簡設計風格消除繁雜的使用流程;同時產品外觀又能完美融入使用者的生活,兼顧「必需品」與「裝飾品」雙重價值。

不僅是在使用者體驗上的創新,UI 更跳脫單純販售產品的框架,而是以品牌服務思維,在每一個與使用者的接觸點,優化五感體驗。例如 UI 針對產品安裝邏輯,調整內容物的排列順序,甚至在外包裝的材質、氣味添加巧思,增加使用者開箱時的「wow」感受。

此外,聯網設備因應使用者的需求差異,以及所在地坪數格局不同,往往挑選型號之際感到苦惱。楊宗樺說,「我們除了完整揭露產品的技術細節,也考量到使用者在選購的時候,就獲得良好的體驗,我們 store.ui.com 網站提供試算建議功能,幫助消費者高效找到自身的需求。」

在 5G、低軌衛星高速發展的趨勢之下,可想見台灣對網通產業的投資只會有增不減,而 UI 入列台灣護國群山的一份子,期許自己扮演架橋角色,樂觀看待台灣下一波黃金十年。

所謂架橋任務,楊宗樺強調,UI 積極把全球視野與商機帶進台灣,也將台灣創新能量推展國際,不論技術優勢或是整合型產品,都能形成雙向的交流。尤其 UI 對人才培育下足功夫,希望透過持續耕耘,讓人才連結世界級的視野與思考經驗,驅動台灣網通產業邁向嶄新的時代。「我們期待聯手更多台灣優秀人才,在 UI 開創全新的職涯藍圖,與饒富創新想法的同仁一起打造更多元的産品,讓台灣之光在網通產業繼續發光。」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在 UI,我們想打造改變世界的產品

了解更多 UI 企業文化與產品研發思維:
Life at UI Taiwan Facebook | Life at UI Taiwan Youtube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