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積習難改的貪污現況:那天,我被交警攔下要「咖啡錢」......

柬埔寨積習難改的貪污現況:那天,我被交警攔下要「咖啡錢」......
Photo Credit:Marco Verch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時我拿出準備好的錢包,秀出裡面的鈔票給警察叔叔看。之前當地的朋友告訴我,開車時要隨時準備一個錢包,裡面放一些小額的柬幣和美金,以備被警察攔下來時能派上用場,而這時就是這個錢包發揮用處的時機了。

在2018年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腐敗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報告中,共有180個國家列入審查,柬埔寨則排名第161位,是整個東南亞國家中分數最低的,表示柬埔寨多年來的貪污問題著實嚴重。而在GAN Integrity的柬埔寨貪污報告中,也具體點出各機構諸如法律、警察、稅務申報和海關等等所存在的各種弊病。同時,網路上也可以找到許多網友親身經歷的資訊,小至機場通關給小費、辦理政府文件給的咖啡錢,大至公寓土地轉讓的「規費」,或是訴訟程序中少不了的「好處」,都可看出端倪。

在柬埔寨工作這段時間,聽過不少類似案例,自己也親身經歷過幾次。這邊挑出一個日常生活中比較常見的狀況,和大家分享一下。一方面是讓大家開開眼界,當茶餘飯後的話題,另外一方面是讓一樣在海外打拚的朋友有個準備,如果真的遇到了這樣的狀況,也有個應對策略。

如果在柬埔寨有騎車或開車的朋友,想必都有過被交警攔下來的經驗。2015年金邊市區剛開始大規模裝設紅綠燈時,很多當地人還是照老規矩,違規闖紅燈,或無視交通號誌。因此,當時總理便宣布交警可以留下70%的罰款當作獎金,藉此加大交警執法力度,交警們也為了這個可觀的獎金,努力抓違規車輛。雖然這個法規現已撤除,但私底下給交警的罰款 (俗稱咖啡錢)還是源源不絕。特別是在白天上班尖峰時間,各個路口邊都有交警守著。雖然這樣的配置很大程度地減少了闖紅燈的問題,也減緩因不守交通規則而造成的交通阻塞等等狀況,不過當自己莫名其妙被交警攔下來時,內心還是很煩躁的。

上禮拜我開著車等紅綠燈,當綠燈號誌亮起,我緩緩開過路口,這時在對面等候多時的警察揮揮手,示意我靠邊停車。我乖乖靠邊、搖下車窗,開始了和警察叔叔的攻防戰。

警察叔叔用直白的英語說道:「駕照。」我掏出駕照,上面的有效日期到今年年底。

警察叔叔看了看,點點頭,看著我說:「Chinese?」我馬上搖頭,回答道:「Taiwanese」。要說明的是,這邊並不是要辯論台灣和中國的差異,而是在一帶一路政策後,中國有大量資金湧入柬埔寨,很多交警認為中國人很有錢,因此針對中國人開出高額罰單,有的罰單甚至100美金起跳。部分搞不清楚狀況的中國人還真的付了,導致最近罰單金額屢創天高。為了不變成肥羊,我需要認真說明我從台灣來。

「喔,Taiwan。你剛剛用右轉道,但是你直走了。」警察叔叔拿出一本書,是官方罰款說明守則,指指上面某一點說道,「這樣要200美金」。

聽到這句話,第一個想到的是他說的右轉道上,明明同時有劃直走和右轉兩種記號,不過這個時候也說不清了。第二個是印象中這個違規應該是25美金,怎麼現在變成了200美金?

柬埔寨
Photo Credit:Maya-Anaïs Yataghène CC BY SA 2.0
柬埔寨金邊

這時我拿出準備好的錢包,秀出裡面的鈔票給警察叔叔看。之前當地的朋友告訴我,開車時要隨時準備一個錢包,裡面放一些小額的柬幣和美金,以備被警察攔下來時能派上用場,而這時就是這個錢包發揮用處的時機了。

我翻出這個備用錢包,秀出裡面只有不到10美金的鈔票。警察叔叔似乎很失望,說:「沒錢,那100美金」。

當下真心覺得很氣餒,平時很有用的幌子錢包頓時失去功用。在多次哀求無效後,我只能用最後一招:打電話給公司的司機大哥求救。

這邊要說明,我們公司司機大哥人面很廣,由於常要到處跑,也因緣際會地認識當地的一些警方高層。當我拿起電話準備撥號時,警察叔叔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在我把電話遞給他時,可以明顯感覺出他的氣勢瞬間變弱,電話上也是用「Brother」互稱。約莫1分鐘後,警察叔叔把電話還給我,並順口說道: 「2.5美金。」

在遞給警察叔叔2.5美金後,我放下了忐忑的心駛離現場。這時司機大哥打來說道:「哎呀,你下次開車要注意,這次還好沒太刁難,算運氣好。」我連忙道謝,並盤算著下次出差要幫司機大哥買點辦手禮道謝。

透過後照鏡,依稀看到剛剛的警察叔叔又再度揮手,示意下一輛車停下。車上的駕駛似乎非常緊張地轉動方向盤,並不斷地和旁人交談,看似在討論要如何應對。這樣熟悉的場景可能會不斷上演,但幸好總理洪森在今年針對柬埔寨常年貪污的問題,對政府高層官員發出警告,並要求高層級人員不得收受賄賂,也在近期送了幾位政府高層進牢房,頗有殺雞敬猴的味道。也許在幾年後,柬埔寨真的能擺脫貪污臭名,讓在此地生活的人們更為放心。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