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與賭博的差異:你的心態屬於「莊家」還是「賭徒」?

投資與賭博的差異:你的心態屬於「莊家」還是「賭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是你真的想賺錢,正確投資的心態勢必不可少,不然你成功投資賺再多錢,都會被你下次的投資失敗給虧掉。而我多年累積的心得,其實投資獲利與否就在於你的心態──你是屬於莊家的心態,還是賭徒的心態呢?

文:Joker Weird

過去總是有許多朋友喜歡跟我討論投資,這些人總是可以講得一嘴好股票,但是在討論到底投資及賭博的差異時,卻也沒人說得上來。

「有必要討論這件事嗎?這傢伙腦子有洞吧?有賺錢就很好啦。」這是一般討論這件事的內心OS。

但若是你真的想賺錢,正確投資的心態勢必不可少,不然你成功投資賺再多錢,都會被你下次的投資失敗給虧掉。而我多年累積的心得,其實投資獲利與否就在於你的心態──你是屬於莊家的心態,還是賭徒的心態呢?

莊家的心態 vs. 賭徒的心態

賭徒的心態:

  1. 希望一本萬利
  2. 快速分出勝負
  3. 容易受到心情影響改變操作

莊家的心態:

  1. 長期穩定經營
  2. 你最好無形當中慢慢得一點一點被我榨乾
  3. 不受到心情影響改變操作(拜託!我從頭到尾都沒打算當某支球隊的忠實球迷,我透過設計不同的賠率值或者讓球數,讓正反雙方的賭徒相互去對賭,而我只從當中賺取穩定的手續費收益,更別提那些賠率值根本就是對莊家有利的設計)
1
Photo Credit:PocketMoney口袋財經
2
Photo Credit:PocketMoney口袋財經

以上的兩種模式就是投資與賭博之間的差異。莊家就像是一個優秀的投資客一樣,而散戶就像是盲目的賭徒。

賭場的經營模式大致上來說,就是透過機率值運算一套對自身長期有利的博弈規則,而無數參與的賭客們對於莊家來說,就像是各種不同的分散投資,透過這些人當中的相互輸贏,去抵銷莊家單一投資的風險,進而賺取當中穩定的手續費收益。

看到了嗎?莊家的操作模式,其實跟現今金融業的運作模式有著驚人的相似度。當然許多散戶的行為模式,也跟賭徒有著驚人的相似,這些都必須歸因於投資人在面對「研究」這件事上採取的懶散態度,以及被快速致富的慾望牽著走所致。

不過投資的市場與博弈市場不同,就是你可以選擇當一個賭徒享受市場博殺的感覺,也可以選擇讓自己表現得像一個莊家一樣。

投資是一門終身功課 vs. 賭博只會傾家蕩產

「賭博」是不好的行為,但「理財」絕對是一件值得強力推廣的事情,所以只要是將資金投資在金融商品之上,就絕對是一件值得稱讚的事情。

許多的投資人就像是盲目的賭徒,看了一兩本理財書或者聽了幾位朋友的投資看法之後,就將資金投入在特定商品之上,自己甚至不清楚買入的商品是什麼,這種行為其實是在賭一個商品會漲而已。

所以如果你要問我在進入投資市場之前,最重要的第一件事情是什麼,我會告訴你,投資這件事最重要的第一門課,就是自身心態的正確建立,找到自身適合的投資方法,然後才是各種投資方法的學習。

如何將自己的「投資心態」表現得像一個莊家呢?

  • 投資沒有「一本萬利」這回事

投資絕對是一門講求複利概念的學問,相信大家都聽過愛因斯坦說過「複利的威力比原子彈還強」這句話。雖然我對於愛因斯坦會講出這種莫名奇妙的話感到相當質疑,但是在投入一點資金之後,就開始替自己的投資結果描繪出各種奇妙的收入想像,實在是一種強力不建議的投資心態。

如果想要一本萬利的話,我還是建議拜託別投資了,與其在市場上慢慢輸光本錢,直接去賭場壓大小就好了,反正都是55波的機會,輸了最多游回台灣就是。

  • 不要過於期待自己的投資,會在你買入之後「一飛衝天」

投資應該是讓自己可以在市場長期獲取正向的報酬,雖然在短期這是相當令人高興的一件事情。許多投資人在投入資金後總會不斷的追蹤盤勢,希望買入的股票可以在一朝一夕之間一飛衝天。但是這樣的狀況,卻會對你長期的心態有了錯誤性的偏差,讓你覺得自己可以在股市上賺到easy money。

記住這種狀況往往是可遇不可求的,你所要期待自己的事情,應該是希望認真做好自己的每筆交易。如果總是懷抱著這樣的希望,強烈建議江湖在跑、求神不能少。

  • 投資絕對是一門需要戰略考量的學問

戰略考量並不是要把投資這件事情弄得多麼複雜,而是在投資的初期便將自己接下來會碰到的情況,進行詳細的考量。舉例來說,一開始一定要考慮股市上漲時要如何加碼,股市下跌的時候要如何減碼,什麼樣的情況我應該要進行停利作業,什麼樣的情況下我一定要進行減碼作業。

一旦接下來會碰到的各種情況決定之後,千萬不要每天盯著盤勢讓自己的心情隨之起伏,搞亂自己的投資節奏。記住會碰到的下跌情況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考慮進去了,就算股市真的下跌了也在意料之中,關鍵差異僅在於碰到這樣的情況時,我們應該要選擇減碼抑或是選擇加碼。

本文經Pocket Money口袋財經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